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108节 且战且行抵抗重重






   李成栋在两广战场连遇挫折

  逃至桂林的永历帝一直坐卧不安,在太监王坤等人撺掇下,又想往湖南方向逃跑。瞿式耜极力谏阻,指出广西乃战略要地,一旦轻易委弃,进退失据,后患无穷。永历帝倒没有架子,亲写御书给瞿式耜,辩解说自己去湖南完全是为了长久的恢复大计,并命瞿式耜以兵部尚书、太子太傅身份总管兵马,留守广西待变。无奈之下,君命难违。瞿式耜只得上书乞求永历帝先驻跸全州,不要闻警即逃。逃跑一次,臣民之心就涣散一圈,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永历帝跑到全州,何腾蛟属下的定蛮伯刘永胤迎驾。此人貌似精忠,实际上是个挟主自重、骄横跋扈的武将。见到永历帝,他马上肆口大骂太监王坤误国奸逆,逼得永历把王坤贬放。王坤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手中握兵的刘永胤更坏,他和永历身边佞臣马吉翔等人一拍即合,获封安国公,由伯爵成公爵,蹿升一级。

  桂林方面,自永历一行离开,上至总督侍郎朱盛浓,下至桂林知府王惠卿,个个“三十六计走为上”,一转眼都逃个精光,惟有瞿式耜和县丞李世荣等几个当地下级官员连同兵民一起困守孤城。李成栋部下清兵猛烈进攻,桂林军民拼死抵抗。清军倚恃兵精器良,一时间竟登上西门城墙。危急时刻,刚刚护驾永历帝至全州又急忙赶回的平蛮将军焦琏从阳朔急急杀回,入文昌门与冲入城的清兵竭死巷战,苦斗两日,杀敌数百,终使进攻清兵落败而逃,并缴获了战马、甲胄以及许多武器,取得振奋军心的“桂林大捷”。

  艰难困境之中,取得如此殊功,永历帝竟发旨:“俟平、梧克复,即与伯爵”,只给一只红萝卜,告知焦将军日后取下平州、梧州,再赐伯爵。同时,永历对身边无尺寸之功的马吉翔等三人却立赏伯爵,借口是他们有“扈驾之功”,其实是“一起逃跑之功”。永历此事做的真正混帐王八蛋,如说扈驾之功,焦琏鞍马劳累,从桂林一直护送他至全州,未解征衣,又马上星夜兼程赶往桂林浴血死战,获得大捷,兼有扈驾战胜之功,而马吉翔等人不过是跟从永历左右,也就像几个随行太监贴身跟着,竟能轻易获此高爵,不能不让南明臣下失望。

  马吉翔等人的封爵完全是刘承胤的意思,借以笼络这几个近臣和他站在一条船上。果然,几个人一齐劝谏,让永历帝移跸武冈——刘承胤的老根据地,如此,刘承胤就完全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武冈位于群山之间,地势逼狭,根本就不是什么战略要地。刘承胤、马吉翔等人硬是挟迫永历帝下旨,与众臣一起转移到武冈。这样,永历帝完全落入刘、马的掌握之中。刘承胤进入自家地盘后,为所欲为,接连杀害了几个与他意见相左的大臣,又随意斩杀南明其他友军的来使,并想废掉永历另立岷王为帝。

  “屋漏偏遭连夜雨”。湖南各地的南明军纷纷落败,孔有德清军直向武冈杀来。刘承胤一面骗永历帝他已大败清军,一面向孔有德暗中约降,准备献上永历帝为“见面礼”。从近处逃回的一个宗室慌忙拜见永历,告诉他清军已在三十里开外的地方。此话晴天霹雳一样,吓得永历惊骇不知所为。幸亏孔有德怕刘承胤诈降,使得这个卖国贼不得不再次返回武冈城剃掉头发“表决心”——恰恰这一来一往,给了永历帝及其左右群臣一个机会。刘承胤的老母和兄弟又交出城门钥匙,永历帝才得逃出生天。清军与刘承胤忙随后追杀,幸亏参将谢复荣等五百多明兵拼死断后,最后全部战死,才保得永历帝一行未被清军追及。逃到半路,永历帝遇到总兵侯性带领的五千多明军,一行人又踅回广西,到达柳州。

  桂林方面,由于刘承胤派出的军士与焦琏军士发生内哄,李成栋派平乐和阳朔的清兵忽然发动进攻。多亏瞿式耜等人指挥有方,冒大雨与清兵殊死拼斗,又一次大败清兵,取得第二次“桂林大捷”。

  数月之间,永历帝之所以能苟延残喘,在广西和湖南之间来回窜逃,主要是因为李成栋大军在广东遇到了大麻烦,一时间脱不开身。陈子壮、陈邦彦和先前在道滘大败李成栋的张家玉一直纠集当地民众,袭扰李成栋军队,与清军多次在广州附近周旋,极大地牵制了李成栋军队的主力。特别是陈邦彦,他率两、三万民军由海路入珠江,声言攻打广州城,使得当时的清广东巡抚佟养甲连发急书,命李成栋回援。这样,在广西四处窜逃的永历帝才有机会摆脱李成栋军的穷追不舍。张家玉也率民军攻陷顺德县城,与回援的李成栋清军打起了游击战。

  陈子壮在南海起兵,本来已经约定花山义军一起里应外合攻入广州,不料消息外泄,佟养甲和李成栋两人联兵,把三千多花山义军全部活埋,并大败陈子壮水军。李成栋又趁势引军猛攻陈邦彦,一路追击,一直打到清远,最终俘获了这位对明朝耿耿忠心的书生,并把他凌迟处死。临刑前,这位顺德义士赋绝命诗:“厓山多忠魂,前后照千古。”

  数天之后,李成栋又在增城大败张家玉义军。身中九箭的张家玉见势不可挽,放弃了逃跑的机会,慷慨言道:“大丈夫立身天下,事已至此,焉用徘徊!”言毕,遍拜共同作战的义军将领,转身投水而死。

  又隔数日,陈子壮也在南海被俘,拒不投降,也被清军于广州凌迟杀害。

  在广东剿杀“三忠”(陈子壮、陈邦彦、张家玉)的过程中,虽然最终杀掉这三人以及数万明朝义军,但李成栋内心深处想必也不会不为所动:同是汉族血脉,同受昔日明朝食禄,二陈一张能够以书生残弱之躯作绝望无援之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前仆后继,不屈不挠,

  视死如归。而反观自己,堂堂七尺武将,手握重兵,为满人鹰犬,屠戮残杀,无数血肉同胞,在自己眼前慷慨壮烈而死。同为人子,不能不令李成栋心中有所感念。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