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页
前页
目录


八、望夫崖遗恨







  曼殊情感的纤细变化,还是没有逃过小妹惠子的眼睛。一日,当良子家的信鸽缓缓落到曼殊窗前的时候,细心的惠子便悄悄解开了鸽足上的红线,将里面的纸片取了出来,打开一看,竟是一片丹霞诗笺,上面的字她一眼就认了出来,是良子写的,小巧、娟秀,框架中透着刚毅。诗中写道:
  青阳启佳时,白日丽旸谷。
  新碧映郊坰,芳蕤缀林木。
  轻露养篁荣,和风送芳馥。
  密叶结重阴,繁华绕四屋。
  万汇皆专与,嗟我守茕独。
  故居久不归,庭草为谁绿。
  览物叹离群,何以慰心曲。

  诗中意蕴,虽说惠子不能全然领略,但那比兴之法所营造的氛围,抒写的情怀,传递的情意,她还是略有所悟。她欣喜地将这一事情告诉了母亲河合仙。
  “真的吗!”河合仙惊喜地看着惠子。
  “这还有假。”惠子嗔怪地看着母亲,随后将诗笺拿了出来。
  河合仙看了,心中异常地高兴。本来,曼殊归来就是意想不到的喜事,今天偏偏良子又爱上了曼殊,这不更是喜上加喜吗!良子是樱山村最拔尖的姑娘,她不但人聪明,长得漂亮,还能干活,不怕吃苦,村中没有不说良子姑娘好的,求婚的人几乎挤破了她家的门。以前她也喜欢这姑娘,可是喜欢来喜欢去,心中后来还是归于苍凉,她明白,无论自己怎么喜欢,良子还是别人家的人……。然而,自曼殊归来后,她那颗苍凉的心变得温热起来,瞭望姑娘的眼神也变得痴迷起来。她曾经几次梦见良子,梦见良子来到她们家。她几次想找个媒人去川端家,后一想,又有点为时过早,于是便拖下了。但是,她万没想到,那个被世人所青睐的良子已经爱上了她家的曼殊。
  她高兴得一连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得安稳,并悄悄为曼殊的未来生活做着准备:她有时买双被面,有时买对玉镯,有时购买点布料……当一切准备停当的时候,一天傍晚她悄悄地来到了曼殊儿的房间。
  曼殊正在读书,见母亲进来,连忙站起:“娘,您坐。”
  “坐吧,三郎。”河合仙随之便坐下了。
  唠了一阵闲嗑之后,河合仙就渐渐地将话头转到正题上,她正眼看了看曼殊,轻轻地说:“曼殊,娘今天有一件事情想向你探问一下。”
  “什么事情?”曼殊翻弄一下书本:“说吧娘。”
  “曼殊,你说良子那姑娘咋样?”
  曼殊脸颊立刻红了,眼睛直直地看着鞋尖,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河合仙看着儿子羞涩的面庞,笑了。说:“莫非,良子姑娘不好?”
  “不!她好!”
  “你喜欢她吗?”
  “喜……欢!”
  “她也喜欢你吗?”
  “这……好像也喜欢。”
  “你们彼此倾诉过么?”
  “倾诉过。”
  “既然,你们双方都喜欢,”河合仙接着说:“那你就娶良子为妻好么?”
  “这……”
