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兰牧骑在前进

新华社记者 (1972.03.01)

战斗在内蒙古千里草原上的乌兰牧骑,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战斗锻炼,这支文艺轻骑兵更加朝气蓬勃地沿着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高歌猛进。

毛主席说:“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乌兰牧骑队员以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武器,狠批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扫除了乌兰牧骑前进道路上的障碍。他们满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深入群众,扎根基层,走浩特(居民点),串蒙古包,向各族人民传播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传播社会主义的新文化。不管是骄阳似火的盛夏,还是滴水成冰的隆冬,队员们总是热情饱满地战斗着,勤勤恳恳地工作着。夜晚,蒙古包前闪耀着乌兰牧骑演出时的灯火;黎明,大草原上飘扬着乌兰牧骑行军的红旗。风雨无所惧,高山无阻挡,到处都有队员们的歌声和足迹。正蓝旗的乌兰牧骑,十几年来走遍了全旗一万一千多平方公里的草原,行程七万八千多里。他们以草原当舞台,蓝天作背幕,为牧民演出六百三十多场,观众达十多万人次。全旗所有公社、牧场、大队、浩特以及游动放牧点的群众,大都看过他们的演出。

有一年夏天,乌拉特中后联合旗的乌兰牧骑在边远的巴音前达门公社演出结束后,准备赶到另一个公社去。可是,他们听说远离公社的一个大队还有二十多个牧民没有看到演出,就立即改变原来的计划,决定到那里去演出。这个大队离公社一百七十多里。从公社通往大队的路上,几乎全是沙漠,车、马难以通行,只有骑骆驼才能去。当时正是炎热的夏天,骆驼的毛脱光了,受不住白天炽热阳光的烤晒,只有夜间才能乘骑。乌兰牧骑队员们决定夜行军。他们看不清道路,就凭着天上的北斗星判断方向,摸索前进。沙漠的气候千变万化。乌兰牧骑队员们刚出发时还汗流挟背,走了几个小时后又冻得浑身哆嗦。黎明时分,骤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一场暴风雨突然袭来。这些饱经草原风霜的革命文艺战士,迎着狂风暴雨继续前进,在沙漠上整整奔波了一夜,到达大队时,贫下中牧感动得流下了热泪。人们紧紧握住队员的手,热情地赞扬他们真是全心全意为贫下中牧服务的文艺战士。

乌兰牧骑在火热的群众斗争生活中,创作、演出了大量为工农兵所需要的革命文艺节目。他们批判了刘少奇一伙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硬把一些封、资、修的黑货塞给乌兰牧骑的罪行,坚持把自已的演出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目标紧密联系起来,人人争当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员。

当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革命样板戏出现在社会主义文艺舞台上的时候,乌兰牧骑积极学习,热情演出,努力推广,成了草原上普及革命样板戏的骨干队伍。同时,他们还以革命样板戏为榜样,努力创作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反映现实斗争的文艺作品。

一九七一五月,鄂尔多斯高原上春意正浓,广大贫下中牧改造草场,兴修水利,植树造林,干得热火朝天。鄂托克旗的乌兰牧骑为了迅速反映这一大好形势,背着行李和乐器,步行九十里,来到牧业学大寨的先进单位——苏吉大队。他们边劳动,边演出,很快同群众打成了一片。在和群众共同战斗的过程中,他们获得了丰富的材料,创作了革命歌曲《大寨红花草原开》。贫下中牧反映说:“你们编出来的歌,唱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听起来叫人浑身是劲。”

镶黄旗的乌兰牧骑为了创作歌舞剧《草原小英雄》,访问了很多青、少年中的先进人物。当他们听说耐林陶力盖大队少年英雄朝鲁苏和为了保护集体羊群同暴风雪进行艰苦斗争的事迹后,就立即来到这个大队进行访问,受到了深刻的教育。在这个基础上,他们认真创作,通过歌、舞塑造了一个热爱毛主席,热爱社会主义事业,一心为公的革命小英雄的形象,深受广大贫下中牧和青少年的欢迎。

现在,乌兰牧骑演出的节目中,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他们自己创作的。这些节目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有很多已在群众中广泛流传。

