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页
前页
目录


十七、爱,是不能忘记的







  曼殊的心理轨迹带有很大的随意性,同样,他的行动轨迹亦带有很大的随意性。这种随意性,久而久之,几乎成了他生活的一种惯性,他有时候故意的东游西荡,不事安居,在四处飘流浪迹的生涯中,他似乎能体味出一种独特的人生快意。有时候,他故意将自己变成一片树叶,任情绪之风吹拂着,仿佛飘落到哪里,哪里便成了归宿……
  差不多就是这种意识支配着他,他又回到了香港。可是当他看着那来往如梭的人流,川流不息的车潮以及闪闪烁烁的万家灯火时,他忽然感一阵茫然:他不知此时此刻该寄身在哪里?是去《中国日报》?还是……这个念头一闪现出来,他便有些沮丧,几乎又想起欲刺康有为那件事来,于是又踽踽地向前走着。
  在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偶然瞥了一眼路标牌,上面印着“近水路”三字。这一下,使他想起了早年曾教他英语的西班牙籍牧师——庄湘老师。上次来港时,就听说他移居到这里,此时此刻,何不去拜谒一下他。
  其实,这些年来,每每夜阑人静之时,他都情不自禁地思念着他的老师及他老师的女儿——雪鸿。他晓得,在他和他们之间似乎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联系,那种联系,绝非语言所能描摹清楚的。它有点像一根敏锐的琴弦,只要稍一触碰,就会发出鸣响,几乎能震出他心灵的血液,几乎能震出他眼中的泪水。因此上次来港,他是凭着非凡的克制力才克制了自己心灵的冲动,而没有去看老师、师妹。
  然而,人的克制力毕竟是有限的,这就像被压缩起来的弹簧一样,如果压缩到了极点,只要稍一放松,那迸发出来的力量,是无法遏制的,是不可阻挡的。按着弗氏的理论是否可以这样讲,曼殊从离开荒野破庙的第一分钟开始,潜意识里就有拜谒庄湘及师妹的欲望,只是看到“近水路”三字,潜意识忽然得到了升华,变成了清晰的意识。
  他诚恳地询问了几个路人,几乎没费什么周折,就找到了庄湘牧师的家。他按了按门铃,须臾间门便开了,走出来的正是庄湘牧师。虽然有几年没有见面了,但曼殊一眼便认出了他:他面颊还是那么红润,目光还是那么和善,衣着还是那么肃穆,胸前的十字架还是那么端正。所不同的是,金黄色的头发略略有些稀疏,鬓角处稍微有点花白。还未待曼殊开口,庄湘就极其有礼貌地问:
  “先生,你要找谁?”
  “怎么?”曼殊一愣:“老师认不出我了?”
  “你?”庄湘的眸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曼殊,略略思索了一下:“你是……”
  “老师,我是你的学生啊!”
  “学生?”
  “是啊,我是你的学生三郎!”
  “三郎!”庄湘这时刚认出了曼殊,立刻便激动起来:“孩子,我是老了,你若不说明,我是无论如何也认不出来了。快过来,让我看看!”他连忙拉过曼殊,重新打量起来,看着看着,嘴角便露出了笑意,眼睛便也有泪花闪烁出来,连连说:
  “孩子,你长大了,长大了!”
  “老师,你可好?”
  “好啊好。孩子快进屋吧!”
  庄湘把曼殊让进屋里,给他泡了一杯咖啡,然后又非常兴奋地说:“孩子,你能回来,我真高兴啊!这就说明你还没有忘了我们。”
  “老师,我不会忘记你们的。”
  “是啊,我们在一起那段时光是令人难忘的,那是多么有意思啊!多么值得回味啊!你当时只有这么高,我女儿雪鸿也这么高,你们俩个整天……”牧师说到此哈哈大笑起来。
  曼殊的脸忽地一下便红了,连忙喝了口咖啡,眼睛直视着自己的脚尖,羞涩地问:“雪鸿师妹呐?”
  “她呀!”牧师依旧笑着:“她去女子学校上晚自习去了,一会儿就能回来。”
  “师妹学业怎样?”
