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党的基本路线写社会主义时代的矛盾

勇征 庄学毅 (1972.05.25)

毛主席的光辉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革命的文艺要把“日常的现象集中起来,把其中的矛盾和斗争典型化”。以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为题材而创作的革命现代京剧《海港》和《龙江颂》,在《讲话》的指引下,遵循着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概括生活、表现生活,深刻地揭示了我国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特点,正确地反映了社会主义时代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成功地塑造了方海珍、江水英等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高大英雄形象。

深刻地揭示社会主文条件下矛盾斗争的历史特点

马克思主义认为:矛盾是普遍存在的,并贯穿于每一事物运动过程的始终,但在不同的阶段,矛盾又显示着不同的特点。“如果人们不去注意事物发展过程中的阶段性,人们就不能适当地处理事物的矛盾。”《海港》和《龙江颂》运用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的观点,深刻地揭示了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这个历史阶段矛盾斗争的特点。

《海港》和《龙江颂》两出戏的历史背景,都是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以后的一九六三年。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主席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在党的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和党的八届十中全会精神的指引下,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人民向资产阶级发动了新的进攻,狠狠地打击了阶级敌人。举国上下,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社会主义建设蒸蒸日上,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和共产主义风格在祖国城乡大大发扬。

《海港》写的是上海港一个喧腾、繁忙的装卸区,幕一拉开,竖挂着“总路线万岁”标语的铁塔高耸入云。《龙江颂》写的是东南沿海九龙江畔一个生产大队,台上,镶嵌着“人民公社好”五个大字的江堤大坝巍然伸展。这两出戏通过景物点出了矛盾冲突发生的历史环境。

从暗无天日的旧社会,到“阳光雨露洒满人间”的新中国,我国的社会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成了国家的主人。但是,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那样,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阶级斗争还是长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

《海港》中,马洪亮回忆的皮鞭、镣铐、“杠棒”、“绝命桥”,《龙江颂》里,盼水妈回忆的狗地主害命霸泉、穷苦人血染虎头岩等,都清楚地告诉我们,旧社会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敌我双方刀枪对峙,壁垒分明;而无产阶级专政下阶级斗争的特点却大不相同。《海港》中,暗藏的阶级敌人钱守维窥测方向,以求一逞,他怂恿赵震山撂下援非稻种去突击北欧船,他借韩小强之手制造了“散包”、“错包”的政治事故,妄图破坏我国的国际声誉。《龙江颂》里,隐匿的反革命分子黄国忠煽风点火,捣乱破坏,他诱使阿更提前起火烧窑,欺骗李志田关闸断水,打着“为大家”的幌子去毁堤破坝……。这些暗藏的阶级敌人,以假象荫蔽其真象,妄图“用咱们的手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但是,“他们既要反革命,就不可能将其真象荫蔽得十分彻底”。他们的鬼蜮伎俩,都被具有高度革命警惕性的无产阶级战士所识破。方海珍说的你“回家去休息吧”和江水英说的“你不要再表演了”,宣判了这一小撮惯耍反革命两面派手法的阶级敌人的失败和灭亡。

社会主义条件下阶级斗争的复杂性,不仅表现在我们要与披着各种伪装、打着各种漂亮旗号的阶级敌人斗,而且表现在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这两类性质不同的矛盾,往往是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赵震山只抓生产,头脑里少了根阶级斗争的“弦”,从而给钱守维造成了可钻之隙。李志田由于头脑里残存着私有观念,虽然辛苦忙碌地工作,甚至“砍柴草餐风宿露五天整”,但本位主义思想却象“巴掌山”一样挡住了他的视线,使他看不见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从而给了黄国忠的阴谋活动以可乘之机。这些描写,揭示了社会主义历史时期思想战线上的斗争同政治战线和经济战线上的斗争总是联系在一起的这个普遍规律,雄辩地说明了:人民内部存在的错误思想,如果不正确解决,就会被敌人所利用;正确解决了,就有利于革命队伍的团结,有利于孤立和打击敌人,有利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海港》和《龙江颂》里的方海珍、江水英,自觉地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正确认识和处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从而帮助了战友,团结了群众,在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中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海港》和《龙江颂》的创作实践表明,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只有站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高度,对现实生活进行集中概括,才能深刻地揭示社会主义条件下矛盾斗争的历史特点,塑造出自觉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高大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来。

以主要英雄人物为中心展开矛盾冲突

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恩格斯指出:主要人物“行动的动机不是从琐碎的个人欲望里,而是从那把他们浮在上面的历史潮流里汲取来的”。《海港》和《龙江颂》正是把主要英雄人物放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潮流里”,放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风口浪尖上加以塑造的。

