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页
前页
目录


六、东渡扶桑







  湛蓝湛蓝的海水,像碧空一样的深远,苍茫浩淼的远方,呈现出一片白濛濛的雾状。只有几只海鸥掠着浪尖在翻飞,一忽儿朝上,一忽儿扎下,时而发出一阵嘎嘎的啼叫。
  站在甲板上的曼殊,看着海鸥,看着海面,看着远处并不真切的白雾,心中涌起了难言的感触,随着一涌一涌的波浪,他的泪水就渐渐涌了出来,他啜泣一下佯做整理衣领的工夫轻轻抹拭了一下眼泪……
  他的这些细微的举动,被身后的一个青年看在眼里。这青年十七八岁的样子,着一身米色西服,扎一条红色领带,他面色红润,双目有神,一对弯弯的眉毛,像两簇高凸起的海浪,不论是嘴角处还是额头上,无不闪烁着一种睿智豪情。他想了想,向苏曼殊走去。
  说来,他是昨天早晨开始注意苏曼殊的。那时,薄雾刚刚散尽,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轮红红的太阳。因为几日的刮风下雨,可以说这是开船以来,第一次出现太阳,并且是清晨徐徐如升的朝阳。立时,船舱里雀跃起来,人们呼喊、惊叫、振臂、跳跃,有人唱起了歌,有人跳开了舞……
  这时,坐在5号舱位的苏曼殊也受到人们情绪的感染,回身打开提包,从里面取出笔、砚台、宣纸,看一眼旭日,就在宣纸上涂抹一笔,再看一眼,又是一笔,到后来,将双目收回,便奋力在纸上涂抹起来,但见笔墨过处,波涌浪卷,水光涟滟,须臾间,一幅《海上红日出》的水墨画便跃然纸上。
  见此,人们都围拢过来,赞叹不止:
  “这样小小年纪,能画出如此绝妙的画,真是神童。”
  “你看那笔法,用墨……”
  “我看有着八大山人的遗迹。”
  “我看更像唐寅。”
  ……
  这时,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留着仁丹胡,样子很像绅士的人,向人堆觑了一眼,说:“小孩,这幅画卖给我吧!”
  曼殊仰头看了看他说:“你准备出多少钱?”
  绅士想了想:“我给你二十两银子。”
  曼殊摇摇头。
  “三十两!”
  曼殊轻蔑地笑笑,依旧摇摇头。
  “给你……”那绅士似乎咬咬牙,下了决心:“给你五十两。”
  曼殊脸上的笑容收住了,静静地凝视着眼前那幅画。看着看着,便将画轻轻拿起,喀哧喀哧撕扯起来,转眼那张《海上红日出》就变成了无数个碎片,随之便从窗口抛掷出去。
  立时碎片就化做数不尽的粉蝶,飘飘弋弋向大海飞去。
  顿时,人们全愣在那里,怔怔地看着曼殊,怔怔地看着大海。
  就在这个时候,曼殊引起了这个年轻人的注意。
  他来到曼殊的身旁,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地说:
  “小兄弟,有什么困难吗?”
  曼殊抬头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年轻人笑一笑说:“小兄弟,我们难得同船一回,总是个缘份。来,我们认识一下吧!”说罢,就伸过手来。
  曼殊见他面带善意,心里觉得一阵温暖,便握住对方的手:“好吧!”
  “我姓冯,名自由,祖籍××,今在日本读书。你呐?”
  苏曼殊面颊红润一下:“我姓苏,名戬,字子谷,小名三郎,法名曼殊!”
  “昨日在船上,我见小兄弟才华横溢,举止非凡,知非常之辈,只是你这样小小的年纪,为何出家为僧?”
  “先生!这你就不必问了。”
  冯自由想了想,暗自笑了,说:“小兄弟,此次扶桑之行,我能否探问?”
  曼殊语调变得平缓了:“我去日本探母。”
  “你母亲住在那里?”
  “她在相州的乡下。先生呐?”
  “我在东京,给,这是我的名片,有事请去找我,中国有句老话,亲不亲,故乡人,小兄弟,你说呐?”自由梳理一下散在额前的长发深情地看着曼殊。
  曼殊点点头,也顺兜里掏出一张纸条,说:“冯先生,这是我母亲家的地址,有事,先生去找我。”
  “好,我一定去拜访。”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于是,两双手牢牢的握在一起!
  日本相州逗子樱山村,是一个景色秀丽风光怡人的地方,它依山傍海,地域坦平,靠近山角的地方,长着茂密的松林、野蒿、青草,草丛中,有汩汩溪水从山顶流下,发出叮咚声响,向前潺潺流着,水到之处,时而惊起几只蚂蚱,时而惊飞一只水鸟,时而卷起一两片嫩绿的草叶,清灵灵的溪水,就这么一直向那座古老的木桥流去。
  桥旁边,有一小小院落,秫秸扎就的篱笆上面爬满绿英英的藤萝。院内,几株老树,根皮虽有几分枯朽,枝头却依旧绿意繁茂,绿荫里,一座古朴的木楼飘着炊烟,袅袅娜娜向上升腾。木楼小门敞开着,趴着一头黑底白花的肥猪,懒怏怏打着瞌睡,旁边有几只鸡雏在一啄一啄的觅食。
  这时,一个女孩从门口探出头,又向鸡雏撒了一把米,转过头就朝里屋喊:“娘,你是不是该吃药了?”
