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青年演员决心按照党的指引走革命化大道 立志做红色的京剧艺术接班人

京剧青年演员决心按照党的指引走革命化大道 立志做红色的京剧艺术接班人 在座谈会上表示:要深入生活,改造思想, 苦练基本功,演好革命现代戏

本报讯 (1964.07.19)

本报讯 最近,参加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的部分青年演员,就京剧演革命的现代戏问题举行了座谈。座谈会上,大家一致表示要按照党指引的方向,高举京剧革命的大旗,做红色的京剧艺术接班人。座谈会上,许多青年演员都结合自己的亲身感受,谈到要做红色的京剧艺术接班人,必须从改造思想、深入生活与苦练基本功做起。

北京实验京剧团青年演员马永安说:“我们剧团的演员都是从北京市戏曲学校毕业出来的学生。过去学习了很多的传统戏。在老师们精心的教育下,我们学的传统戏一般说都是内容比较好,艺术质量比较高的。可是观众多半是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有时戏码安排得很硬,上座率总不太好。这个问题我一直不明白。自从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以来,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这一来可把我心中的扣子解开了,明白了这个道理:就是你演的戏合不合乎今天观众的要求?合乎了观众的要求,就会受到欢迎,否则人家就是不看,不欢迎。当然,这次大演京剧现代戏,还仅仅是开始。重要的是我们要不断地实践,努力演好工农兵,表现出他们的思想感情来。”

哈尔滨市京剧团青年演员张春鸣说:“过去我认为京剧更适于演传统戏,还以为只要是给工农兵演了戏,就算是为工农兵服务了。由于党的不断教育,再通过这次京剧现代戏的观摩演出,我才认识到京剧改革不仅在国内具有重大意义,而且具有国际意义;认识到京剧必须演革命的现代戏,才能更好地为工农兵服务。观摩演出的成功,证明京剧不是勉强可以演现代戏,而是只有演现代戏才有广阔的发展前途。”

江苏省京剧团演员黄孝慈说:“我以前是演青衣的,常演些王宝钏一类的角色,弄得我平常在生活中也象王宝钏那样沉默寡言,不爱多说话。我学《贵妃醉酒》这出戏的时候,为了培养角色的感情,我就尽量读一些描绘宫廷生活的书,我越读这些书,精神就越委靡不振。这次我为了演好《耕耘初记》中梁志耘这一角色,认真地读了《中国青年》等报刊,学习了董加耕、邢燕子等人的先进事迹,又下了几次乡,与农民有了较多的接触,我的思想感情就起了变化。京剧演现代戏,确实是文化战线上的一个伟大的革命,不仅挽救了京剧这一剧种,也挽救了我们京剧演员。”

中国京剧院的青年演员刘琪说:“我们这一代青年演员,没吃过旧社会艺人的苦,不知道幸福得来不容易,因此,特别需要到工农兵生活中去学习、锻炼,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改造成为一个具有工农兵思想感情的京剧工作者。”

武汉市京剧团青年演员王婉华和哈尔滨市京剧团的张春鸣都谈到深入工农兵生活不但对演员改造思想很重要,同时对艺术创作来说也是不可缺少的。在《柯山红日》一剧中扮演解放军卫生员黄英的王婉华说:“在传统戏中我是演花旦的,过去演过穆桂英、梁红玉等人物,这些人物虽是女中英豪,但她们的思想品质与黄英有本质的区别。这些人物的感情、语言,所穿的服装,所用的道具,与今天的共产党员的言语和行动都相距很远。如果将表演这些人物的程式、技巧生硬地套在黄英身上,必然会损害这一英雄人物的形象。几年来,领导上给了我多次接触工农兵的机会,对我的思想改造和艺术实践起了很大的作用。现在我一演起黄英来,就想尽量把农民痛恨地主的感情注入到她痛恨奴隶主的行动中来,我还力求把这个人物塑造得‘象’我们今天的英雄的解放军,而不是历史上的梁红玉。”

张春鸣在《革命自有后来人》一剧中扮演日本宪兵队长鸠山,他说:“演反面人物也需要深入生活。我在东北访问过被日本军国主义者迫害过的工人,他们的回忆,引起了我的阶级仇恨,使我不但在生活中更加明确要爱什么人,恨什么人,而且在舞台上表演时,立足点也更加清楚了。我一定要很好地到工厂中去,到农村中去,彻底改造自己的思想感情。”

云南京剧团梁建国说:“没有生活,没有工农兵的思想感情,没有自我改造的决心,演任何一个角色都是不会成功的。过去我也演过一些工农兵角色,但都不象剧本所要求的人物,只是我自己在台上唱戏。通过这次观摩演出,我才明白了所以演得不象的原因在哪里。以后我一定请求到工农兵当中去,一定要改造自己的思想,真正地培养起工农兵的思想感情,争取做到演一个角色象一个角色。”

座谈会上青年演员们还谈到,要做好红色的京剧艺术接班人,必须在深入生活、改造思想的同时,勤学苦练京剧的基本功。大家认为:演现代戏,更需要唱、念、做、打的功夫,这些功夫缺一不可。功夫扎实的,基础深的,才能从传统出发,有所突破,有所创造;才能演出既是革命的现代戏,又是优秀的京剧来。他们表示,一定要很好地刻苦钻研,勤学苦练,演好革命的现代戏,作革命的京剧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