“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方海珍和江水英在这两出戏所反映的矛盾冲突里,始终处在支配的地位,是推动和解决矛盾的主导力量;而各种矛盾冲突都是围绕她们来展开,为突出她们的高大形象服务的。

方海珍立足上海港,江水英身在龙江村,她俩都能洞察社会主义时代的风云变化,带领广大群众在革命的大风大浪中胜利前进,这一切究竟靠的是什么?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方海珍、江水英认真学习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用党的基本路线武装自己的头脑,所以才能在斗争中始终掌握主动权,才能在斗争中识别那些伪装得很巧妙的敌人。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阶级斗争有着许多新形式、新特点。方海珍“行船时须提防暗礁险滩”和江水英“要警惕阴暗角落逆风吹”这两句令人深省的唱词,刻划了她们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高度觉悟。虽然钱守维看到方海珍这样的共产党员“眼睛都要出血”,黄国忠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感到“实在喘不过气来”,但他们慑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大威力,在公开场合又不得不装扮一番。方海珍和江水英一开始并不清楚钱守维和黄国忠的真面目,但由于她们有一条正确的思想和政治路线,因而在这场斗争中头脑清醒,眼光敏锐。《海港》第一场,当赵震山说到钱守维不知有台风时,方海珍马上生疑:“怎么?他不知道?”第二场,当小洪汇报调度室搅乱了运输线,马洪亮提起抗美援朝期间调度室也曾有人搞破坏活动时,方海珍立刻沉思:“哦?调度室?”这两个短句,四个问号,同《龙江颂》里江水英发出的“黄国忠怎熟悉后山情况?出主意烧柴草是何心肠?”的设问,都表明了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有着高度的革命警惕,善于透过各种蛛丝马迹,抓住暗藏敌人反革命的黑手。阶级敌人虽然垂死挣扎,耍尽花招,但是,无论是钱守维的仓惶出逃,还是黄国忠的“破釜沉舟”,都没有逃脱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和革命群众的手心。《海港》、《龙江颂》在表现反面人物与英雄人物这一对矛盾时,正确处理了这二者衬托与被衬托的关系,以阶级敌人披着伪装耍阴谋、躲在背后搞破坏的狡猾、阴险、毒辣,反衬了英雄人物“胜利中须保持清醒头脑”的继续革命觉悟,放手发动群众和深入调查研究的革命作风,敢于斗争和善于斗争的革命精神。

这两出戏不仅正确描写了英雄人物与反面人物的关系,而且还通过方海珍和赵震山、韩小强,江水英和李志田、阿更、常富之间关系的描写,生动地显示了转变人物在无产阶级英雄人物帮助启发下觉悟的过程,从另一侧面烘托了英雄人物。

当韩小强甩掉大红的工作证时,方海珍严肃地指出:“你甩掉的不是一张工作证,而是甩掉了革命!”当李志田在“舍三千,救九万”的斗争面前再次发生动摇时,江水英以坚定的无产阶级党性,对他提出了恳切的批评:“似这点小风浪你尚且站不稳,更何谈为人类求解放奋斗终身!”方海珍担心韩小强“独身会葬黑水洋”,满怀火热的心肠把他引上了革命的航道。江水英热情鼓励战友抬起头来,帮助李志田透过“巴掌山”看到了无产阶级远大的奋斗目标。这里有满怀的希望,有诚恳真挚的交心;有严肃积极的思想斗争,也有和风细雨的批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言教和身教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有力地促进了暂时处于中间状态的人物的转变。当我们看到赵震山望着自己受伤的左臂,表示永远要记住“这个血的教训”的时候;当我们看到韩小强——这个小麦散包的当事人,主动提出“我来扛”,把散包送到阶级教育展览馆里去的时候;当我们看到李志田大步跑上“公字闸”,主动打开闸门的时候……,我们深切地感到了英雄人物用毛泽东思想教育人所产生的巨大威力,看到了英雄人物率领广大群众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进军的雄姿。

以主要英雄人物为中心展开矛盾冲突,并不等于让主要英雄人物单枪匹马去作战。不能事无巨细都让英雄人物一个人去做,话不论轻重都让主要英雄人物一个人去说。“红花还要绿叶扶”。《海港》和《龙江颂》在突出主要英雄人物的同时,还塑造了高志扬、马洪亮和阿坚伯、阿莲、盼水妈等闪烁着共产主义思想光芒的其他英雄人物,生动地表现了英雄与群众的关系,勾画了在英雄人物的鼓舞影响下革命群众的战斗风貌。方海珍说:“要是没有毛主席的教导,同志们的帮助,我这副肩膀早就压塌罗!”江水英说:“咱大队百十户人家千把双手,日夜苦战在田头,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劲往一处使,汗往一处流……”,这些展现英雄人物内心世界的话语,深入浅出地阐明了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在方海珍和江水英身上体现出来的国际主义精神和共产主义风格,决不是个人孤立的行为,而是有坚实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的。