  “学得还好!”牧师说到这里,眨动了一下眼睛,问道:
  “孩子,你这些年怎么样?”
  “怎么说呐?”曼殊苦笑一下。
  “当然照实说啦!”。
  随后,曼殊就把这些年的经历从头到尾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牧师听后,眉头便紧锁起来,他又觑了一下曼殊,摸了摸胸前的十字架,说:“孩子,你这样做可是不好的,主是不会高兴的。你既然入了教,就要相信主啊!”天真的庄湘并不了解中国的佛教,他以为佛教和他所信奉的基督教没有什么差别呢。“主曾说过,人活着马虎不得,一切事情都需认真去做,只有这样,死后灵魂才能进入天国,才能来到主的身旁,否则……”牧师停顿一下,缓缓嘘了一口气:“听你方才所说,你的生活是在飘泊中渡过的,就像水中的浮萍。那怎么行呐,孩子,人活着,也像其它植物一样,要有根呐,只有根子扎在土里,才能活得坚实。否则……
  曼殊从内心深处感激他的人生教化,只是这种教化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老师,人活着需要有根呐,可是我的根能扎在哪里呐,因为我生活在岩石的世界里,生活在是冰川的世界里。”
  “岩石、冰川?”牧师自语了一声,随后说道:“岩石的缝隙处不也能长出草木么!冰川上不也能长出雪莲么!”
  “老师你说得不错,但不是所有的岩石缝中都能长出草木,所有的冰川之上都能长出雪莲。”
  “孩子,你的思想未免太灰颓了吧。你现在这么年轻,这么聪明,将来的路还很长啊!你就不渴望充满阳光、布满鲜花的生活么!其实孩子,只要你一转念,这一切你都会得到的。”
  “老师,我何曾不想得到!但是我清楚得很,世界上很多美好的东西,比如鲜花、阳光,比如幸福、快乐,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获得的,它只属于应该获得它的人。可是像我……
  哼哼!”说到此,他自嘲地笑了。
  “孩子,你……你怎么能有这么怪异的想法呐,你的灵魂一定是被魔鬼缠住了。”牧师显出焦急的样子:“你的这些想法,是违背主的意志啊。孩子,快把这些邪疑的想法抛到脑后吧,让你的灵魂从魔鬼那里挣脱出来。你只有挣脱出来,才能回到主的身旁,你的灵魂,才能安静。孩子,主是宽容的,主是无私的,快些来吧!”牧师的声音愈发低沉了,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每个字都带着无限的虔诚和神圣。
  曼殊的心即刻怦然跳动起来,觉得周身的热血都仿佛加快了流速。他连忙呷了一口咖啡,似乎还要说什么,这时只听一声门响,跟着走廊便响起咯噔咯噔的脚步声。
  “谁呀?”牧师问:“是雪鸿吧?”
  “是我爸爸,你今天怎么还没做祈祷去呐?”
  “雪鸿,你快进来!”牧师情绪似乎有了好转,冲着门外说:“你看看咱们家今天谁来了。”
  “谁呀?”这时雪鸿推开了房门。
  曼殊抬眼看去,不禁惊呆在那里。
  只见她面庞白嫩,微微透红,弯弯的眉毛下,一双碧蓝色的大眼睛像湖水一样清澈,她鼻梁高耸,鼻翅圆润,两弯湿润的红唇将一口白净的牙齿映衬得越发鲜亮。尤其她那一头披散开的金发,简直像锦缎一般,在她眉头处闪烁着光泽。
  “雪鸿!”曼殊惊喜地叫了起来。
  “你是?”雪鸿的脸上闪过一丝陌生的神情,眸子在曼殊脸上停留片刻,随即便露出了万分的惊喜,大叫一声:“三郎哥!”
  于是两双喜悦的目光便碰撞在一起。这是一次心灵的碰撞,这是一次情感的碰撞,这是一次超越语言的碰撞。这种碰撞,虽是短短的一瞬,却包容了两个人的许多人生岁月;这种碰撞,虽然没有一丝声响,却胜过了人世间的万语千言。
  “三郎哥,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之前也不带个信?”
