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羞布下的豺狼本相——批判大叛徒刘少奇关于文艺问题的一次谈话

冀师文 任文宣 (1969.09.03)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十二日,伟大领袖毛主席针对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在文艺界的反动统治,一针见血地指出:“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在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许多共产党人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岂非咄咄怪事。”

毛主席的批示,严厉地批判了刘少奇一伙在文艺部门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的罪行,揭露了他们挂着“共产党人”招牌,干着复辟资本主义勾当的反革命面目。锋芒所向,直指以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他们对毛主席的批示恨得要命,怕得要死,严加封锁,疯狂对抗,搞了一连串紧张的阴谋活动。刘少奇继一九六四年一月三日“文艺工作座谈会”之后,紧接着又在四月十九日关于文艺问题的一次谈话里,更加嚣张地进行挣扎和反扑。他同毛主席的批示大唱反调,竭力掩盖文艺界存在的严重的阶级斗争,疯狂地反对和破坏正在蓬勃兴起的戏剧革命,继续为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争夺地盘,顽固地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坚持在文化领域里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在所谓“艺术水平”后面的真相

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光辉批示,无情地揭露了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控制的文艺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的事实。面对着毛主席的严正批判,刘少奇在“谈话”里,口头上不得不承认“中国文学艺术界问题很多”、“地方戏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那一套”、“话剧本来最适宜演现代戏了,但他们还是以演外国的、古代的为好”等等。然而,“洋人”、“死人”占领舞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到处泛滥的罪恶根源究意在哪里呢?刘少奇在这次谈话里却颠倒是非地叫嚷:“中国古代封建文化发展得比其他国家高,中国资本主义的、我们叫新民主主义时代的音乐、小说、诗歌、戏剧,在艺术水平上讲,不如封建时期的高,现在写的小说、剧本也常常不如封建时期的好,所以演戏就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因为“艺术水平”高,演戏就要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这是哪个阶级的“艺术水平”,不是很清楚了吗?毛主席一九六二年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就曾尖锐地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刘少奇之流哪里是要什么“艺术水平”,分明是为了反革命的政治需要。建国以来,就是这个大叛徒刘少奇,起劲地抓意识形态,抓上层建筑,抓文学艺术,向无产阶级进行疯狂的反革命专政。同样,也是这个大叛徒刘少奇,一贯为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反动文艺摇旗呐喊,大开绿灯。

事实俱在,罪证如山。早在一九四九年,刘少奇就公然对抗毛主席“必须学会在城市中向帝国主义者、国民党、资产阶级作政治斗争、经济斗争和文化斗争”的伟大指示,叫嚷什么“宣传封建,不怕。几十年了,我们不是胜利了?和尚尼姑都不禁了,还禁戏?”

这就说明“宣传封建”以及宣传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毒素,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十多年来,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凡是广大革命人民所唾弃的肮脏东西,刘少奇及其一伙都大力扶持,大力宣扬。他极力吹捧卖国主义影片《清宫秘史》,把卖国主义说成“爱国主义”。他盛赞美化封建统治者下流淫荡生活、腐蚀人们灵魂的《游龙戏凤》,还硬要我们去“继承”。特别是对美化叛徒、宣扬叛徒哲学的《四郎探母》,刘少奇更是视若珍宝,多次为它大声喝彩:“《四郎探母》唱唱也不要紧嘛!唱了这么多年,不是唱出一个新中国吗?”这就是刘少奇的“艺术水平”!很明显,《四郎探母》所以被刘少奇看中,就是因为它美化了叛徒,宣扬了无耻的叛徒哲学。刘少奇所以一心要把杨四郎这具僵尸乔装打扮起来,目的就是为埋藏在党内的以他为首的叛徒集团涂脂抹粉。这是他招降纳叛、结党营私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组织路线和妄图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反革命政治路线在文艺上的反映。而腐朽透顶、淫荡下流的《游龙戏凤》之类,则是刘少奇一伙用来腐蚀人心的糖衣炮弹。