  还没待曼殊说话,河合仙便兴奋起来:“曼殊,实话跟你说吧,我早就看出你们二人的意思了,并且我早就为你们成家做好准备了。”说着就将地上的箱子打开:“你看看,这是被面,这是床单,这是和服,这是……”
  “娘,”曼殊没成想事情发生得这么突然,连忙说:“娘,你再让我想想……”
  “想,还想什么?”河合仙高兴地说:“曼殊,你就说你什么时候想成亲吧。”
  “这……”
  “好,你再想想也行,反正得早点告诉我,我好提前有个准备,收拾收拾房子,刷刷墙,左邻右舍也得打个招呼,到时候,大伙好好热闹热闹。”说着河合仙便退了出来。
  这一下,曼殊的心理无法再平静了。可以说,他确实倾心于良子,爱慕着良子,整个爱心都付与了良子。在爱河中,他和良子一道游弋着,潜行着,迎着那细细的涟漪,分享着款款的暖意,在和良子相处的每一秒中,他都感到爱的甜蜜、爱的崇高、爱的价值……爱,的的确确的爱了。可是如果将爱再向前推进一步,推到家庭的边缘,曼殊立刻便惶惑了。他不是不想和良子建立个家,那披红挂彩,点着红烛,张贴喜字的小小斗室,是他多渴望的一隅,他几乎一想能在那一隅之中和良子同欢同乐共同生活,就激动得浑身战栗,心跳不已。可是,每每激动推向顶峰的时候,他不知为什么,每到那时刻,他就要想到袈裟、想到经书,想到六榕寺的师父和那硬硬邦邦的十条戒规……于是,他心便凉了下来,眼睛中现出一片茫然。这样一来,家,这个带有诱惑、爱恋、亲昵的字眼,立时,变得陌生可怕起来,就像一堵实实在在的高墙,挡在了他的面前,使他无法逾越。今天母亲又站在这堵墙上向他呼唤,至使他又陷入惶惑之中。
  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现出一种灰濛濛、蓝微微的颜色,一钩月牙,闪着浅金般的光泽,悬挂在院中老柏树的树梢上。树梢时而被风吹得摇晃起来,于是那挂在上面的月牙,也跟着摇晃起来,月影就被弄得一闪一闪的跳跃……
  看着纷乱的月影,他的心也像月影一样纷乱。
  这时,嘭嘭嘭,窗棂发出几声轻响。他抬头看去,发现了良子的信鸽。他赶忙打开窗子,将鸽子捧进来,解开足上的纸条,轻轻展开,上写:
  今夜十时,我们去望夫崖,有宝物请你一阅!切切!良子。
  看罢,曼殊那颗纷乱的心,又狂跳起来。他多么想见到良子,向她诉说自己这份惶惑,这种苦恼。他已经想好了,今晚见到良子,把自己的心扉全部打开,将自己的一切都讲给她。假如良子能帮助他解除痛苦,排出他的惶惑,那么他或许能做出新的抉择!
  夜里,天阴了。铅灰色的浓云,大团大团地在天上涌动着。开始,云缝中,还能闪出一星半点的星光,渐渐地,那细细的缝隙也合拢一起,整个天上,像罩了一块黑漆漆的幕布……
  曼殊走出家门的时候,天便下雨了。星星点点的雨滴,是那样柔弱,那样轻微,那样爽利,落到脸上凉爽爽的。用舌尖轻轻舔舐,似乎还有点甜意,他禁不住吟起了那首唐诗: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