  曼殊笑了一下:“我是刚刚来到。带信……怎么带信呀!”雪鸿喜盈盈地看着他,嗔怪道:“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曼殊自嘲地笑笑:“雪鸿,怎么跟你说呐;真是一言难尽。”
  说着说着他瞥了雪鸿一眼。
  牧师见两个年轻人如此状态,心中也是异常高兴。可是他深深知道他们的内心世界在他面前是难以表露的。于是便很知趣地说:
  “你们俩个先唠吧!我该做祈祷去啦!”
  “老师,你……”曼殊站了起来。
  “你快坐,雪鸿,给三郎倒水。”牧师边说边向门外走去。
  随之,屋中便静了下来,只有墙上的英式挂钟,非常有节奏地嘀嗒着。这小小的一隅,立时变成了两个人的世界。
  此刻,雪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激动,便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抱住曼殊,把脸伏在他的怀中,禁不住啜泣起来。似乎心中的一切,以往的一切,都只有这样才得以表达。
  “雪鸿,师妹!”曼殊眼角也湿润了。
  “三郎哥,你好狠呐!你,撇掉我……你这次回来,说什么也不能再走……呜呜!”雪鸿由方才的啜泣已经变成了呜咽,泪水渐渐地浸湿了曼殊的衣襟。
  曼殊何尝能不动情呐!他也是年轻人,血管中流淌的毕竟是男人的血液。况且与雪鸿,有过青梅竹马的情谊。看着哭得泪人似的雪鸿,唤起了在他心里埋藏很深的一缕柔情,那是由爱神种下的一脉情愫,是人世间最宝贵最甜蜜最温馨的情感。他感到一股热血在心中翻滚,眸子看到的,似乎只有雪鸿柔情似水的眼睛,羞花闭月的面庞,丰腴娇柔的体态……
  他缓缓闭上眼睛。
  “三郎哥,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多让人挂念呐!记得当年你总说要漂洋过海找你母亲,你找到了么!你离开后,爸爸和我念叨你多少次呀!爸爸说你是个有志气的人,将来准能干成大事。我,在梦中还梦见你好多次呐!有一次,梦见你回来了,和先前一样,脸红朴朴的,眼睛还是那么亮,进门来,就将手背到身后去,挑皮地逗着我,说你猜,我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我看着你那模样,觉得你很好笑,便说是糖。你摇头,说不是。我又说是饼干,你又摇头,说我只认得吃。于是,我又猜了几样东西,你还说不是,到最后,你才将手从身后拿过来让我看,我立时乐得不知怎样好啦,因为你手中拿着一束迎春花。迎春花,是我最喜欢的花,这你知道。只见你一手小心翼翼地将花扬起,一手缓缓地抻过我的辫梢,就在红绸子系结的地方,你将它插了进去。我当时激动得不知怎样好啦,返身就向你扑去。可是这一扑便把自己扑醒了。哪里还有你呀!哪里还有什么迎春花呀!我当时心里空落落的,再想进入梦境已是不可能的啦!”
  “雪鸿……”曼殊将她搂得格外紧了。
  “还有一次,我也梦见了你,那好像是天将黑的时分,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我好像走在乡间的路上,这时迎面走来一个手拿禅杖,身披袈裟的人,见了我的面说了一声‘阿弥陀佛’!我刚要转身,他便叫出了我的名字:雪鸿!我吃了一惊,循声看去,那和尚不是别人,竟是你!你说逗不?”
  “真的么?”曼殊问。
  “真的!撒谎是小狗。”
  曼殊抖动了一下,脸色猝然由红转白。
  “三郎哥,你,你怎么啦?”
  “没怎么!”
