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要把整个社会作为自己的工厂

驻北京大学工人 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1971.06.19)

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文科要把整个社会作为自己的工厂”的教导,北京大学文科各系到工厂、农村、部队、商店进行教育革命实践。广大师生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统帅,以三大革命运动实践为源泉,以革命大批判为武器,正满怀信心地沿着《五·七指示》的光辉道路,创建社会主义大学新文科,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战斗。

以社会为工厂是文科的一场大革命

“文科要把整个社会作为自己的工厂。”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总结了国内外阶级斗争的历史经验对文科教育革命作出的英明指示,是唯物论的反映论在文科教育中的光辉体现,是文科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必由之路。

列宁曾指出:“如果学习、教育和训练只限于学校以内,而与沸腾的实际生活脱离,这样的教育方式我们是不会相信的。”实现以社会为工厂,是同几千年来传统的教育制度和观念实行彻底决裂的一场大革命,必然会遇到资产阶级的反抗和旧习惯势力的干扰。要不要以社会为工厂,集中反映了文科教育革命中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及其同伙竭力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疯狂对抗毛主席的伟大指示,公然鼓吹把北大办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太学”,要师生脱离无产阶级政治,脱离工农群众,脱离生产劳动,“闭门修养”。文化大革命中,他们又别有用心地鼓吹另外“探索”什么“新路”,破坏教育革命。他们的目的就是通过“三脱离”的教学体制,维护封、资、修的反动思想体系,培养精神贵族,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

广大革命师生愤怒揭发、批判了刘少奇一伙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怀着落实毛主席伟大指示的坚强决心,以社会为工厂,进行教育革命实践。但是,那些带着资产阶级偏见的人,片面强调学科“特点”,认为只能在大楼里教;也有的同志担心“上下来回跑,两头学不好”,或者把下厂下乡当作在校内学习的“一种补充形式”,说什么“下去叼泥,上来做窝”。有的教员在校上课,讲稿越来越厚,课时越拉越长,越讲越“得意”,根本不想下去。这些错误思想和表现,实质上就是要关起门来学理论,走旧文科的老路。我们发动群众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教育思想,深入批判唯心论的先验论,大摆旧文科“三脱离”的苦头,大讲以社会为工厂的甜头,让群众自己教育自己。通过实践,大家逐步认识到:坚持以社会为工厂,就是坚持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坚持唯物论的反映论,坚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

正确的政治的和军事的路线,不是自然地平安地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而是从斗争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师生到了工厂、农村,斗争并没有结束。有的同志旧框框多,怕艰苦,怕出洋相,思想深处还留恋旧大学平静、安逸的书斋生活,遇到困难和挫折就动摇,想走回头路。有人甚至一有机会就吹冷风,处心积虑地寻找理由,企图证明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学习是“此路不通”。这些错误思想不断地受到广大革命师生的抵制和批判。对以社会为工厂,是坚定不移,还是三心二意,态度不一样,劲头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一个教改实践队两次下乡,第一次,有的人怕学不到“系统知识”,不努力向实际学习,而是关门啃书本,还要求把校内讲的课录了音带下去放,想吃“双份饭”,结果什么也没学好。师生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的教导:“现在也有一些人到工厂农村去,结果是有的有收获,有的就没有收获。这中间有一个立场问题或者态度问题,也就是世界观的问题。”他们总结了经验教训,第二次下乡,深入实际,恭恭敬敬地拜贫下中农为师,和社员同学习、同劳动、同战斗,积极开展社会调查和专业学习,既加速了思想革命化,又较好地完成了教学任务。他们从三大革命运动的源泉中汲取政治营养,丰富了教学内容,促进了世界观的改造。前后对比,师生深深体会到:从“三脱离”到以社会为工厂,不仅是换课堂,换地方,而首先是换路线,换思想。

什么路线培养什么人。在办学的道路上,实现以社会为工厂,就抓住了文科教改的主要矛盾。只有把这场大革命进行到底,才能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教育革命路线,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培养可靠的接班人。

以社会为工厂,才能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青年应该把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第一位。”三大革命运动是锻炼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大熔炉。以社会为工厂,使教育和三大革命运动实践相结合,学文和学工、学农、学军相结合,师生和工农兵相结合,才能落实“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

工农兵学员阶级出身好,经过三大革命运动斗争的锻炼,政治觉悟比较高,他们入学后,在党的领导下,“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在斗争中茁壮成长。但是,决不能忽视资产阶级思想对他们的影响。