在长期和工农兵相结合的实践中,乌兰牧骑逐渐形成了它特有的风格。乌兰牧骑队员以坚韧不拔的革命毅力,为人民苦学苦练艺术基本功。乌拉特中后联合旗的乌兰牧骑新队员巴达玛,是个牧羊姑娘。她在开始学演革命现代舞剧《白毛女》选场时,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是,巴达玛经过刻苦磨练,终于掌握了舞蹈的基本动作,在以后的演出中,较好地表达了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得到了牧民群众的好评。一年来,这个十七岁的蒙古族姑娘不仅学会了拉四胡,识乐谱,而且还学会了汉语。在蒙古族和汉族居民居住在一起的地方,她能熟练地运用两种语言交替演出。正蓝旗的乌兰牧骑队员其木德,几年来学会了十二种乐器。现在,他不汉能歌善舞,而且还能创作歌曲、戏剧等文艺节目。由于乌兰牧骑发扬了一专多能的优良传统,使他们的文艺演出越来越丰富多彩。这一场扮演牧羊姑娘的队员,下一场又扮演了深山里的“小常保”;这一场表演独唱的队员,下一场又拉起了优美动听的马头琴,队小作用大,人少节目多。同时,由于乌兰牧骑人员少,道具简单,行动非常方便,说演就演,说走就走,沙漠无阻挡,高山也能上,不受气候条件、地理环境、舞台设备等限制。

去年一月,正是塞外最寒冷的季节。黄河岸边的千里山上冰封雪盖,气温下降到零下十八度。在千里山上兴建钢铁厂的工人们,冒着冰雪严寒在紧张地战斗。为了使钢铁工人能看到文艺演出,一天,鄂托克旗的乌兰牧骑队员高举红旗,登上了千里山。工人们在半山腰平了一小片地作舞台,用几块柳条笆围起来当化装室。乌兰牧骑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为钢铁工人们进行了演出。观众们不仅为他们的精彩演出所吸引,更为他们的革命精神所感动。演出刚刚结束,有的工人就写下了这样的诗句,热情歌颂乌兰牧骑:“乌兰牧骑上山来,队伍精干好安排,服装乐器自己带,随时随地演起来。工农兵英雄上舞台,毛泽东思想放光彩。艰苦奋斗战钢铁,大庆红花千里山上开。”

乌兰牧骑队员们除了演出之外,还坚持开展辅导群众业余文艺活动,向牧民代售生产、生活用品,给牧民理发、看病等二十多项力所能及的服务活动。当牧区打草大忙季节,牧民们需要打草工具的时候,乌兰牧骑队员们主动地把镰刀、铲子等送到草场上。牧民们都高兴地称赞他们是“贫下中牧的好后代”。

内蒙古自治区各级党组织十分重视对乌兰牧骑的领导,经常对乌兰牧骑进行阶级教育和路线教育,组织他们开展革命大批判,肃清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流毒,提高执行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自觉性。东乌珠穆沁旗的乌兰牧骑在排演新编剧本《三代仇》时,由于队员们年轻,没有亲身受过旧社会的压迫和剥削,对贫下中牧的思想感情体会不深,表演得不够逼真。旗党委就请在旧社会苦大仇深的贫下中牧给队员们忆苦思甜。旗委书记还自己带着乌兰牧骑队员去访贫问苦,作社会调查,提高队员们的阶级觉悟,激发他们的无产阶级感情。为了搞好乌兰牧骑的建设,正镶白旗党委领导成员访问了所有乌兰牧骑队员的家,了解队员们的苦难家史,作为向队员进行阶级教育的生动教材。

有一个时期,在一些乌兰牧骑队员中,曾出现过贪大求洋的苗头。党组织及时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向他们进行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引导队员们认真回顾乌兰牧骑建队以来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深入开展革命大批判,提高了队员的路线斗争觉悟。

为了保证乌兰牧骑永远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前进,更好地利用文艺这一武器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各级党组织还不断加强对文艺创作的领导。不少旗党委成员同乌兰牧骑一起深入生活,一起学习毛主席的文艺思想,帮助乌兰牧骑总结创作经验,鼓励队员们大胆创作。有的旗还成立了由领导、专业创作人员和群众业余文艺爱好者组成的“三结合”创作小组,促进了文艺创作活动的开展。

现在,内蒙古自治区每一个旗、县都有了乌兰牧骑队。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这朵社会主义的文艺之花越开越鲜艳,鼓舞着草原上的人民更紧密地团结起来,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不断夺取新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