  “你好像不高兴啦!”雪鸿有点惊慌,更紧地抱住了曼殊:“不说梦啦!好么?说话呀三郎哥,你怎么不拿眼睛看着我,看着我呀;三郎哥!”她说话的声音越发低缓,越发含混,她觉得少年时期的那个梦又回到眼前。她喘息急促,闭上眼睛,把嘴唇印到曼殊的额角、眼帘、鼻尖、脸腮……最后紧紧吻向曼殊的嘴唇。
  “不要这样,雪鸿!”曼殊猛然将雪鸿推开,痛苦地皱着眉。
  雪鸿愣了,怔怔地看着曼殊:“三郎哥,你倒是怎么啦?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师妹,不要这样!”
  “这样?什么样?”雪鸿依旧没有明白。
  “师妹,我是说,我们两人不能?”
  雪鸿更加茫然了。“三郎哥,莫非你,你没有看上我吗?莫非因为我是外国女子吗?莫非……三郎哥你要知道,我苦苦地等了你多少年啊!”她的语调愈发伤感了。
  “雪鸿,你不要说了,我已经看见了你的心。只是我的事你还不知道,所以我不能和你……”
  “你怎么说话老是支支吾吾,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莫非你已经……”
  曼殊木木地扬着头,两眼呆呆地看着墙上挂钟。可是内心里却是苦不堪言。雪鸿的疑问,使他联想起了遥远埋在望夫崖下的良子。如果没有良子,或者说没有良子的爱,他想他的整个内心世界是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的,精神的十字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沉重的。可是有了那一次丧失,他的心灵创伤便无法平复了。他知道,他此刻是十分爱着雪鸿的,可是他不知道,那爱将会给他带来什么结果。不知为何,他那会儿似乎已经预感着自己人生的不幸,他便不想将他的不幸带给他爱慕的人。
  雪鸿是个急性子人,见曼殊这样木呆,便追问得越发急促起来:
  “三郎哥,你到底是为什么?你快跟我说呀!莫非你已经有了。”
  一片酸涩又一次涌入曼殊的心头,面对这心爱的姑娘,他能说什么,只是痛苦地说谎似地点点头。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徐徐点头的当儿,一记有力的巴掌实实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凝神看去,雪鸿一双眸子已经噙满泪水,娇媚的嘴唇已经咬出了血痕。他不知怎样好了,只得嗫嚅地说:
  “雪鸿!”
  “呸!我恨你!”雪鸿愤然转过身子,怒冲冲向门外走去。
  曼殊呆呆地站立在那里,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飘忽起来,桌子在动,椅子在动,书架、茶几都在动,就连墙上的壁画也开始旋转,那《最后的晚餐》的犹大,似乎徐徐向他走来,翘着下巴,眯着眼睛,脸上一团谄媚的笑意,他觉得那面孔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乎有一种切肤的感觉,跟着他便恶心起来,感到一阵晕眩,随之便倒在沙发上。
  恍惚间,他觉得眼前的色彩缤纷起来,无数个数不清的光点在面前飞舞,跳跃,旋转,似萤火虫一样纷乱。他想睁眼睛看个清楚,可是眸子稍一转动,面前就变得愈发模糊了,迷离了。他想喊叫,可是喉咙中就像有什么东西堵塞一样,发不出一丝声音。
  人的悲剧恰恰就在这里,本来你很痴迷的东西,心爱的东西,可是由于某种特别的原因,你又必须舍弃她,疏离她,这无论对谁都将是一次致命的打击。曼殊的不幸,是否就是这种心灵自戕呐!他深深地知道自己,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丰富得几乎无法自抑的人。他爱慕异性,爱慕异性为世界增添了多少芬芳、多少柔媚、多少甜美……而这些,是世界上其它万物所无法比拟的。山川虽美,可是它无论怎样也美不出异性那份灵艳;小河虽美,它同样也美不出异性那分娇柔;花卉虽美,它毕竟没有异性那种芳颜;孔雀虽美,它依旧没有异性那种灵性……既然对异性爱慕得这样深切,那么为何又偏偏要悖离呐!
  曼殊的可悲还在于,是谁剥夺了他过一个正常人生活的权利?把他排摈到非人的境遇中?是社会?社会用残酷手段击刺过他不假,可是并没有强行规定他必须走这样一条人生道路!是他自己选择?这似乎不错,可是他从内心里倒更渴望过另一种生活,过常人一样的生活。曼殊对生活道路的选择,给我们提出一个极其复杂,难以解释的问题。他证明了,解释个体心灵的奥妙,一点都不比解释宇宙奥秘更容易些!