在《海港》和《龙江颂》两出戏中,以方海珍、江水英为中心,通过对敌、我、友几层矛盾冲突的正确处理,出色地体现了革命样板戏关于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的“三突出”原则。

正确地表现社会主义条件下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海港》和《龙江颁》两出戏正确地表现了社会主义条件下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热情地歌颂了方海珍、江水英高度的路线斗争觉悟和政策观念,形象地告诉人们:“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仍然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首要问题。

方海珍和江水英并不是什么“先知先觉”,她们之所以能正确区别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主要是掌握了党的基本路线,有着高度的阶级警惕,善于运用阶级分析的方法,相信和依靠群众,深入实际作调查研究。这样,敌人虽然荫蔽、狡猾,却逃不过方海珍、江水英锐利的眼睛;情况虽然错综复杂,方海珍、江水英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路线决定政策,政策是路线的具体体现。《海港》和《龙江颂》两出戏根据毛主席关于“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的教导,描写了英雄人物依据党的路线和政策,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去解决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具体行动,表现了英雄人物高度的无产阶级政策观念。

对敌人狠。方海珍对钱守维、江水英对黄国忠,都采取了针锋相对、步步进逼的战斗姿态。《海港》中,方海珍从突击北欧船、小麦放露天、搅乱运输线等事件,抓住了敌人的狐狸尾巴,进而从散包麦着手,发动群众,追根寻源,并亲临第一线观察敌人的行迹,一步步揭露了钱守维的真面目。任凭敌人花言巧语、善于伪装,也骗不了具有高度阶级斗争觉悟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尽管敌人垂死挣扎,得到的只能是失败的可耻下场。方海珍和江水英对钱守维和黄国忠的斗争,体现了我党关于稳、准、狠地打击敌人的一贯政策和策略。

对自己人和。方海珍和江水英对待赵震山和李志田这些与自己持有不同意见并已被实践证明是犯了错误的同志,采取的是“团结——批评——团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龙江颂》中,江水英和李志田之间两种世界观的斗争,从路线上来看,是不可调和的,但是它又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范畴。因此,江水英对掉队的战友李志田,既不是采取排斥打击的“惩办主义”,也不是迁就姑息的“和平共处”。她一方面对李志田开展积极的思想斗争,满腔热情地给以启发帮助;另一方面又主动地出主意,想办法,与他一起解决工作中的实际问题。甚至在李志田轻信谣言错误地作了关闸的决定,并毫无根据地指责江水英的时候,她还是耐心地让李志田把话说完,然后对李志田进行具体深入的阶级教育和路线教育,帮助他提高思想觉悟。江水英的行动,充分体现了党的干部政策,体现了我们党的一个规矩:对于犯了错误甚至有严重错误的同志,都充许改正错误。

对于各种同属于人民内部性质的矛盾,也要根据它们各自不同的情况,分别采取不同的方式、方法予以解决。《龙江颂》中的李志田、阿更、常富三个人对堵江救旱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抵触情绪。他们的思想根源,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剥削阶级的私有观念。但是,由于他们的地位不同,错误程度不同,影响不同,对他们进行教育的方法和要求也就要有所区别。对大队长李志田,剧本着力表现江水英用顾全大局的共产主义思想对他进行教育,引导他“高瞻远瞩向前方”,“四海风云胸中装”,帮助他摆正局部与全局的关系,当好贫下中农的带头人。对群众骨干阿更,江水英则着重运用具体的事实,对他进行思想发动工作,比如用一壶水、盼水妈的几对畚箕等,激发他的阶级感情,使他很快地认识了自己的错误,积极地投入堵江救旱的斗争中去。对待有着严重自发资本主义倾向的富裕中农常富,江水英则着重用自己的模范行为去感染他,用高尚的共产主义思想去教育他,团结他一起走社会主义道路。

对于同一个人的思想问题,也要根据矛盾发展的不同阶段,层次清楚、脉络分明地揭示他思想转变的过程。《海港》中的韩小强是一个刚踏上码头充满着个人主义幻想的知识青年。方海珍针对他轻视体力劳动的错误思想,进行了反复的教育。仅就《壮志凌云》一场来说,方海珍先是用码头工人的革命斗争史,唤起他当装卸工人的阶级自豪感;用“四个不一样”的鲜明对比,帮助他认识无产阶级专政下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复杂性。当他的思想有了一定转变的时候,又对他进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教育,使他认识到码头工作的重要意义,表示要“坚决战斗在海港”。

社会主义文艺创作,只有以党的正确路线和各项无产阶级政策为依据,正确处理好各种矛盾冲突,才能塑造出具有高度路线觉悟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