遵照毛主席关于“学校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转变学生的思想”的伟大教导,我们狠抓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培养人、教育人、改造人这个根本,充分利用三大革命运动实践提供的有利条件,对学员进行阶级教育、路线教育和继续革命的教育,引导他们向工农兵学习,自觉改造世界观。分校文科师生,以试验农场为基地,一面学习,一面生产,也走出去,广泛接触社会,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生动地开展教学活动。哲学系大白楼教改实践队,针对有的学员认为自己出身好不需要改造,来自生产斗争第一线不需要下乡等活思想,深入开展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进行“三破三立”:破“自来红”思想,立自觉改造世界观,继续革命的思想;破“智育第一论”,立政治统帅业务的观点;破“群众落后论”,立甘当小学生的精神。他们积极参加当地的“一打三反”运动和集体生产劳动,深入调查村史,请老贫农作忆苦思甜报告,参观无产阶级优秀战士王国福同志的“长工屋”和事迹展览,学习贫下中农的好思想、好作风,并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分析王国福同志的先进思想和模范事迹,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他们认识到:来自工农兵,仍然需要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实现思想革命化,一定要在工农兵群众中“化”,在三大革命实践中“化”。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总是要在大风大浪中成长的。”学员以阶级斗争为主课,经风雨,见世面,经受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的锻炼和考验,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把朴素的阶级感情提高到路线觉悟的高度。一个教改实践队的师生通过深入地调查研究,了解到一个生产大队解放后二十多年来经历过多次夺权反夺权的严重斗争。文化大革命中,一小撮坏人蒙蔽部分群众,又一度篡夺了领导权。他们和广大贫下中农、革命干部一起,活学活用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教导,同阶级敌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打击了他们的反动气焰,巩固了无产阶级的政权。师生在阶级斗争的风浪中,学习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深刻地理解了毛主席提出的我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提高了继续革命的觉悟。

学员下厂下乡,和广大工农兵一起学习、劳动、战斗。广大工农兵十分关心他们的成长。对他们的进步看在眼里,热情鼓励;对他们的缺点也记在心上,耐心教育。工农兵亲切地把学员称为“自己的大学生”,一再嘱咐他们“要牢记毛主席的教导,做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可靠的接班人”。

以社会为工厂,才能深入批判资产阶级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批判资产阶级。工农兵是批判资产阶级的主力军,三大革命运动是革命大批判的最好战场。师生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和工农兵一起批判王明、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鼓吹的唯心论的先验论,反动的唯生产力论,地主、资产阶级的人性论和阶级斗争熄灭论,批判学科领域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体系,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通过批判,分清什么是正确路线,什么是错误路线,什么是唯物论,什么是唯心论,增强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能力。一个教改实践队在进行“抓革命,促生产”的专题教学时,到十一个生产大队调查唯生产力论流毒的各种表现,整理出大量的资料。他们和贫下中农、社队干部一起,以当地活生生的事实揭露唯生产力论的危害,批判了它的反动实质,愤怒控诉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鼓吹唯生产力论,妄图瓦解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滔天罪行,并写出了调查报告和一些批判文章。这样的批判有血有肉,深刻有力,提高了师生分析、批判的能力,对毛主席关于“抓革命,促生产”,“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等伟大教导加深了理解,对社会主义时期经济领域内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有了比较深刻的体会。

彻底破除学科领域的封资修反动思想体系,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占领阵地,才能实现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在各个文化领域的专政。广大工农兵有丰富的阶级斗争经验,批判起来一针见血,打中要害。历史系师生通过参加生产劳动,听忆苦报告,开展社会调查,写厂史、村史、家史等,了解到工人、贫下中农受地主、资产阶级残酷剥削和压迫的血泪史。他们带着强烈的阶级感情,和工农兵一起批判“让步政策论”,控诉地主反攻倒算的罪行。老贫农愤怒地指出:“地主阶级哪会对咱有半点让步,刘少奇、翦伯赞要咱向地主让步才是真!”师生说:老贫农一句话戳穿了“让步政策论”的欺骗性。他们体会到:历史是劳动人民创造的,只有懂得现实的阶级斗争,才能深刻理解历史是怎样被剥削阶级颠倒的,才能深入批判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鼓吹的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史观。他们以历史唯物论为指导,学习、研究中国古代农民斗争的历史,歌颂农民革命的功勋,决心把被颠倒的历史颠倒过来。(⑴⑷)

