蚍蜉撼树谈何易

辛怀戈 (1968.08.05)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红卫兵 辛怀戈)

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是一朵闪烁着毛泽东思想光辉的鲜花。它以高度的思想水平和优秀的艺术创造,成功地描绘出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青年时代的光辉形象。这幅作品是我们红卫兵为了表达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用画笔写成的壮丽的史诗,用色彩谱成的雄伟的赞歌。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红卫兵刚刚登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舞台,就以大无畏的革命英雄气概,高举“对反动派造反有理”的大旗,大破“四旧”,大立“四新”,拿起笔做刀枪,向旧世界宣战。

在阶级斗争的暴风雨中,在和工农兵相结合的过程中,我们深深地体会到了广大工农兵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对中国赫鲁晓夫的无比仇恨。我们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在江青同志率领下,奋勇前进。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就是在同中国赫鲁晓夫所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反复斗争中诞生的。她的诞生是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伟大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油画的每一笔都饱蘸着广大工农兵群众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每一笔都凝聚着对中国赫鲁晓夫的强烈憎恨。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说出了工农兵群众的心里话。全国亿万革命人民,手捧着革命油画,瞻仰着毛主席的光辉形象,进一步激发起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深厚阶级感情。他们豪情满怀、喜泪盈眶,“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欢呼声,震天撼地。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好得很!好极了!

苍蝇怎懂得雄鹰的志向?我们的胜利就是敌人的失败!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的诞生,使国内外一小撮阶级敌人惊慌失措。在这群碰壁苍蝇的抽泣声中,苏修小丑叫得特别卖力。他们编造了种种无耻的鬼话,进行了种种恶毒的攻击,诬蔑我国广大工农兵群众对革命油画的高度评价,是什么“添枝加叶”,诬蔑全国亿万革命人民热烈欢呼革命油画,是什么“声嘶力竭”的“宣扬”。真是混账透顶!

什么“添枝加叶”!我国广大工农兵群众所以热爱这一幅革命油画,并给予她高度评价,就是因为她用艺术语言,集中地概括了亿万革命人民对毛主席无限热爱的思想感情。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好就好在她表达了革命人民对毛主席的热爱,好就好在她给予中国赫鲁晓夫致命的打击。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是中国工人运动的开拓者。毛主席亲手点燃了安源工人运动的革命火种,但是老机会主义者、大叛徒、大工贼中国赫鲁晓夫,却抱着篡党、篡国的罪恶目的,长期以来把自己打扮成工人运动的“领袖”。油画《毛主席去安源》象一颗重型炮弹,彻底掀倒了中国赫鲁晓夫的“功德碑”,撕碎了他的“老革命”的画皮。这幅革命油画,好就好在她把被颠倒了的安源工人运动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她大长了无产阶级的志气,大灭了帝修反的威风!

这幅革命油画,是对中国赫鲁晓夫的一次深刻有力的批判。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怪苏修这样卖劲地攻击我们。真是打在中国赫鲁晓夫身上,痛在苏修叛徒集团心上。我们由此更加看得清楚,中国赫鲁晓夫和苏修小丑完全是一丘之貉。

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刚刚诞生,就显示出了无产阶级新文艺的强大生命力和巨大的战斗作用。她犹如一棵茁壮的青松,郁郁葱葱,蓬勃旺盛,她的枝叶茂密得很哩!苏修小丑们,我们何止要添一枝、加一叶,我们红卫兵决心要让无产阶级新文艺的青松,长成茂密的大森林,不达此目的,决不罢休!我们坚信,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什么“声嘶力竭”的“宣扬”!苏修小丑疯狂攻击这幅革命油画,完全是出于他们的阶级本性,出于对毛泽东思想的刻骨仇恨。苏修叛徒,老实告诉你们:毛主席是革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毛泽东思想是照亮全世界革命人民胜利道路的灯塔。谁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谁就要碰得头破血流!我们红卫兵心最红、眼最亮,永远紧跟毛主席,永远忠于毛主席。歌颂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歌颂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毛主席,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也是历史赋予我们最崇高、最光荣的使命。