如果照刘少奇的因为“艺术水平”高才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戏的逻辑,在三年暂时经济困难时期出笼的大毒草《海瑞罢官》、《谢瑶环》和鬼戏《李慧娘》等,都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才炮制出来的,是“现在写的”,也应当是“不如封建时期的好”吧?为什么会在你们控制的舞台上大演特演呢?可见刘少奇的所谓“艺术水平”高,不过是一块贩卖地主、资产阶级黑货的盾牌。在这块盾牌后面,掩盖着他们利用文艺向无产阶级进攻的真相,掩盖着他们在文艺部门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的滔天罪行;在这块盾牌后面,藏着他们射向无产阶级的毒箭,藏着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狼子野心。说到底,你们要的是反动的艺术,反动的政治。在你们看来,对社会主义制度越是充满了仇恨的反动作品,“艺术水平”就越高;越是能为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的东西,“艺术水平”就越高!这才是“艺术水平”这块遮羞布下的豺狼本相。

为资产阶级争夺舞台的“百分比”

在毛主席光辉批示的指引下,在敬爱的江青同志的直接领导下,无产阶级首先在京剧、芭蕾舞、交响音乐这些被地主资产阶级看作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域发动了革命,创造出了一批光辉灿烂的革命样板戏。这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搏斗。

一贯宣扬什么“老戏很有教育意义,不要去改”的刘少奇,在无产阶级的强大反击面前,在这场短兵相接的搏斗中,妄想变换手法,混水摸鱼。他在“谈话”里说:“现在我们向他们提出要求,就是反映现代题材的要占压倒优势,要占作品的百分之八十。‘帝王将相’的也搞,但要少搞些。”

真是妙极了!几句招供就活画出这个叛徒、内奸、工贼冒充“革命”、实际上是假革命反革命的丑恶嘴脸,活画出他在无产阶级强大进攻面前,又要退却,又要抗拒,又惊惶万状,又贼心不死的狼狈相。

究竟是资产阶级占领舞台,还是无产阶级占领舞台?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丑恶形象占领舞台,还是工农兵的英雄形象占领舞台?是这场文艺革命的中心问题。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种前途,决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封、资、修文艺的保护伞刘少奇,忽然变换嘴脸,跳出来叫嚷“反映现代题材的要占压倒优势,要占作品的百分之八十”,似乎他要来为无产阶级争夺舞台了。事实果真是这样吗?不!这是一个骗局!“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我们不会忘记,在建国初期,刘少奇就叫嚣“反映现代生活不能勉强,芭蕾舞、外国歌剧不一定能反映”,“可表现现代生活的就演现代戏,不能表现现代生活的就演历史戏”。正是在刘少奇的庇护指使下,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清宫厉鬼在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舞台上称王称霸,横行无阻;而历史的创造者、国家的真正的主人翁——广大工农兵群众,则被排斥在文艺舞台之外。那时候,刘少奇一伙何等得意忘形!他们压根儿没想要规定什么“百分比”,压根儿没想要给革命现代戏留下那怕是一角的地位。他们张牙舞爪地要在文艺领域对无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我们也不会忘记,就在刘少奇发表这个谈话的三个月以前,即一九六四年一月,他们还在叫嚷什么“对历史戏,传统戏不要偏废”,一心想把革命样板戏扼杀在摇篮里。什么“压倒优势”也好,什么“百分之八十”也好,全是假的,只不过是他们在无产阶级的强大反击面前暂时退却的缓兵之计,妄图以此束缚革命人民的手脚,阻挡文艺革命的洪流,保护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等封、资、修孽种,以便稳住阵脚,“保护他们现在的生存,以利将来的发展”,一旦时机成熟,再向无产阶级进行反扑。“‘帝王将相’的也搞”,这才是刘少奇的真货!

