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科大学一定要搞革命大批判

上海革命大批判写作小组 (1970.01.15)

各条战线都要搞革命大批判,文科大学尤其必须搞革命大批判。

毛主席教导我们:学生“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毛主席还说过:文科要把整个社会作为自己的工厂。社会是阶级斗争的社会,以社会为工厂,也就是要把文科与社会的阶级斗争紧密联系起来,与批判资产阶级紧密联系起来。所以,革命大批判既是社会主义文科大学的基本任务,又是当前改造旧文科大学迫切的战斗任务。不仅应该批判社会上的资产阶级,还应该把革命大批判深入到文科各个学科,批判哲学、历史学、文学、政治经济学、新闻学、教育学等领域内的反动的资产阶级思想体系。只有这样,旧的文科大学才能在批判中获得新生。

但是,目前在文科大学中还有那么很少数人,自己不搞革命大批判,又阻碍别人搞革命大批判。他们遥望亿万工农兵在伟大的斗、批、改运动中的紧张战斗,耳听革命大批判汹涌澎湃的涛声,却制造着种种消极的议论。什么“搞革命大批判就不正规”啦,什么“报刊上的大批判文章与我们的专业无关”啦,等等。讲来讲去,无非是说,我这个文科大学是神圣而又神圣、正规而又正规的“经院”,象大批判这些事儿,同我们这些专业“院士”无关,还是让工农兵去搞搞吧!

文科大学究竟是“闭门读书”的幽雅场所,还是学习和实践毛泽东思想、批判资产阶级的战斗阵地?这个有关文科大学教育革命的方向问题,不可不辩论清楚。

有一种议论说:“搞革命大批判就不正规。”什么叫“正规”?《共产党宣言》早就宣告:无产阶级如果不把资产阶级用以压迫无产阶级的那些旧上层建筑推翻,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无产阶级在文科大学里是可以挺胸,能够抬头了,但是,真正巩固地占领它,用毛泽东思想把它改造过来,还需要艰苦奋斗。所谓“正规”,无非要恢复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的老样子,把课程表排得满满的,教师满堂灌,学生埋头抄,资产阶级思想可以在学校里自由泛滥。这样的“正规”文科,根本不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无产阶级办它干什么呢!

“我们要探索,所以没有时间搞大批判。”这至少是一种糊涂观点。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路线、方针、政策、方法,毛主席已经作了明确的规定,这方面不需要你再去“探索”什么。如果是讲如何认真执行和在实践中总结具体经验,那其中有一条不可缺少的,就是搞革命大批判。文科大学是干什么的?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但是我们中的许多人,他们学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是直接违反马克思主义的。”他们不懂得理论必须联系实际。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为的是去解决实际问题,去搞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去批判资产阶级。学和用是统一的。文科大学决无例外地必须贯彻执行林副主席指出的基本原则:“学习毛主席著作,要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在‘用’字上狠下功夫。”课堂上讲,书本上念,只是文科大学教学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是在使用中学,在斗争中学,在革命大批判中学。

当然,我们不是一般地反对上课。将来新的文科大学也要上一些课,也需要编一些教材。但是,这一切都必须结合革命大批判。不搞好革命大批判,那是既上不好课,也编不好教材的。有的人不搞革命大批判,却也编了教材,办法是:剪刀加浆糊,厚本变薄本,错误观点却原封未动,或者故意避开对重大问题的分析批判。尤有甚者,不务正业,到处搞小道消息,东拼西凑,私印私卖,谬误百出,自欺欺人,还会被一小撮阶级敌人所利用,这实际上是想搞资产阶级曾经梦想过的“同人出版社”。你要讲现代文学史,不批判周扬、夏衍、田汉、阳翰笙等等,就根本讲不清什么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什么是刘少奇的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不管你讲哲学、历史和经济,你不能批倒这一学科的资产阶级思想体系,你就讲不好这一门课,编不好这一门课程的教材。

文科大学是培养宣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革命队伍的,是培养在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无产阶级战士的。怎样才能形成这支队伍呢?依靠那种密封罐头式的旧课堂行吗?不行。阶级斗争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无产阶级的队伍是在阶级斗争中形成的,也只能在阶级斗争中形成。离开了阶级斗争,离开了革命大批判,也就形成不了有战斗力的无产阶级队伍。我们需要一支队伍,是为了批判资产阶级,为了战斗。不打仗,难道把它当作仪仗队!单单依靠课堂灌,能造就出这样的队伍来吗?在考卷上能够一字不错地背诵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而碰上一本资产阶级的小说便会中毒、便要打败仗的人,决不是无产阶级战士。我们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看他究竟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还是为资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剥削阶级服务,这就要看究竟是能在思想文化战线上打败资产阶级的进攻,还是被资产阶级所打败。文科大学不搞革命大批判,就是不培养无产阶级的战士,而去培养资产阶级的“院士”。

要坚决破掉“大学”的旧概念。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江青同志亲自培育革命样板戏的过程中带出来的一支革命文艺队伍,就是在剧烈的阶级斗争中,在结合艺术实践深入地、持久地开展革命大批判的过程中,包括对反革命修正主义黑线的批判、对洋框框、老框框的批判、对古今中外一批作品用毛泽东思想进行细致的科学的批判过程中,得到改造、锻炼和提高的。这种批判,既是尖锐的阶级斗争,又是很好的学习和自我改造,也包括从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出发的分析批判和借鉴。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通过革命大批判和其他革命实践,从工农兵群众中涌现出来的革命舆论人材,又何止几千个、几万个!强调“正规化”的人,最反对把文科办成写作组。然而,成千成万的工农兵写作组在批判资产阶级的斗争中发挥了主力军作用,并为文科教育革命提供了一个方面的宝贵的经验,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为什么一提起无产阶级的新生事物就火冒三丈呢?难道还不需要从思想深处挖一挖吗?