工人阶级要“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坚持在三大革命运动中深入批判资产阶级,才能把旧的“经院”式的文科大学彻底改造过来,创建社会主义新的文科大学。

以社会为工厂,才能做到理论和实际的统一

毛主席教导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不但要从书本上学,主要地还要通过阶级斗争、工作实践和接近工农群众,才能真正学到。”三大革命运动实践是活学活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最好课堂。文科师生以社会为工厂,以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把读马、列的书和学习毛主席著作结合起来,把精读毛主席的主要著作和通读结合起来。他们在三大革命实践中,学习和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方法去分析和解决实际问题,在斗争中学,在斗争中用,理论联系实际,才能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真正学到手。

以社会为工厂,坚持“理论和实际统一”的原则,要注意正确处理两个关系。

一、干和学的关系。师生走出校门,下到工厂农村,并不等于把文科从书斋里真正解放了出来。有的教员身在工厂,却搬出自己所熟悉的那一套所谓理论体系来照本宣科,不联系工厂的实际,不研究现实斗争的问题,形成“厂里运动热气腾腾,屋内教学冷冷清清”的局面。当纠正了“课堂搬家”、关门教学的错误倾向时,又出现“以干代学”、对教学撒手不管的倾向。学员尖锐地指出:批判了“填鸭式”,又来了个“放鸭式”。我们总结了上述两种片面性的教训,在三大革命运动实践中,组织学员认真读书,引导他们在理论和实际的联系上狠下功夫,把向实际学习和向书本学习结合起来,把参加现实斗争和进行理论教学结合起来,合理地安排工作和学习时间,边干边学,学用结合。政治经济学系一个教改实践队以农村经济领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为纲,向领导机关、公社、大队深入调查农村人民公社的历史和现状,运用毛主席关于发展农村人民公社集体经济的一系列指示进行分析,归纳出几个基本问题。这些问题,既是农村斗、批、改深入发展需要解决的新课题,也是政治经济学要着重学习和研究的重要内容。师生带着这些问题共同学习、讨论,把感性认识提高到理性认识。然后写出调查报告和批判文章,向群众作宣传,使自己的认识在实践中接受检验。师生从“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中,深入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我国社会主义农业发展道路的理论,并和贫下中农一起,总结当前经济战线上斗、批、改运动的新经验,编写出为现实斗争服务、理论联系实际、符合教学需要的新教材。广大师生深深体会到:以社会为工厂,课堂最大,但必须勇于实践;老师最多,但必须虚心学习;教材最活,但必须善于运用。

二、急用先学和有计划地进行教学的关系。在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如何组织教学,体现以学为主,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两种思想的斗争。有的同志不从现实斗争的实际需要出发,片面强调按部就班地系统教学。有的则走向另一极端,干脆否定有计划地进行教学,满足于零敲碎打,碰到什么学什么。我们注意纠正这两种偏向,根据教学计划选点、选题,力求使教学任务与所在单位的具体特点和中心工作相配合。下点后立足现实,急用先学,有针对性地选定教学内容,并且按照教学计划主动组织教学,贯彻“少而精”的原则。中文系师生带着教学任务下厂,密切配合社会上和这个单位的现实斗争,开展教学活动。在工厂“一打三反”运动中,他们学习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的伟大教导,挥笔上阵,以怎样写作小评论为中心,有步骤地组织了一系列教学活动;工厂评比时,他们协助厂里总结工人群众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先进经验,有计划地学习了毛主席哲学思想,学习写调查报告、通讯报道、工作总结等写作知识;在工人群众迎接节日时,他们从丰富多采的现实生活中取材,编演了许多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节目,结合实际任务,进行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革命样板戏和群众文艺创作基本知识三个专题的教学。几个月来,师生比较系统地学习了毛主席文艺思想的基本观点和各种文体的写作知识,锻炼了社会调查、群众工作、大批判、写作等基本功,发挥了学习队、宣传队和战斗队的作用。

以社会为工厂,坚持理论和实际的统一,在反对一种倾向时,还要注意掩盖着的另一种倾向。反对“书本为中心”,但要结合实际认真读书;反对“教师为中心”,但要积极发挥教师的辅导作用;反对“课堂为中心”,但要组织好必要的课堂教学。各系下厂下乡分散进行教学,在一定时候,还要带着实践中的问题集中学习,总结交流经验和组织某些专业教学,适当地多读一些书,着重在理论方面进一步提高。这样,以社会为工厂形成教学新体制,使学员更多地懂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学到较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

