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和艺术的统一

宋协龙 (1972.12.07)

(解放军某部 宋协龙)

无产阶级从来不隐瞒自己对文艺的观点:文艺必须服从于政治,但反转来也影响于政治。因而,我们提倡“政治和艺术的统一,内容和形式的统一”。而刘少奇一类骗子,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千方百计地从右的和“左”的两个方面破坏革命文艺的政治和艺术的统一。他们一忽儿叫嚷“不要把艺术问题弄到政治上来”,一忽儿又鼓吹“政治就是艺术”。尽管形式不同,但殊途同归,都是为了破坏文艺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正确方向。

毛主席明确地指出:“我们既反对政治观点错误的艺术品,也反对只有正确的政治观点而没有艺术力量的所谓‘标语口号式’的倾向。”在文艺作品里,政治观点是灵魂,离开了正确的政治观点,就不可能创作革命的文艺作品;而艺术力量,则是作品的血肉,没有好的艺术形式去表达正确的政治观点,就譬如只有骨架而没有了血肉的人体,同样不能生存。所以,我们既要坚决批判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毒草,反对政治观点错误的艺术品,也要反对没有艺术感染力的“标语口号式”的作品,正确处理政治与艺术的辩证关系,作到“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

在批判了“为艺术而艺术”的资产阶级倾向之后,有人“但求政治上无过,不求艺术上有功”,这是一种错误的观点。革命文艺工作者不但要努力改造世界观,树立正确的政治观点,也要从为革命、为工农兵服务的立场出发,下苦功学习业务,学习技巧,学习各种好的表现手法。在作品中,我们必须血肉丰满地塑造英雄形象,少来一些没有艺术内容的空洞议论。当然,我们不是反对一切议论,譬如革命样板戏中那些英雄人物抒发豪情壮志的唱段,既高度地概括了生活,又反映了英雄人物的思想光辉,起到了提高作品思想性的作用。但那些离开了人物形象,只用抽象的政治概念来弥补作者生活不足的空洞议论,却是达不到文艺的教育目的的。正象鲁迅指出的那样:“我们需要的,不是作品后面添上去的口号和矫作的尾巴,而是那全部作品中的真实的生活,生龙活虎的战斗,跳动着的脉博,思想和热情,等等。”

当然,学习艺术技巧不能脱离工农兵的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关门钻技巧。所谓技巧,不过是用艺术形象反映工农兵斗争生活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只有不断深入工农兵的火热斗争生活,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立足点真正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在创作实践中刻苦钻研,才能有不断提高的基础。离开了生活,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单纯地追求艺术技巧,不仅掌握不好技巧,还会使创作走上邪路。

实践告诉我们,艺术不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就必然是为资产阶级服务。一篇文艺作品,光有正确的政治观点,没有完美的艺术形式,也是没有力量的。只有用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来表达革命的政治内容,才能产生强烈的感染力,使作品更好地起到“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