  诗刚吟咏到这里,雨就不似那般柔弱了,仿佛比先前增大了好多,淅淅沥沥的雨声起初还显得零碎、松散,逐渐就紧密起来,加快了节奏,到后来,便连成了一片,声音也愈发显得真切了。
  眨眼间,曼殊的脑袋湿了,衣服湿了,一忽儿遍身全湿了。他摸了一下湿拉拉的裤管,已经凉瓦瓦的贴在了腿上。他提了一下脚上的鞋,里面已经灌满了雨水,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艰难地向前跋涉起来……
  平平坦坦的土路,被雨水浸泡得湿润起来。一脚踏上去,就是一个深深的泥窝,再一脚踏上去,又是一个泥窝。曼殊从土路走到河边的时候,他几乎成了一个泥人。尽管他这般艰辛,这般劳顿,可是他的心依旧是甜的,血依旧是热的。
  因为他就要到望夫崖了,就要见到她了。
  这时,雨下得越发大了,并且又有狂风相伴,白濛濛的雨雾像翻卷的汹涌澎湃的海浪,猛烈地撞击着礁石,发出惊人的轰然巨响。岸边柳树的枝条,似女人没有梳理的长发,被狂风一忽儿抛起,一忽儿甩下,一忽儿又斜展展的扔出。眨眼,枝头的叶片便纷纷飘落下去,如羽毛一般,打着几个旋,就落入地面儿冒着白泡的雨水之中,随之就渐渐向低洼处飘去……
  终于,他来到了望夫崖,在一棵老树下面站了下来。他擦拭一下面颊上的雨水,便开始寻找良子。
  天,黑得如同墨汁浸染了一般,雨水似乎使墨汁更浓了。
  他寻觅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发现良子的踪影。后来只得回到他们约会的老地方——清水池边。在那里静静地等候着。
  时光,在一秒一分的逝去。
  风雨,在等待中减弱。
  当夜色渐渐隐去,曙色徐徐来临之际,曼殊那颗火热的赤心,已经变成了一炬愤怒的火焰。心中那款款的柔情,已经化成了满腔怒气。他已想好了,如果此时此刻,良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脸上不会出现一丝笑意,眼里不会露出半点柔情。对于践约者,曼殊的最好回报,就是唾弃。他觉得自己纯真的情感受到愚弄,诚挚的赤心受到戏谑。这一夜的风雨,虽然将他浇得淋漓不堪,但是这一场风雨,却洗亮了他的眼睛,使他能辨清真善、美丑,使他对良子有了更新的认识。
  他一边这么愠恼地想着,一边整理着潮乎乎的衣裳。猝然,他目光一下子落到了池边的一只花鞋上。这只花鞋他是多么熟悉呀,红花、兰底,云字卷儿,大绒的齐口上纳着亮亮的金钱,只有良子才有这双鞋啊。霎时,他惊呆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袭上心头,他慌乱地抬起头,呼吸立时变得紧张起来,直愣愣地看着水面,不禁大声地呼喊起来:
  “良子!良子!你在那里?”
  池水平平静静,连一朵浪花,一丝涟漪都不曾出现,只有对面的望夫崖将他的喊声又回荡过来:
  “良子!良子!你在那里?!”
  这一回,曼殊更慌了,眼角刹时便红润起来,他茫然向四周看看,几乎疯了一般向村中跑去。
  ……
  天傍下午的时候,村民们刚将良子从池中打捞出来。只见她脸色泛白,嘴唇微红,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合在一起,湿漉漉的头发牢牢贴在鬓角上,那神情就仿佛刚刚睡着的样子。她双臂前弯,聚拢胸前,两只手掌于胸前攥握成两个结结实实的拳头。
  人们费了好大的劲儿,刚刚打开拳头,那左掌里是一颗碧绿色的珍珠,层层叠叠的绿纹里,仿佛含着绿水,也仿佛藏着青山,山水的尽头,又似乎有白云在缭绕、在飘飞,仔细看那珍珠顶上,好像刻有一字,像中国的大篆:苏。那右掌里是一颗赤红色的珍珠,时隐时现的赤纹中,仿佛燃着火,也仿佛流着霞,云霞的底部,好像有轻烟在飘浮,认真端详那珍珠的顶端,也好像刻有二字,仍像中国的大篆:川端。
  看到这两颗珍珠,曼殊刚刚理解良子约他看宝的含意。他深知那刻在珍珠上的绣字,正是出自良子之手。那刻上去的,与其说是字,不如说是她的心;与其说是用刀刻的,不如说是用情刻的。于是,他再也控制不住悲恸,放声大哭起来。哭声凄切而悲厉,既有对良子的深深眷恋,又有对自身的悔恨;
  既有对爱情的不尽追忆,又有对情殇的深切缅怀……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是的,伤心的男儿哪能没有泪呐!更何况这是一个青春的男儿,这是一个悼花伤情的男儿。他的眼泪与其说是流淌,不如说是在飘洒……
  在场的女人,哭了!
  在场的男人,哭了!
  在场的村民,都哭了!
  当曼殊微微抬起头来,擦抹掉糊满眼窝的泪水时,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望夫崖,看到了望夫崖上的望夫女。那女人似乎变了模样,变成了白面孔,黑头发,变成了他的良子,眸子依旧是那样幽深、清澈,依旧是那样含情脉脉地觑着他,似乎还在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子:“曼殊!曼殊!”声音也和良子平日叫他一样亲昵,待他仔细倾听时,那声音便没有了,所能听到只是来自山崖后面的风声和风儿吹动湖面的水声。
  至此,曼殊再也忘记不了望夫崖了,他更忘不掉崖下死去的良子。他每当想起良子的时候,他几乎都要想到她讲的那个关于望夫崖的故事:
  从前有个樵夫……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个樵夫……


  ------------------
  
    


  
后页
前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