  “惠子,你快忙你的吧。我那药,唉!”这是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早吃一会儿晚吃一会儿,都没关系的。”
  “不行!”那个叫惠子的小姑娘,说着就进了屋里来,将一碗已经煎好的汤药端到桌上,冲着躺卧在那里的妇人说:“不按时吃药怎么行呐,先生都说了,他的这副药,迟服一刻都是没效的,娘,你快吃吧。”
  “唉!”老妇人苦笑了一下:“吃了也是没效的,再好的先生也治不好我的病啊!”
  “娘!我知道,你准是又想哥哥啦!其实哥哥现在的处境决不能像山田巫师说的那样。”
  “惠子,你可不行瞎说的,山田在整个相州都是极有名的,你说说他哪次卦算得不准?!佐腾家丢车是他算出来的吧,公本家生儿子是他算出来的;那年河套涨大水,不也是他算出来的吗!所以,你哥哥,三郎的处境,他是不会算错的。”说着,老妇人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这个老妇人就是苏曼殊的娘——河合仙。
  一个月前,河合仙因梦见了曼殊,呼叫几声都没有回话,便心中起疑,就找住在村西的山田打卦,算算儿子苏曼殊的境况。
  山田是这一带有名的巫师,见河合仙心里这般急躁,就将打卦器具拿出来:那是一截桔黄色发着亮光的竹筒,筒端被一节钢丝缠绕着,正面刻有:乾、坤、坎、离,背面刻有:震,艮、巽、兑,中间刻着一对首尾相对的阴阳鱼。筒旁,放着五枚磨得溜光锃亮的铜钱。
  他腰板直直地端坐在一个大蒲团上,表情极严肃。问了三郎的生日、时辰,然后就极慢极慢地将铜钱装入筒中,一手便严严地捂住筒口,不见一丝缝隙,之后就摇晃起来,一上一下的,开始摇得缓,响声还有节奏,哗愣哗愣的,后来愈发急迫起来,响声连成一片,如急雨一般,待这激烈的响声进入高潮的时候,他猛然一下刹住,嘘出一口长气,随后腕子轻轻一抖,几枚黄灿灿的铜钱便扇面儿状地向外飞去,看了一下铜钱的字面儿及方位,之后便叨咕起来,金生土土生木,木生火,火火,土土,金金……叨咕约有十来分钟,突然便停住,脑门立时就暗淡了,说:“这个三郎凶多吉少。”
  “怎么个凶多。”河合仙更慌恐了,两眼直直地看着山田。
  “怎么说哪?”山田眨动一下眼睛,仿佛思索了一下:“这么说吧,这孩子或是在车前马后,或是水旁山涧……要出横事。”
  “真的么?!”河合仙说这话时嘴唇都颤抖起来。
  ……
  就是从这时起,河合仙便病倒了。
  “娘,你还是快把这药吃了吧。”惠子眼睛泪汪汪看着娘。无奈,河合仙只得将碗接了过来。这时,从楼外的老柏树上,传来几声喳喳喳喳的喜鹊叫声。
  惠子立时有了笑意,便冲河合仙说:“娘,你不说中国有个讲法吗,说喜鹊叫,喜事到。咯咯咯!娘,咱家准是有好事啦!”
  “傻孩子,咱家能有啥好事呀!”河合仙苦笑了一下。
  “我说一定有,娘!”
  ……
  “娘,你敢打赌不?”
  “好,有有。”河合仙依旧脸上一片愁容。
  就在这时,当当当,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惠子一边朝门前走,一边轻轻问着。
  “河合家住在这里吗?”门外是一个少年孩子的声音。
  打开门,惠子仰脸看去,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身材清癯的少年,他穿着一套洁净的灰制服,头戴学生帽,面颊被汗水滋润得略略发红,嘴唇稍显得干枯,目光却现着异样的光彩。惠子想了想说:“住是住在这里,不过她现在正患病在身,是谁也不能见的。”说着就要关门。
  “什么?”那少年一听患病二字,眼睛立时睁圆了,用胳膊奋力拔开惠子,就急着朝屋里走去。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惠子从后面急撵过来。
  可那少年根本顾及不上惠子在身后的拉扯、斥责,几步就进了木楼的里面。
  当他看见了病床上的河合仙,当他看见河合仙正在凝视自己的时候,这个失去了多年母爱的少年,再也控制不住了那海潮般的情感,“扑通”一声跪倒在床前,深情地叫一声:
  “娘!”
  “啊!”河合仙两眼惊呆了,立即坐立起来。双手轻轻搬着少年的肩头,怔怔地凝视着,一忽儿,又用手掌擦抹了一下眼睛,自语道:“我这是做梦吗?”
  “娘,我是三郎啊!”少年两眼挂泪地看着河合仙。
  “难道……这是真的吗?”她边说边用手掌轻轻地抚摸着曼殊的面颊,渐渐地那只手掌开始抖动战栗,之后便延伸于胳膊上面,到后来,她说话的声音都战抖起来了:“儿子!我的三郎!”
  于是,曼殊便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眼泪,再也无法抑制了,像两股涓涓不断的清泉,它们在静静交溶着,蔓延着,倾诉着:倾诉着离愁别绪,倾诉着世事真情……
  就连站在身后的惠子,也感动得落下眼泪。


  ------------------
  
    


  
后页
前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