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117节 古来文学士皆贫






   今日给孤园共醉 古来文学士皆贫

  公元1509年,明正德四年,唐寅四十岁。此后十年间,似乎诗人的生计不时陷入困窘之中。不像现在的名画家,炒作出名后,作品会越卖越高价,再往后就可以让学生、专业枪手代笔,自己临了修改几笔签个名照样大笔银子入袋。明朝的市井文人即使名气再大,总摆脱不了当时社会政治经济的影响。

  正德皇帝朱厚照是明朝第十个皇帝,为人聪明过人,仪表清俊(从帝王画像上看朱家皇帝只有他一个人长得漂亮,其余都是朱元璋显性遗传不可更改的暴戾怪相),可他为政却极其荒唐古怪,是中国历史上出了名的荒诞天子。正德皇帝在位十六年,却有七年在西北等地游荡玩乐,把大同称作“家里”,亲自给自己封赠“大将军”名号,并在边境邀击蒙古骑兵,竟也手刃过几名力大剽悍的蒙古人。他又不时微服私访,数入贵臣勋戚之家,随意巡幸,即使路边小店的美娇娘也照幸不误,后世文人据此撰有《游龙戏凤》的历史名剧。这位混世魔王还亲搏虎豹,宠养一帮武艺娴熟的“哥们”,同时,以贪污在历史享有盛名的大太监刘瑾也出在他在位期间。可以想见,正德期间明朝已是从盛到衰的加速期,加之这位皇帝于正德十四年春为了寻花问柳“南巡”,致使苏杭、南京一带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所有这些,或多或少会影响到当时以文画谋生的唐伯虎的生活状况。

  田衣稻衲拟终身,弹指流年了四旬。善亦懒为何况恶?富非所望不忧贫。
    山房一局金藤着,野店三杯石冻春。只此便为吾事办,半生落魄太平人。
  (《言怀之一》)

  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漫劳海内传名字,谁论腰间缺酒钱?
    诗赋自惭称作者!众人多道我神仙。些须做得工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
  (《言怀之二》)

  十载铅华梦一场,都将心事付沧浪。内园歌舞黄金尽,南国飘零白发长。
    髀里内生悲老大,斗间星暗误文章。不才剩得腰堪把,病对绯桃检药方。
  (《漫兴之一》)

  落魄迂疏自可怜!棋为日月酒为年。苏秦抖颊犹存舌,赵壹探事囊没钱。
    满腹有文难骂鬼,措身无地反忧天。多愁多感多伤寿,且酌深怀看月圆。
  (《漫兴之五》)

  在这些诗中,再也看不见满纸云霞,看不见达意潇洒,多的是“悲老大”、“病酒身”、“囊没钱”,而且终于意识到自己“落魄迂疏自可怜”,不仅如此,大才子开始哭穷抱怨,以“贫士”自居:

  贫士囊无使鬼钱,笔峰落处绕云烟。
    承明独对天人策,斗大黄金信手悬。
  (《贫士吟之一》)

  贫士衣无柳絮棉,胸中天适尽鱼鸢。
    宫袍着处君恩渥,遥上青云到木天。
  (《贫士吟之二》)

  贫士灯无继晷油,常明欲把月轮收。
    九重忽诏谈经济,御彻金莲拥夜游。
  (《贫士吟之五》)

  尤其是奉寄老友孙思和的八首绝句,把当时诗人自己一家的贫蹇窘涩描述得细致淋漓:

  十朝风雨苦错迷,八口妻孥并告饥;
    信是老天真戏我,无人来买扇头诗。
  (之一)

  书画诗文总不工,偶然生计寓其中;
    肯嫌斗粟囊钱少,也济先生一日穷。
  (之二)

  抱膝腾腾一卷书,衣无重褚食无鱼,
    旁人笑我谋生拙,拙在谋生乐有余。
  (之三)

  白板长扉红槿篱,比邻鹅鸭对妻儿;
    天然兴趣难摹写,三日无烟不觉饥。
  (之四)

  邻解皇都第一名,猖披归卧旧茅衡;
    立锥莫笑无余地,万里江山笔下生。
  (之五)

  青衫白发老痴顽,笔砚生涯苦食艰;
    湖上水田人不要,谁来买我画中山。
  (之六)

  荒村风雨杂鸣鸡,燎釜朝厨愧老妻;
    谋定一枝新竹卖,市中笋价贱如泥。
  (之七)

  儒生作计太痴呆,业在毛锥与砚台;
    问字昔人皆载酒,写诗亦望买鱼来。
  (之八)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