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产阶级必须占领农村文艺阵地

河南鲁山县二郎庙公社贫下中农毛泽东思想业余文艺宣传队 (1970.10.27)

农村文艺阵地由哪个阶级占领,这是关系到建立哪个阶级的专政,走哪条道路的大问题。无产阶级为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领导农民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就必须占领农村文艺阵地。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急风暴雨中,我们广大贫下中农怀着捍卫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无限忠心,为了保卫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立了毛泽东思想业余文艺宣传队,自编自演小型文艺节目,广泛宣传毛泽东思想,大力普及革命样板戏,占领了农村文艺阵地,夺取和掌握了农村文艺大权。充分显示了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巨大威力。

几年来,宣传队巩固提高的整个过程都贯穿着占领与反占领的激烈阶级斗争。斗争的焦点是农村文艺阵地用什么思想去占领?依靠谁去占领?

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去占领

用什么样的文艺占领农村文艺阵地,就是用哪个阶级的思想占领农村文艺阵地,也就是按照哪个阶级的世界观改造整个农村。

毛主席教导我们,党在农村“政治工作的基本任务是向农民群众不断地灌输社会主义思想,批评资本主义倾向。”这既是农村政治工作的根本方向,也是农村文艺工作的根本方向。农村文艺,就是要向农民群众宣传毛泽东思想,进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教育,批评资本主义倾向,密切配合党的中心工作,落实毛主席的指示,进行灭资兴无的斗争。只有这样,才能坚持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才能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促进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才符合我们贫下中农的根本利益。

解放前的农村文艺阵地,主要是封建文艺统治的地盘。地主阶级利用封建文化统治人民的思想,愚弄人民,专我们贫下中农的政。解放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及其在文艺界的代理人周扬等,顽固地对抗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他们站在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的反动立场上,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肉麻地吹捧封、资、修文艺,让毒草自由泛滥,大造反革命舆论,腐蚀干部,毒害人民,破坏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妄图按照资产阶级的世界观改造农村,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

周扬为了掩盖他反对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目的,打出了“娱乐人民”的破旗。他胡说什么“人们到剧院或电影院,都是为了娱乐,没有人会说到电影院去受教育去。”这是对我们广大工农兵的污蔑。我们工农兵热爱革命样板戏,热爱革命文艺节日,正是为了接受毛泽东思想教育。我们宣传队刚一建立的时候,广大贫下中农就要求我们在党的领导下,紧密配合政治斗争和党的中心工作,自编自演小型文艺节目,迅速传达毛主席的指示,做到紧跟不掉队,执行不走样。我们这样做了,推动了农村斗、批、改,促进了革命和生产,受到了广大贫下中农的热烈欢迎。他们说,“我们主要不是听你们的腔,看你们的‘箱’,而是要你们积极宣传毛泽东思想。”

文艺活动单纯是为了“娱乐”吗?在阶级社会里,阶级斗争是一切社会现象的总根源。离开阶级斗争,离开政治目的的纯娱乐性的文艺是没有的。几千年来,地主阶级政治上压迫我们贫下中农,经济上剥削我们贫下中农,他们酒醉饭饱之后,听听曲子,看看戏剧,把压迫剥削我们贫下中农的生活当作乐趣搬上舞台,长地主阶级的志气,灭贫下中农的威风,那是地主阶级的娱乐,也是对我们贫下中农的精神麻醉和思想统治。那时候,“二郎庙唱回戏,地主买回地,贫下中农受回气”。地主阶级的乐,给我们贫下中农造成多少苦难!周扬把这些为地主阶级服务的文艺拿来上市,并声称用它“娱乐人民”,正好暴露了周扬说的“人民”,只是地主资产阶级,根本不包括我们工农群众。