他们拚命要争的是封、资、修反动文艺的“压倒优势”,直到独占舞台。他们争“百分之二十”的地盘,正是为了打开一个缺口,进而争百分之八十以至百分之百的地盘。毛主席早就指出:“资产阶级顽固派,在文化问题上,和他们在政权问题上一样”,“他们的出发点是资产阶级专制主义,在文化上就是资产阶级的文化专制主义”。“他们不愿工农在政治上抬头,也不愿工农在文化上抬头。”刘少奇一伙正是这样的资产阶级顽固派,他们规定的言不由衷的“百分比”的目的,就是要在舞台上顽固地实行资产阶级的文化专制主义,不让工农兵在舞台上抬头。

上层建筑是为经济基础服务的。作为我们时代的上层建筑之一的艺术部门,例如戏剧,必须适应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服务。而刘少奇所鼓吹的封、资、修的历史戏,则是为地主资产阶级服务的,这种陈腐的垃圾,在舞台上不管占百分之八十也好,占百分之二十也好,都是破坏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都是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都在必须彻底扫除之列。我们的革命样板戏,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的无产阶级文艺的光辉典范。我们要的是这样的新型无产阶级文艺统治舞台。无产阶级决不以所谓“百分之八十”为满足,而是要全面地占领文艺舞台,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把封、资、修的腐朽文艺统统赶下台去,统统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彻底粉碎刘少奇一伙破坏文艺革命的罪恶阴谋

为了破坏文艺革命,阻挡工农兵英雄形象占领文艺舞台的雄伟步伐,刘少奇挖空心思,又提出了两个“问题”:“现在要他们演现代戏,碰到的问题:一个没剧本,一个不会演。”

在刘少奇一伙长期统治下的文艺界,为什么演革命现代戏“一个没剧本,一个不会演”?答案只有一个:就是由于刘少奇一伙的反革命文艺黑线专了我们的政。建国十几年来,你们搞了很多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东西,在整个文艺界,大谈大演“名”“洋”“古”,充满了厚古薄今、崇洋非中、厚死薄生的恶浊空气。这些难道不是因为你们在文艺界复辟资本主义、推行反革命的资产阶级专政的结果,而是因为现代戏“没剧本”“不会演”吗?这完全是混淆黑白的诡辩!当时,在毛主席光辉批示的号召下,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先锋战士们,在江青同志的率领下,正在开始冲破文艺黑线的统治,披荆斩棘,艰苦奋战,努力创造革命样板戏,无产阶级的革命样板戏已经陆续诞生。刘少奇还胡说什么演现代戏“没剧本”、“不会演”,其用心何等恶毒。难道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优秀样板戏不是现代“剧本”吗?难道那些塑造了工农兵英雄形象的革命文艺战士“不会演”、“演不象”吗?刘少奇一伙究竟要什么样的“剧本”?怎样才叫“演得象”?要“象”谁?刘少奇的这种叫嚣的目的,就是妄想一笔抹杀刚刚诞生的革命样板戏。刘少奇这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的总头目,对无产阶级的革命现代戏是这样的仇恨和粗暴:你创作,他拚命地压,拚命地砍,然后又诬蔑你“没剧本”;你演出,他拚命限制,不让你演,然后反咬一口说你“不会演”;压不垮,砍不掉,他还想方设法从各方面进行破坏。他们要的“剧本”,不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文艺,而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修正主义文艺;刘少奇所谓的“演得象”,并不是“象”真正的工农兵,而是象地主资产阶级,象牛鬼蛇神。

一方面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争地盘,一方面从阴沟里吹妖风,制造种种借口,使出种种手段,企图破坏革命的现代戏,这就是大叛徒刘少奇对抗以京剧革命为突破口的文艺革命,对抗毛主席的文艺批示的种种谬论的反动实质。

今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连同他狂热鼓吹的那些毒草,正在受到广大革命群众的深入批判。但是,正如林副主席在“九大”报告中指出的:“一切革命的同志必须清醒地看到:思想政治领域中的阶级斗争是决不会停止的。决不因为我们夺了权,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就消失了。”一条黑线搞掉了,还会出现新的黑线。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艺术,还会改头换面,穿着工农兵的服装,偷运地主资产阶级的私货,向无产阶级继续发射糖衣炮弹。我们必须继续斗争,必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深入持久地开展革命大批判,彻底肃清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余毒,实行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文化领域中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让毛泽东思想永远占领文化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