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页
前页
目录


十五、欲刺康有为







  早晨的香港码头,像一个披着轻纱的少女,她的轮廓,她的英姿,都随着那白濛濛雾气的一丝丝减弱,而渐渐地显露出来。虽然开始还不甚清晰,还有些朦胧,但是只要海面上的太阳一出现,须臾间,一切便都红润起来,一切便都闪烁出光彩……
  是时,伴着一声悠长的汽笛鸣叫,一艘笨重的客船稳稳地停靠在码头上。于是甲板上立时活泛起来,有人为结束这漫长的旅行而快慰,有人因看到了岸上的亲人而欢呼,有人害怕孩子走失大惊小叫,有人因背负重物而轻轻呻吟……人群中,只有一人是那么沉默、那么安稳,表情那么淡然,那样子不像从烟波浩淼的远海而来,而像是随随便便坐着船儿在海边兜了一个圈子,这人就是苏曼殊。
  他信步来到码头上,立时被一帮人力车夫包围住了。
  “大爷,你要车么?”
  “大爷,要去哪?”
  ……
  他摸了摸空落落的衣兜,有些沮丧,向车夫们摆了摆手,便寻了一级石头台阶,坐了下来,像是要歇息一下。其实,无论他神情怎样的平静,淡然,但是一整夜的浪涛颠簸、摇晃,依旧使他感到劳顿疲惫,周身酸涩。
  他将行李放在身旁,斜倚在上面,随后眼睛便合上了。就在他似睡非睡的当儿,忽听到一声沙哑的求叫:“大爷,行行好!”
  他立时便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弯着腰,跛着脚来到他的近前,黑黑的手平展展地向他伸来,声音显得十分凄惨:“大爷,可怜、可怜我吧!”
  曼殊听了这句话,心里觉得十分好笑。离开上海时,从章士钊先生那里拿来的钱,已全部花净了,以往的积蓄,也没有几个了。按理说自己这会儿,也正需要别人可怜呢。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这般拮据窘迫之时,还有人向他来讨要,还有人求他来可怜……以往他对乞丐是从不吝啬的,只要是逢着有人乞讨他就赐舍,有时逢不见他还要寻着去赐舍。他觉得赐舍的决不是几颗铜板、几文钱,而是人世间的博爱……可今天,他摸了摸兜里的一元钱,他犹豫了,要知道,这是兜里仅有的一元钱啦!也是他此刻的全部资金了。这元钱在船上吃饭他没舍得花,方才面对车夫他没舍得花……这一元钱拿出去,他就和面前的乞丐没有区别了,他再用钱说不定也得向别人伸手了。尽管他这么痛苦地思索了一番,可是当眸子又一次觑到那战栗的手掌时,他的心还是颤抖了。于是,他不再犹豫了,将兜里的钱掏了出来,放入了他的手中。或许乞丐已经看出了他的境况,或许一元钱对于乞丐是一笔巨额的财富……反正当一元钱的钞票落于他手中的时候,他立时被感动得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扑通一声便跪倒了地上,伏身就要叩头。
  曼殊连忙搀起了他,说:“这可使不得,使不得!”随之又感到这人有些奇怪,便问道:“你是为何走到乞讨这条道上来的?”
  乞丐啜泣着说:“我那里是走上这条路的,我是被逼上来的。先生,不瞒你说,都怪康有为这个老贼呀!”
  “康有为?”曼殊非常惊讶。
  “怎么,先生认识他?”
  曼殊轻轻一笑:“岂止是认识,几年前就打过交道。不知你今天为何要骂他?”
  “骂他!先生,我杀他的心都有!”
  “怎么?”苏曼殊愈发惊奇。
  “先生,你听我从头跟你说。”乞丐说着坐到了曼殊的身旁,将手中的半截香烟点燃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似乎思索起来。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899年,戊戌变法失败了,康有为、梁启超都逃亡到了日本。这种惨重的打击,使年纪轻轻的梁启超几乎抬不起头来,而恰恰这时孙先生正在组建新的革命党,于是他产生改换门庭的念头。一次他借着康有为和他谈起孙中山时,便试探着说:“老师,我们能否和孙先生联合组建新党?”
  “联合?”康有为脸上立时露出不悦之色,气势汹汹地看着梁启超:“你要跟他联合什么!”
  梁启超便慌了,只得将想法实说了:“老师,我也是出于多方面考虑。孙逸仙好像说过,如果我们真能和他联合,他就给我们开一张介绍信到檀香山募捐。那样,我们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拮据了。无论干什么,我们手中总得有钱啊!”
