文艺战线的大好形势是斗出来的

范泳戈 (1974.01.26)

(解放军某部 范咏戈)

今年新春文艺舞台热气腾腾、欣欣向荣。这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丰硕成果!首都工农兵观众除了可以继续看到十台革命样板戏外,还有参加华北地区文艺调演节目,驻京文艺团体的四十四台革命样板戏移植节目,以及新创作的戏剧、歌舞、曲艺同首都工农兵观众见面。同时四部新的彩色故事片、一部彩色戏曲片、一部彩色木偶片、两部彩色纪录片、六部新科教片也在春节期间上映。仅是节目预告,就在报纸上登了一版半。这反映出了我国文艺舞台一派绚丽多采、繁荣兴旺的喜人景象。

一版半的新节目预告,当然不足以概括社会主义文艺革命的大好形势和成果,但它却是能够反映太阳的一滴水。看到这个“多”,人们也许首先想到前几年我们的新节目预告还没有如此之多,也许还会进一步想到文化大革命前充斥我们报纸节目栏的那个形形色色的“多”。由昨日之多而为少,又由少而有今日之多,这个小小节目栏的变化,充分显示了一场翻天覆地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风雨正在其中!

自从人类文化分化为根本对立的两种文化以来,在精神产品的数量册上,有两种“多”,也有两种“少”。文艺黑线统治下的那个“多”,放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衡量,是一种假的繁荣,真的反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铲除了那些“问题不少”的坏戏、坏电影,破坏了那个毒草丛生的假繁荣局面。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被赶下了我们的文艺舞台,对于无产阶级来说,这是大好事。

但是,对于阶级敌人来说,这却是如丧考妣。毒草多时,他们从不言多;锄掉了毒草,他们自然要大叫“文化生活匮乏”了。这种叫嚣我们并不陌生。在延安文艺整风时期,躲在洋大人怀里的反动文人施蛰存就抛出过《文学之贫困》,发出过“文学贫困”的叫喊,目的无非也是攻击延安的新戏、新诗不算“纯文学作品”。今天国内外的资产阶级老爷们,装出一副“关心群众文化生活”的面孔,发出“活跃群众文化生活”的叫嚷,一方面极力贬低和践踏工农兵文艺创作,一方面却把那些早已被工农兵抛进垃圾堆的坏戏、坏电影捡回来,继续欺骗和腐蚀青年一代。他们的目的是妄图否定毛主席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文艺革命的大好形势,否定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复辟资本主义,这是他们的痴心妄想。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在复杂的阶级斗争面前,革命者一定要坚持无产阶级的多少观,才能擦亮眼睛,明辨是非,揭露敌人的谰言。

有塞才有流,有止才有行。短短几年的历史就已充分证明,革命对于在新的基地上发展社会主义文艺是完全必要的和非常及时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正通过对修正主义路线的批判蓬勃向前。每当我们打开报纸刊物,工农兵英雄人物扑面而来。如今,无产阶级的文艺园地,已是群芳争艳、百花齐放。革命的大好形势是斗出来的。要进一步发展大好形势,首先就要狠抓批林批孔,把文艺战线上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