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陕西省歌舞剧院宣传队带领革命文艺工作者深入学习两条路线斗争史

驻陕西省歌舞剧院宣传队带领革命文艺工作者深入学习两条路线斗争史

抓紧革命大批判 搞好文艺战线斗批改

(1969.08.28)

本报讯 驻陕西省歌舞剧院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领导剧院斗、批、改运动中,组织广大文艺工作者,结合实际,深入学习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史,持续开展革命大批判,大大提高了文艺工作者决心把社会主义文艺革命进行到底的自觉性,使全院斗、批、改出现了蓬蓬勃勃发展的新局面。

抓紧革命大批判

陕西省歌舞剧院,最早是战斗在老根据地陕甘宁边区的文工团。一九四○年建团后,特别是在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以后,这个团的绝大多数文艺工作者,遵照毛主席指引的正确方向,走上同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作出了一定的成绩。但是,一九四九年六月,文工团由边区到大城市,从窑洞搬进楼房后,在大叛徒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影响下,使剧院变成了为资本主义复辟作舆论准备的工具。

去年八月,在毛主席关于“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伟大号召下,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了这个剧院,领导全院革命文艺工作者落实毛主席的各项无产阶级政策,建立了革命三结合的权力机构。随着斗、批、改运动的深入,有些文艺工作者却产生了“文艺黑线摧垮了,领导权问题已经解决了,可以松口气了”的想法。宣传队分析了这种活思想,认为这实际上是“阶级斗争熄灭论”的表现,是把社会主义文艺革命进行到底的大敌。

于是,宣传队组织全院革命文艺工作者,掀起了一个既轰轰烈烈、又扎扎实实的以学习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史,狠批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为主要内容的大批判高潮。革命文艺工作者认真学习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关于文学艺术的两个批示以及《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等重要文章;大摆本单位二十几年来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的表现;大批“阶级斗争熄灭论”。许多文艺工作者认真地总结了过去一看(封、资、修)二追(三名三高)三学(斯坦尼)四变(变成了文艺黑线的俘虏)的历史教训,控诉了文艺黑线对自己的毒害,深挖了自己头脑中的资产阶级“私”字,自觉地肃清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流毒。

通过学习两条路线斗争史,通过对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批判,大大加深了文艺工作者对毛主席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阶级感情,对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无比仇恨。大家认识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挖出了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并不等于肃清了它的影响;如果对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认识不足,就会丧失警惕,就可能被修正主义钻空子。许多文艺工作者还自觉地进行“三忆、三比、三查”:忆旧社会的苦,比新社会的甜,查自己的忘本思想;忆文艺黑线对自己的毒害,比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无比英明,查自己对毛主席的态度;忆党对自己的培养,比自己对人民的贡献,查为工农兵服务的态度。从而提高了阶级斗争、两条路线斗争觉悟和继续革命的自觉性。

把毒草化为肥料

在剧院广大革命文艺工作者深入学习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史的过程中,一小撮阶级敌人千方百计进行破坏,他们散布什么:“宣传队是实现政治领导,至于‘嘟来咪’,宣传队不用管,也管不了。”这是极容易迷惑人的一种资产阶级论调。针对这种反动论调,宣传队组织广大文艺工作者,反复学习毛主席的伟大教导:“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为艺术的艺术,超阶级的艺术,和政治并行或互相独立的艺术,实际上是不存在的。”通过学习,提高了文艺工作者识别毒草的能力。革命文艺工作者提高了认识后,纷纷起来口诛笔伐资产阶级反动谬论。有的说:“这种谬论是一九五七年资产阶级右派叫嚣的‘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翻版。”有的说:“嘟来咪”里有政治,有阶级斗争。对于贩卖封、资、修黑货的那套“嘟来咪”,工人阶级坚决反对,要彻底批臭;对于为工农兵服务的“嘟来咪”,工人阶级最懂得,最有发言权,只能由工人阶级来领导。通过大批判,大家更进一步认识到,文艺革命要继续,要把资产阶级的反动谬论批深批透,肃清影响,化毒草为肥料,这样才能彻底批臭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把文艺战线上的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这个剧院,在文化大革命前,编演了不少毒草剧目。宣传队带领革命文艺工作者,以剧院的毒草戏为活材料,向资产阶级、向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发动了猛攻,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大批判。在宣传队的帮助下,这个剧院的革命文艺工作者,揭露批判了资产阶级的毒草。并且分析、批判了刚从前门把僵尸魔鬼、才子佳人轰走,不久他们又从后门化装钻进来的现象。对这些化了装的毒草,广大革命文艺工作者加以充分揭露,批得更臭。从而,把剧院的斗、批、改推向了深入发展。

活生生的现实,教育了广大文艺工作者,使他们深刻体会到,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的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必须提高警惕,增强斗志,及时给予资产阶级思想的反扑和文艺黑线的回潮以迎头痛击,才能牢牢掌握住斗争的主动权。

要演革命戏 先做革命人

驻陕西省歌舞剧院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在组织革命文艺工作者学习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史,深入开展革命大批判的同时,还引导他们联系个人的经历,控诉文艺黑线对自己的毒害,自觉地肃清文艺黑线在自己身上的流毒,自觉地改造资产阶级世界观,树立“要演革命戏,先做革命人”的思想。

这个剧院有一个创作干部,一九四二年在延安参加部队文艺工作。在部队文工团时,他想的是为工农兵服务,走的是同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编演的是歌颂工农兵的节目。一九四九年,他脚穿草鞋、手提二胡、肩挎背包进了城。在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毒害下,房子越住越大,薪水越拿越高,整天钻在“头晒不到太阳,脚沾不到泥巴”的高楼里,学习的是大、洋、古,接受的是封、资、修,他想的是“艺术至上”,追求的是成名成家,写了不少毒草剧目,犯了错误。在宣传队的帮助下,他通过学习文艺战线上的两条路线斗争史,通过参加革命大批判,提高了两条路线斗争觉悟,愤怒地控诉说:“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比蝎子还狠,比毒蛇还毒,它害得我背离了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离开了为工农兵服务的轨道。”他表示一定要彻底肃清文艺黑线的流毒,彻底改造世界观,重新走上为工农兵服务的光明大道。

这个剧院,由于多年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影响,也害了不少年轻的文艺工作者。有一个青年演员,在排练革命样板戏芭蕾舞剧《白毛女》时,只追求舞台艺术,没表达出旧社会贫下中农反抗地主阶级的革命精神。宣传队认为,在舞台上是表现自己,还是表现英雄人物,这里存在着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种世界观的激烈斗争。工农兵的形象能不能塑造好,首先要看演员阶级觉悟高不高,思想改造得好不好。于是,宣传队和这个演员一起认真学习毛主席的有关教导,狠批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宣传队的一位老工人还把她带到烈士陵园,用自己在旧社会大年除夕被地主赶出家门,从河南讨饭流浪来到陕西的苦难家史,启发她的阶级觉悟。这位演员提高了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觉悟后,泣不成声地说:“我出身在工人家庭,十二岁父母把我送进剧院。进院后,在大叛徒刘少奇的‘三名三高’毒害下,使我脱离了无产阶级,脱离了工农兵。爸爸给我讲家史,我嫌乏味;妈妈来看我,我嫌妈土气,竟然不领她进剧院。这次排演《白毛女》分配我当主角,又想追求名利。现在我明白了:要演革命戏,先做革命人。”她表示今后一定要老老实实地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永远沿着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