  “这……”康有为略略思索了一下,将方才皱紧的眉头舒展开了一些,冲着梁启超说:“启超,你想得也有道理,那就让孙逸仙写一张介绍信吧!”
  “这样说来,您同意联合了。”梁启超十分兴奋:“那我去了。”
  “慢!”康有为叫住了他:“启超,你的脑子今天是怎么啦?怎么变得木讷起来了。我让你去不假,可是去了,决不能搞什么联合,而是要借机扩充我们的保皇会。”
  “这……”梁启超依旧支吾着:“这样一来,人家孙逸仙还肯介绍我们么!而只凭我们保皇会,募捐,岂不……”
  “启超,你脑子这般僵直怎么能去办这个事呐!”康有为说着嘿嘿笑起来:“俗语讲:事在人为么?募捐这个事的成败可全靠你喽!”
  这个时候,梁启超才明白了康有为的用意,同时他心中也觉得老师有点卑鄙,想不到世人皆知的“南海圣人”,如今竟玩起了两面派的勾当。孔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他觉得老师今天的行为非常苟且,非常像小人。更令他气愤的是,既然是老师想出这么龌龊的办法,那就应该自己去做。可是老师又将事情推给了他,这无疑又玩了把花招,他本想拒绝……但是,他一想到往日的情缘,一想到昔日的师恩,只得应承下来了。结果,就用这种欺世盗名的办法,骗得华侨捐款六十余万元……
  面对白花花的银两,面对金灿灿的钞票,康有为坚如磐石的心扉也开始颤动了。他清楚地认识到,他们从事的所谓“保皇”大业,不过是水中捞月竹篮取水而已,是一种无法实现的梦幻,是一种不堪一击的泡影……为了梦幻泡影他们整日奔波、操劳,是多么可悲、可怜,最后得到的,除了泡影还能有什么!这样一想他忽然产生一种幻灭感,觉得世间一切都是虚的、空的、没有意义的,只有眼前这六十万是最实在的,最管用的。既然有了六十万,还管那么多干什么,于是他便携着巨款来到香港,寓所在云咸街,过起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恰恰这时,湖南哥老会首领杨鸿钧因参加革命武装而被清廷通缉,也亡命于香港。到港后,他分文皆无,又重病缠身,实在无计可施,想来想去,只好找有过一面之缘的陈少白求助。陈少白只是一介报人,手头也是异常拮据,况三元两元的滋补,又是杯水车薪。这时少白忽然想起康有为,立时有了兴致。一来他和康在日本有些私交,二来康目前已成为富翁……于是他便给康有为写了一信,交给了杨鸿钧,让他亲自去找。
  杨鸿钧捧着信札,如获至宝,当天就来找康有为。康有为那会儿正品茶,闻听此事后,立时来了火气,茶杯朝桌上一顿,冲着差人说:“不见不见!赶紧给我打发出去。”
  差人就是主人的狗,见主人这般脸色,自然对杨十分蛮横,几乎是连推带搡将杨轰了出去。无奈,杨又来找陈少白。少白非常惊讶,想了一下,以为是杨鸿钧不懂礼节所致,于是又修书一封,并叮咛了很多话,随后杨鸿钧二度来找康有为。
  康有为火气已经散尽,茶似乎刚刚品出一些味来,正随手翻着《大学》,嘴里吟着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至于益善……不料,差人二次来报,说方才那人又来了。
  这一下康有为的火气又来了,两眼一瞪训斥起差人来:“废物,废物!难道你是废物!对于这么个穷鬼,难道你一点办法也没有吗!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不见他,不想见他,立即给我赶出去。真是废物!”
  差人挨了训,十分窝火,又不敢和主人分辩,于是那一腔的怒气就都发到了杨鸿钧身上。开始杨鸿钧还以为得到了恩准,见差人出来,就忙着迎了上去,不料那差人当胸就是一拳,将他打得歪斜了一下,他还没弄清咋回事,那差人雨点般的拳头便劈头盖脑打了过来,随之他便昏厥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灯火通明繁星满天了,他微微动了动,身子里便发出一阵钻心的疼痛,用手敷敷脸,上面是一块一块的伤痕。于是他强撑着身子站起来,扶住了面前的一根电线杆,看着斓珊的黑夜,看着闪动的灯火,他的眼泪汩汩流了出来,感到一阵凄楚和茫然。去哪里呐?还去找少白吗?不,他不能再给陈少白添麻烦了,他觉得他给少白添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要想活下去,只有靠自己了。于是他咬了咬牙,将身子稳稳地站了一下,擦抹了眼角的泪水,便踽踽向前走去,从此,他便开始了流浪生涯……