对于文化艺术,从来是不同阶级有不同的立场和观点的,我们无产阶级的艺术,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而一切剥削阶级,他们的艺术完全是为着剥削人民、欺骗人民、麻醉人民、奴役人民,一句话,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反动统治。

正告苏修叛徒: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对无产阶级的艺术指手划脚,你们在苏联国内大搞资本主义复辟。为了维护你们的资产阶级反动统治,你们早就把苏联的文学艺术变成了诲淫诲盗、宣扬叛徒哲学、鼓吹利己主义、散布种种修正主义毒素的腐蚀苏联人民的工具。你们为西方资产阶级最反动、最腐朽、最没落的艺术在苏联的泛滥,开了闸门。那些鼓吹苏美合作主宰世界、宣扬和平主义和战争恐怖,以及其他乌七八糟的“作品”,塞满了当今苏联的展览馆。难怪西方资产阶级称赞你们说:“苏联美术形式和手法多样化了”。“苏联正在西欧化的大道上前进”。苏修这伙无耻的叛徒们,你们该是何等地受宠若惊啊!

在今天的苏联,那些反映伟大的十月革命和苏维埃早期的革命绘画和优秀的艺术品,早已湮没了,有的被毁掉、有的被打入冷宫、有的被恣意歪曲和篡改,斯大林、斯维尔德洛夫、捷尔任斯基的光辉形象,从画布上被横暴地抹掉了。尤其可恨的是,苏修集团去年在莫斯科举办的一个所谓“纪念十月革命节”的摄影图片展览会里,竟然把伟大列宁光辉形象的照片同黄色照片摆在一起。这是对伟大革命导师列宁的莫大污辱,也是对苏联广大革命人民的污辱!看,苏修叛徒已经堕落到何等地步!

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苏联广大人民是绝对不能容忍勃列日涅夫、柯西金之流的卑鄙行径的,他们纷纷抗议苏修杂志刊登资产阶级低级下流的“作品”,谴责反动文人在报刊上无耻地吹捧裸体画。他们愤怒地说:“这就是青年为所欲为、放荡不羁、下流猥亵的根源!”是“不道德地腐蚀青年”,“可耻!”然而,勃列日涅夫、柯西金叛徒集团却破口大骂苏联广大人民是“无知之徒”,叫嚷:“要是不懂得,那么就别发表意见。”真是一副资产阶级贵族老爷的嘴脸!你们爱的是资产阶级的糜烂的生活方式,恨的是无产阶级革命和广大的劳动人民,这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苏修叛徒集团早已被惊天动地的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吓得魂不附体。你们大肆攻击过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赶下舞台的八个革命样板戏,今天你们又企图抹煞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的巨大政治影响和艺术上划时代的成就。马克思在嘲笑机会主义者普鲁东之流时曾经说过:当他们“感到自己论据空空洞洞,如此感到完全无力谈论这一切东西,以致突然忘形地恼怒起来……嚎叫,发疯发狂,肆口谩骂,指天画日,赌咒发誓,捶胸拍案”。真揭露得生动极了!形象极了!苏修叛徒们!你们今天不也正是这样丑态百出吗?

“蚍蜉撼树谈何易”。敌人越是咒骂和哀鸣,就越证明无产阶级文艺的战斗作用,越证明我们的道路是走对了。

林彪副主席指出:“毛泽东思想指引下的人民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革命不但是发展社会生产力的强大动力,而且也是发展文化艺术的强大动力。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的诞生预示着,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社会主义文化艺术空前繁荣的新时代即将到来!

我们红卫兵永远忠于毛主席,紧跟毛主席,坚定地走毛主席所指引的革命道路,苏修叛徒集团的攻击和诬蔑,都只不过是小丑跳梁而已!

展开《毛主席去安源》这幅光辉夺目的伟大历史画卷,毛主席顶天立地的伟大形象屹立在我们面前,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有如一轮红日,照亮了全球。

革命油画《毛主席去安源》表达了全国亿万革命人民的无限深情。她就是好极了!让我们更加热烈地欢呼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