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陕西省革命委员会写作小组 (1970.12.21)

谁做文艺舞台的主人,是在文艺领域里谁专谁的政的问题。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篇光辉文献中,对于工农兵群众伟大历史作用的评价和歌颂,对于各种否定工农兵的资产阶级反动谬论的批判,深刻地阐明了一条伟大的真理:工农兵不但要去占领政治舞台,还必须去占领文艺舞台。努力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牢固地占领文艺舞台,在文艺领域里以无产阶级专政代替资产阶级专政,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重要问题。

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滚滚洪流,象大海的怒涛,冲走了盘踞在文艺舞台上的一切妖魔鬼怪,荡涤了剥削阶级留下的一切污泥浊水。一批闪耀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革命样板戏,横空出世,以雄伟壮丽的姿态出现在世界的东方。一批叱咤风云、气冲霄汉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杀上了文艺舞台,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几千年来被剥削阶级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李玉和、杨子荣、洪常青、方海珍、郭建光、严伟才等一系列工农兵英雄形象,他们是在我国长期、激烈、艰苦、复杂的革命斗争中,涌现出来的千百万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典型概括,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阶级——工人阶级的杰出代表。“壮志撼山岳,雄心震深渊”,我们的英雄鲜明地体现了以毛泽东思想为伟大旗帜的新时代的特征。他们个个“胸有朝阳”,这就是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赤胆忠心。毛泽东思想给了他们无穷的智慧和力量,他们为执行和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冲锋陷阵,写下了惊天动地的英雄篇章。这是区别于历史上一切所谓“英雄”的根本标志。

毛主席指出:“共产主义是无产阶级的整个思想体系,同时又是一种新的社会制度。这种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是区别于任何别的思想体系和任何别的社会制度的,是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最完全最进步最革命最合理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正是体现了共产主义思想体系,为最后消灭任何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而大喊大叫的。这是人类文艺史上最伟大的革命。在人类文艺史上,剥削阶级曾经有过多次的文艺运动,出现了浩如烟海的文艺作品,塑造了多如牛毛的“英雄人物”。剥削阶级的代言人,连篇累牍地吹嘘这些“英雄”,说他们如何“伟大”,如何“不朽”。可是,翻破一切剥削阶级文艺的所有“经典”“名著”,它们何曾触动过剥削制度的一根毫毛!尽管它们打着五光十色的旗号,但是万变不离其宗,都是为了掩盖血淋淋的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为了宣扬地主资产阶级的世界观,为地主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服务的。

就以十六世纪欧洲资产阶级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和十八、九世纪的“批判现实主义”来说,长时期来,它们被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及其在文艺界的代理人周扬等“四条汉子”吹捧为“不可超越”的“高峰”。实际上,资产阶级打的那些“人文主义”、“人道主义”和“自由、平等、博爱”的旗号,归根到底,都是为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作思想准备的。在被吹捧为那个时期的代表作的《巨人传》(拉伯雷)和《鲁滨逊飘流记》(笛福)里,塑造的正是这样的人物。那个“巨人”卡冈都亚,鼓吹什么“人人都可富有钱财,自由自在地生活”,“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正是资产阶级极端利己的享乐主义和纵欲主义。所谓“开发”荒岛的“勇士”鲁滨逊,正是代表了那些贩卖黑人、侵入荒岛、杀戮土著居民、用代表资本主义文明的剑与火和基督教建立殖民统治的殖民者的先驱形象,是道道地地的侵略勇士。至于发生在资本主义末期的“批判现实主义”,正是为了挽救病入膏肓的资本主义制度。那些资产阶级作家的“批判”,只是怀着对日益腐朽、行将衰亡的资产阶级的深切同情,指出资本主义社会的痈疽,并为医治好这些痈疽而出谋献策。纵观“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不是宣扬消极厌世的悲观主义,就是鼓吹个人的忍辱负重和自我超脱;不是歌颂“善良的有产者”以及什么高明的“救世主”,就是兜售虚无飘渺的乌托邦幻想,妄图调和尖锐的阶级矛盾,维护资本主义的血腥统治。尽管资产阶级作家给他们的“英雄”披上各种漂亮的外衣,但在实质上,他们和劳动人民是根本对立的。他们都是资产阶级的化身。从放纵的享乐、公开的掠夺到失望的哀号,衰弱的祈祷,无一不是充满“私”字灵魂的典型。这就是资产阶级所谓的“伟大性格”。这些卑琐的人物,腐朽的思想,在革命样板戏中为消灭一切私有制而英勇奋战的无产阶级英雄人物面前,多么渺小,多么卑下。什么“不可超越”的“高峰”,统统不过是一抔黄土!  “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歌颂哪个阶级的英雄,宣扬哪个阶级的世界观,就是按照谁的面貌改造世界的斗争。周扬等“四条汉子”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拖出这些资产阶级的破烂,目的就是要用这些亡魂宣扬腐朽的资产阶级世界观,以资产阶级的面貌来改造世界,复辟资本主义。革命样板戏所塑造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以无与伦比的真、善、美,使人更加信服地看清了那些剥削阶级渺小人物的假、恶、丑。他们威震寰宇,气壮山河,对一切剥削阶级文艺的所谓典型形象和吹捧这些典型的周扬等“四条汉子”,是最有力的鞭挞,最深刻的批判;他们将永远巍然屹立在世界文艺的高山之巅,放射出灿烂的光辉,激励着亿万革命人民,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棒,粉碎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反动思想体系,扫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思想影响。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以毛泽东思想为光辉旗帜的伟大时代里,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战斗洗礼的中国人民,英雄人物何止成千上万。“从来也没有看见人民群众象现在这样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意气风发。”这给我们的革命文艺提供了极其丰富、极其广阔的创作源泉。让我们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以革命样板戏为榜样,深入工农兵,开展群众性的创作运动,继续批判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余毒,继续清除一切剥削阶级文艺的影响,为工农兵,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创作出更多的文艺作品,塑造出更多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