  曼殊听到这里,愤怒的火焰早已涌满胸膛。他霍然站了起来,直直地看着杨鸿钧,说:“杨兄,你这口气,我一定替你出!”
  “你!”杨鸿钧非常疑惑地觑了他一眼,可是当目光觑到他的眸子时,他惶恐了,因为从那双不转动的眸子中,他看到了愤懑,看到怒火,看到了杀气,并且他清楚地感到,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愤懑,是一种沾上火星便可点燃的怒火,是一种顷刻间就能拔剑的杀气……于是他很受感动,连忙哀求说:“这位兄弟,你可干不得,这份侠义,兄弟领了!”随之眼里盈满了泪水。
  “放心吧,杨兄!”苏曼殊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愤然向前走去。
  望着苏曼殊渐渐远去的背影,他胸中涌起一股酸涩的暖意。
  其实,尽管杨鸿钧挨打之后没再去找陈少白,可是陈少白还是知道了这一情况。这个素以脾气火爆、性情侠义而著称的陈少白,闻听此事后,大为光火。即刻就要奔赴康府,一来去和他割席断交,二来要当面羞骂,多亏同事们百般劝阻,才算止住,可是胸中这口恶气,依旧没有出去。
  这日,陈少白正在《中国日报》总编室内闷闷地徘徊,忽听门外有人说:“陈主编,有人要见你。”还未待他说见与不见,只听得一声门响,一个面容疲惫,眼中含怒的人走了进来。他将肩上的行李放下,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陈少白:
  “这是冯自由先生的信!”
  少白看罢信,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啊,苏曼殊先生,久仰久仰,快坐。自由,怎样?”
  “还好。”
  “苏先生,这次来香港?”
  “陈先生,我这次来香港,本来是想在《中国日报》谋职,以逐步实现我们的“运动员”计划。可是自从今天早晨我和一个人见了面之后,我立即改变了我的计划。”
  “苏先生,遇见了谁?”
  “一个流浪汉。”
  “他是谁?”
  “杨鸿钧。”
  “什么,杨鸿钧!他在哪里?我也正要找他。”陈少白非常震惊。
  “陈先生,不要找了,一个人既然已经流浪就让他流浪下去吧!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要实现我的计划。”
  “计划,苏先生有什么计划?”
  “陈先生,我的计划说来非常简单,就是劳驾您借给一样东西。”
  “东西?”陈少白笑了,两手略略一摊:“苏先生借什么东西都可以,快说吧?”
  “我想借你的枪用用?”
  “借枪?”陈少白有些吃惊!
  “是的,借枪。”
  “这……”
  “陈先生,我知道你有枪,你就说肯不肯借吧?”
  “枪,我倒是有。只是,我得问一下,苏先生借枪究竟要干什么?”
  “杀人!”苏曼殊说得非常坚决。
  “什么?”少白惊恐得眼睛瞪得溜圆:“杀人?你,你要杀谁?”
  苏曼殊一字一顿地说出三个字:“康——有——为!”
  “啊!”陈少白嘘了一口气,可是即刻便平复下来:“康有为这东西是该杀!”
  “这么说陈先生同意啦!”曼殊眼角露出一丝喜色。
  陈少白摇摇头,很坚决地说:“不行!”
  “为什么?”曼殊一脸很不理解的样子。
  “苏先生,你的心情我是理解的,杨鸿钧这口气我们也一定要出,不过,杀人是不行的。”
  “这么说,陈先生是不能借我枪啦?”
  “不能!”
  “真的不能?”
  “真的不能!”
  听到此,曼殊猝然站了起来,眼睛瞥着陈少白,很轻蔑地笑了一下,“想不到有口皆碑侠肝义胆的陈先生,到了关键时刻,还够不上一条汉子!好啦,告辞了。”他转身便向门外走去。
  “苏先生,你……”
  陈少白还要追赶,可是苏曼殊已经走到了大门的外面。看着他倔犟的身影,他觉得他真是个怪人。
  回到屋里,当他看到曼殊行李时,心里越发不安起来。可以肯定地说,他阻止他暗杀康有为是对的,不过,他后悔的是,他完全可以把话说得委婉一些,巧妙一些,用适度的语言将曼殊心头的火气淡化了。可是他阻止的太直接了,这或许刺伤了曼殊的心。更令他担忧的是,这么孤零零的一人,扑奔他而来,如今又愤然而去,连行李也遗忘在这里,那么,他能去那里呐?又将怎样的生活呐?越这么想,他心里越沉,越这么想,他心里越难受。


  ------------------
  
    


  
后页
前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