以社会为工厂,才能改造和建设教师队伍

“教改的问题,主要是教员问题。”文科教学内容具有鲜明的阶级性,教员的世界观通过教学等,经常对学员发生着直接的影响。随着教育革命的深入发展,特别是大批工农兵学员进校,向教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社会为工厂,落实毛主席的《五·七指示》,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是改造和建设文科教师队伍的根本途径。

遵照毛主席关于“提倡知识分子到群众中去,到工厂去,到农村去”的教导,我们积极组织教师投身到三大革命运动的火热斗争中去,使他们在政治上接受再教育,业务上进行再学习,加速世界观的改造,培养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从根本上提高思想水平和业务能力。一年多来,广大教师在毛主席光辉的《五·七指示》指引下,在创建试验农场、下厂下乡进行教改实践中,努力活学活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过去文科许多教师在大楼里自以为高明,讲起课来滔滔不绝,却不关心、不研究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际问题,一到三大革命运动实践中就束手无策,寸步难行。有的人刚下农村时,听干部群众介绍当地集体经济发展情况,听都听不懂,记录也记错了。但他们不怕暴露矛盾,勇于实践,虚心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他们带领教改实践队,向群众学习,调查研究,针对当前斗、批、改运动中的实际问题,用马克思、列宁和毛主席的有关教导进行分析研究,并写出了一些比较好的文章和教材,对当地工作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受到干部和群众的称赞。事实证明,文科教师只有投身到三大革命运动中去,才能充分地暴露矛盾,找到差距,触及灵魂,迫切地感到必须老老实实地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进行再学习,“把自己的思想感情来一个变化,来一番改造。”

在教改实践中,对教师暴露的资产阶级教育思想和学术观点,我们遵照毛主席关于“世界观的彻底改变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我们应当耐心地做工作,不能急躁”的教导,启发教师自觉革命,引导师生通过评教评学等方式,帮助教师认识问题,肃清流毒,提高觉悟。一个教员在工厂讲解“剩余价值率”时,为了计算方便,随意将工时改短,把小数去掉,凑成整数,结果剩余价值率变小。工人学员和教员一起总结这堂课时,老工人用切身的经历,控诉资本家的残酷剥削,诚恳地向她指出:“你这堂课,讲理论还清楚,但剩余价值率不是一个简单数字,它是我们工人阶级的血泪账。这样轻易地把数字改小,说明你对资本主义剥削缺乏体会啊!”老工人的话使她深深感到了自己思想感情上的差距。她说:“我搞了十来年政治经济学,都是以弄清理论概念为目的,从未认真考虑通过讲理论概念告诉人们什么。”后来,她虚心向工人学习,结合三大革命实践和工人的切身体会,讲解政治经济学理论,受到工人欢迎。

为了全面落实党对知识分子的政策,我们既充分发挥广大中、青年教师的作用,让他们在实践中锻炼提高,又注意调动老教师的积极性,发挥他们的业务专长,帮助他们改造旧思想,把立足点逐步地“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

对科学和艺术中的是非问题,我们坚决按照毛主席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通过讨论和实践去逐步解决,不轻率地下结论。文科教师的学术思想往往直接反映了他们的阶级立场和政治观点。我们全面地分析他们的学术思想同政治观点既有密切联系又有所区别这一特点,对具体问题作具体分析,对错误思想积极开展斗争,同时注意政策和方法,正确区分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特别是注意区别如下几种界限:

一、把突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够,在宣传正确路线中存在一些缺点,同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宣扬错误路线区别开来;

二、把由于世界观没有改造好,在教学中暴露了资产阶级学术观点,同坚持反动立场,宣扬封资修毒素区别开来;

三、把由于深入开展革命大批判不够,对历史文化遗产的精华和糟粕鉴别不清,或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评价不当,某些问题有唯心史观的错误,同颂古非今,借古讽今,反对唯物史观区别开来。

四、把由于受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毒害,在教育革命的具体问题上有错误认识,一时没有想通,或思想上出现反复,同有意抵制、破坏教育革命区别开来。

在教育革命实践中,广大教师和学员同学习、同战斗、同讲用,互教互学,教学相长,正在建立起同志式的新型师生关系。他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在党的领导下,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决心“忠诚党的教育事业”,为落实毛主席的教育思想贡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