  他躺在沙发上,蒙蒙地看着天花板,太阳穴处一丝丝地疼痛着。其实,他何尝不爱雪鸿,那份爱,甚至要超过雪鸿对他的爱。虽然是这样,可是雪鸿的情感他还是不敢接受的……
  过了多长时间,他也记不清了。
  面前出现多少幻觉,他也记不清了。
  当他徐徐翻转过身来,刚刚要坐起的时候,他眼前出现了庄湘牧师慈祥亲切的面容。老人缓缓地弯下身来,一只手抓住了曼殊的手臂,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额头。
  “三郎,你现在觉得怎样?我方才回来,鸿儿就流泪讲述着你们的事情。这孩子,太任性,你千万不要和她一样的。”
  “不,老师,都是我不好,这不怪师妹,是我对不起她,是我伤害了她。”曼殊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一头扎在了老人的怀中。
  老人听了也感叹起来:“三郎别说了,其实这事也都怪我。你从小就年轻气盛,做什么事情都是那么执着、痴迷,当然了,执着痴迷用在正当地方是好的,可是用在有的地方……
  按理这些我早该规劝你,可是……”
  “可是,我让您老人家和鸿儿失望了。”三郎抬起了头。“不,我们的希望、失望都是无足轻重的,主要是你自己,你自己的今后……”
  “老师,你不要惦记我,我会好好自处的。”
  “你能好好自处?”庄湘觑了他一会儿,摇摇头:“孩子,你不会的,这我知道!”
  曼殊静静地看着牧师。
  “好啦!我们不谈这些了。”牧师转身坐到了沙发上,用手弄了一下额头上的头发,说:“孩子,告诉我,你今后将如何打算?”
  此时的曼殊,心灵的自戕是十分惨重的,世间的一切似乎都难以让他打起精神。他毕竟是个佛徒,在他的心中,印度是个充满神秘又充满魅力的国度,佛祖的诞生地又在那里。
  他便将远征印度讨取真经的想法和庄湘说了一遍。
  “什么,你,疯了。”庄湘非常惊讶:“中国《西游记》我读过,难道你要师法唐玄奘。”
  “老师,不是师法,我要走我自己的路!”
  “就没有别的路吗?”
  “没有了!”
  庄湘沮丧地低下了头,大约过了三五分钟的光景,牧师说:“一个人的信念是不容改变的,你既然主意已定,我也不拦你!在这住几天再走吧!另外,我也很快就要回国了,我们这一别,恐怕真的要永别了。”牧师说着就啜泣起来。
  曼殊的心绪也变得异常黯然,看着牧师不知说什么好!
  这天夜里,曼殊失眠了。他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一轮皓月,看着月亮旁那蓝微微的夜空,心中异常空落,像丢失了一件什么东西一样。他试着把思路调整一下,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不该想的事情,可是努力了几次,依旧失败了。
  这时,他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牧师的床上传来,借着月光他看见牧师从床上缓缓起来,悄悄到柜子跟前,打开柜子,静静地翻找着什么,一忽儿便拿着一沓东西走向他的床边。
  “老师,你要干什么?”曼殊打开了灯问道。
  牧师看了一眼曼殊,将手中的那沓钱放到他的枕头旁:
  “孩子,这是我的一点积蓄。你留着在路上用吧!”
  “老师,不……”
  “穷家富路,孩子,拿着吧!”
  “不!”
  “拿着!”
  “老师!”曼殊扑通一声便跪到地上。
  第二天,在牧师一片低沉而真挚的祈祷声中,在雪鸿的泪眼和祝愿声中,曼殊走出了牧师的家门。回望一下被阳光照亮的屋角和门楣,他心中一片惘然。他知道那金色梦幻在这里消失了,情感的巨澜在这里平息了。未来的,迎接他的,将是怎样的岁月?他真是无法知晓。


  ------------------
  
    


  
后页
前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