有很少数叫嚷“正规化”最起劲的人,往往就是十分留恋旧文科大学书院生活的人。他们过去一不会生产劳动,二不能辨别香花毒草,三不做调查研究。你说他们一点本领没有吧,那也冤枉,他们能够在课堂上捧讲稿,念讲稿;你嫌他讲稿的纸头发黄,他却觉得是越陈越香!他们的这点“本领”我们也要一批二用,但还是希望这些人放下架子,老老实实到群众中去,向工农兵学习,认真改造自己的思想,从头学起,彻底清算旧文科大学的一切资产阶级毒害,这样才有可能为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情。如果还想搬出旧文科大学的那套“正规化”,必定此路不通。

“报刊上的大批判文章与我们的专业无关。”不错,旧文科是分了很多系科的,有哲学、历史、文学、经济、新闻、教育,等等。即使在一个系科里,也还可以一分再分。拿搞中国历史的来说,可以分成搞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的,搞古代史的还可以分成搞先秦史的、秦汉史的。中国历史那么长,总可以分成一段一段的。有这样一位教授,他是搞先秦史的,但是先秦的历史他也不全懂,他只懂殷商这一段;殷商这一段他也不全懂,他只知道甲骨文;甲骨文他也不全懂,他只知道全国有多少片甲骨文,哪几片藏在什么地方。这样钻在牛角尖里面的“专家”,对人民对国家到底有多少好处呢?是的,还有那么一点用处,就是可以查乌龟壳藏在什么地方,但这决不是我们无产阶级教育的方向。

你强调专业分工,但是阶级斗争、资产阶级思想的进攻,是从来不按专业区分的。最近,就有一个地方,跳出来那么一个煤气公司的技术员,为上海资产阶级翻案,他就不管你专业不专业这一套,照样“破门而出”,用文学的形式来向无产阶级进攻。为什么无产阶级批判资产阶级倒反而要受专业分工的限制了呢?要说专业分工,工农兵群众又属于什么专业呢?但是在革命大批判中,他们起着主力军的作用。当然,搞好本科的革命大批判也是需要的。各个专业中都有一个如何用毛泽东思想批判资产阶级世界观、改造旧课程的任务。但是,这并不是说大批判只能限于专业之中。对于无产阶级战士来说,革命是第一位的,批判资产阶级是第一位的;专业分工是第二位的。枪声就是命令。难道能说资产阶级进攻不在我这个专业范围以内,就可以高高地塞起枕头来睡大觉了吗?

我们承认要有适当的专业分工,但反对专业分工过细,尤其反对把专业分工看作高于一切。其实,把文科分工分得那么细、那么死,是资产阶级形而上学的把戏,是想用分工来限制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使青年人的思想片面化。实践证明,科学的发展,各个专业都是互相关联着的,文科尤其如此。在革命大批判中,片面强调专业分工,不是为加强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伟大目标协同作战,那就不能达到集中优势兵力把敌人聚而歼之的目的。

“领导意图不明确,任务不明确。”领导意图要怎样才算“明确”呢?伟大领袖毛主席历来教导我们必须重视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斗争。在中共中央发布的《通知》中,毛主席早就为我们规定了明确的战斗任务:“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进行了剧烈的斗争,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对资产阶级反动思想进行“彻底批判”这个任务究竟是否完成了呢?就文艺战线来说,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在文艺界的代表人物、当年鲁迅曾经批判过的周扬、夏衍、田汉、阳翰笙这“四条汉子”,我们究竟是否批判透了呢?还没有。这不是“任务”吗?可见,问题根本不在领导意图是否明确,而是真想搞革命大批判还是假想搞革命大批判的问题。

“反正我要走了,还搞什么大批判!”说走是假,闹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是真。吃工农兵的饭已经那么久了,总应当为工农兵多少做一点有益的事。走了就可以不搞革命大批判了吗?就可以逃避资产阶级世界观的改造了吗?那是不行的。不管你是到工厂还是到农村,调换三百六十行,也还是要参加革命大批判,也还是存在一个世界观的改造问题。“请君莫奏前朝曲”,腐朽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在社会主义社会是没有前途的。

文科大学的革命大批判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必须充分发动群众。有条件的地方,还可以同工人、贫下中农一起搞。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要坚定地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工人宣传队要在学校中长期留下去,参加学校中全部斗、批、改任务,并且永远领导学校。”为了完成这个伟大历史任务,工宣队应当了解思想文化战线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思想文化战线的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是极其尖锐、复杂的,但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工人阶级和革命知识分子,一定能够在革命大批判的风浪中锻炼自己,提高自己,既敢于斗争,又善于斗争。让我们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革命力量,深入开展革命大批判,为把文科大学真正改造成为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而努力战斗吧!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年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