在无产阶级专政下,阶级斗争的一个特点就是被推翻的阶级往往用糖衣炮弹向无产阶级进攻。周扬鼓吹的“娱乐人民”,说穿了,就是文艺的糖衣炮弹,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在“娱乐人民”的幌子下,周扬大肆贩卖封、资、修的黑货,在说说笑笑之间向你扎上一刀,让你在“轻松愉快”中忘掉阶级斗争,忘掉无产阶级专政,瓦解斗志,腐蚀灵魂,舒舒服服地和平演变过去。夺权先夺人,夺人先夺心。周扬的所谓“娱乐人民”,分明是要用剥削阶级思想进行一场征服人心的夺取政权的斗争。周扬等一再强调“我们要想一切办法,使许多旧戏保留下来。”当我们贫下中农进行抵制的时候,他就公开出来下命令,叫嚷什么“所有的戏都不禁,都可以演。”并且为那些坚持演坏戏的人撑腰说:“如果有人干涉你们,可以告到我们这里来。”这就赤裸裸地供出了周扬一伙保护封、资、修文艺,妄想把农民引向资本主义,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野心。

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不管周扬伪造多少谎言,散布多少谬论,都掩盖不了他用封、资、修的思想霸占农村文艺阵地,作为他复辟资本主义的温床这个反革命目的。我们贫下中农决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我们一定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文艺领域里的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用毛泽东思想这个强大的思想武器,打倒封、资、修的文艺,清除旧时代的意识形态,建立无产阶级的新文艺,用毛泽东思想把农村文艺阵地牢固地占领下来,改造过来,使农村文艺阵地真正成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的一个重要战场。

依靠贫下中农去占领

依靠谁去占领农村文艺阵地?这是文权落到哪个阶级手里,由哪个阶级实行专政的问题。

在农村中,无产阶级专政只有依靠贫农、下中农才能实现。依靠贫下中农,这是党在农村工作中长期坚持的阶级路线和群众路线,也是党在农村文艺斗争中必须坚持的阶级路线和群众路线。

周扬为了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一贯仇视我们贫下中农,不许我们登上文艺舞台。他污蔑我们贫下中农没有文化,不能表现自己。公然提出“在农村的业余群众文艺队伍中,主要是依靠民间艺人”。他篡改党的依靠贫下中农的阶级路线,甚至明目张胆地叫嚷:“劳动人民表现自己,要依靠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里的一少部分人。”

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你是资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无产阶级而歌颂资产阶级;你是无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资产阶级而歌颂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二者必居其一。”非常明显,周扬要依靠那些旧“民间艺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占领农村文艺阵地,绝对不是为了什么“表现劳动人民”,相反,是要对我们贫下中农进行歪曲和丑化;是要对我们贫下中农进行思想毒害和精神统治;是要继续推行他的资产阶级文化专制主义。周扬之流不是公开叫嚷过要把“贫农、工人、党员”“当作批判的对象”吗?象周扬这样的人怎么会真实地表现我们劳动人民呢?真正表现我们劳动人民的文艺是有的,这就是我们敬爱的江青同志所亲手培育的革命样板戏。在工农兵登上文艺舞台的今天,那些封、资、修的毒草文艺,只能锄掉用来肥田。

农村两条文艺路线斗争的实践证明,无产阶级要占领农村文艺阵地,实现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必须按照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依靠我们贫下中农,而决不能按照周扬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去依靠什么“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民间艺人”等等。我们贫下中农最热爱毛主席,最听共产党的领导,是无产阶级最可靠的同盟者。在民主革命时期,我们是“打倒封建势力的先锋”,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是在农村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主力军。毛主席说:“没有贫农,便没有革命。”在农村的政治革命、经济革命中是这样,在农村文艺革命中也是这样。在今天的农村文艺革命中,如果不依靠我们贫下中农,而按照周扬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去依靠封建阶级、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那实际上就是依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依了他们,我们贫下中农不仅要丧失文权,而且要丧失政权,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依了他们,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

毛主席教导我们:“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者——贫下中农管理学校。”这是毛主席对我们贫下中农最大的信任,最大的关怀,最大的鼓舞。我们一定要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把农村文艺阵地牢固地占领下来,让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农村文艺阵地上高高飘扬,永远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