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70节 后蜀末帝孟昶(2)






  不久,孟知祥赶至成都,宣布郭崇韬死讯,慰抚吏民,赏赐将卒,这才使蜀地保持安定,没有妄起兵端。

  马彦珪回洛阳后,添油加醋,把郭崇韬讲得罪大恶极。庄宗大怒之下,遍诛郭崇韬在洛阳诸子,又派人杀掉郭崇韬的女婿、保大节度使李存义。诸位太监一不作二不休,连进谗言,又下诏族诛义成节度使李继麟。一时之间,朝野骇惊,人心大乱。当时,洛中诸军饥窘,谣言四起,有传闻说“郭崇韬在蜀中自立为帝,已杀魏王李继岌”,又有传闻说“刘皇后怪魏王之死责在皇上,已经在宫内弑掉皇帝”,谣言种种,不一而足。

  不久,后唐多部军卒叛乱,皇甫晖、赵在礼等拥兵攻掠,连庄宗左右的御林军军士王温等也趁机作乱。李存勖不得已,派自己一直心存忌讳的义兄李嗣源去征讨邺都的叛兵。正当集军于城下将要进攻之际,兵士哗变,反而里外合兵,一起劫持李嗣源为主,逼他带军队返攻洛阳。李嗣源是厚道人,还想束身归朝自明,被女婿石敬瑭劝阻。

  李存勖众叛亲离,就率两万五千御林军亲征,没多久兵士就逃亡殆尽,不得已半路又回军洛阳。喘息之际,刚刚吃了口饭,从马直指挥使郭从谦率兵叛乱,乱兵攻入内殿,李存勖中流箭而死。他临死前口渴至极,求刘皇后找口水给他喝。刘皇后看也不看他一眼,自己逃命而去。

  李嗣源为众人所推,称监国(代理皇帝)。刘皇后与李存勖的弟弟申王李存渥一起逃跑,并亡途中还不忘私通,真正的淫妇王八蛋。不久,申王李存渥、永王李存霸皆被军士所杀,薛王李存礼和李存勖的四个幼子皆“不知所终”,估计是被忠于李嗣源的军士杀掉。

  魏王李继岌从成都出发,回师至渭南,庄宗败讯传来,部下大惊,士兵骇散,得胜振旅之师顿成奔亡溃败之兵。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太监李从袭此刻“劝说”魏王:“时事已去,王宜自图。”明白无误地告诉这位年青的王爷赶紧自杀,省得落入叛兵之手。“继岌徘徊流涕,乃自伏于床,命仆夫李环缢杀之。”天日昭昭,诚不虚言。由此,也可见出帝王子弟大多笼中之鸟,遇乱自危,彷徨无计,连挣扎的勇气都没有,只得听凭太监、军士宰割。刘皇后在晋阳削发为尼,不久也被杀掉。李存勖兄弟子侄多人,只有一个邕王李存美因半身不遂得免,软禁于晋阳。至此,后唐开国皇帝李克用后代几乎被杀光。李存勖自食其言,杀光王衍一族,王衍的妈妈徐太后临死愤言诅咒,也就几十天的功夫,已成事实!

  李嗣源继位,是为后唐明宗。后唐明宗继位后马上为郭崇韬等被杀大臣平反。此时,远在蜀地观变的孟知祥已有在蜀地自立为王的念头。为了约束孟知祥,后唐明宗一面任孟知祥为侍中的显官,一面派客省使李严为监军,来蜀地监视孟知祥。李严此人,后唐庄宗时朝廷最早派他到蜀国以国使身份敦邻国之好,他回国后就力劝庄宗伐蜀,因此蜀人恨他要死。李严以名士才人自居,又有明宗手令在身,大摇大摆地回到成都,以为会受到孟知祥礼敬。宴客席上,酒未喝一口,孟知祥就派人把他拿下,斩于军门口。后唐明宗闻讯,也无可奈何,就做个顺水人情,派人把孟知祥的老婆琼华公主和儿子孟昶等家属一同送去蜀地。此举目的,本是想“以恩信怀之”,不料正了却孟知祥的后顾之忧。

  后唐明宗李嗣源日后因军事需要,屡屡遣使让孟知祥出钱出兵相援,孟知祥都阳奉阴违,总是搪塞敷衍。不久,据兵东川的董璋反唐,孟知祥也一道兴兵。后唐明宗派女婿石敬瑭等人讨伐,大败而回。又过了一阵子,唐明宗过后诛杀了常讲孟知祥坏话的重臣安重海,并下诏赦免孟知祥和董璋。

  孟知祥派人要董璋和他一起向朝廷致歉,董璋很气愤,回复说:“朝廷把我在洛阳的家属杀个精光,孟公宗属独存,我凭什么道歉!”孟知祥抓住借口,派大兵相攻,很快灭掉董璋的部队,又并有东川。董璋死后,孟知祥索性把向后唐明宗道歉一事也免了。李嗣源倒大度,又遣使臣谕示招抚。孟知祥乘机派人来朝,请封蜀王。明宗也知孟知祥遥不可制,就派户部尚书卢文纪入蜀,于长兴四年五月(933年)封孟知祥为蜀王。同年十一月,明宗病死。

  934年正月,孟知祥即皇帝位,国号蜀,史称后蜀。孟知祥即位没几个月,就患脑溢血死去。他在位期间,轻徭薄赋,吏治较为清明,又修缮蜀地不少农田水利设施,确实促进了西川地区的经济和农业发展。

  孟知祥死后,孟昶继位,是为后蜀末帝。

  后主孟昶在位期间,中原多事。后唐明宗李嗣源死后,他的儿子后唐闵帝李从厚不久就被李嗣源义子李从珂推翻。李从珂称帝不久,又被李嗣源女婿石敬瑭借契丹兵打败。石敬瑭割燕云十六州给契丹,建立后晋。经过数年屈辱,石敬瑭的儿子石重贵又被契丹军队俘虏,后晋大将刘知远乘机建立后汉,到了儿子那辈,又因残暴不仁被枢密使郭威推翻。郭威建立后周。郭威由于诸子皆被后汉隐帝所杀,死后由其内侄(其妻柴后之侄)柴荣继位,即英明神武的后周世宗。柴世宗聪察如神,南征北讨,军政严明,颇有一统天下之志。可惜天不假年,柴荣于三十九岁壮年得暴疾而崩。后周幼主继位,不久陈桥兵变,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建立宋朝。至此,在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内,孟昶的后蜀一直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孟昶,是孟知祥第三子,继位时年仅十六岁。同前蜀末主王衍不同,孟昶资质端凝,少年老成,个性英果刚毅。孟知祥晚年,对故旧将属非常宽厚,大臣们依恃是“老人”,放纵横暴,为害乡里。孟昶继位,众人更是以少主视之,更加骄蛮,往往夺人良田,毁人坟墓,欺压良善,全无任何顾忌。诸人之中,以李仁罕和张业名声最坏。孟昶即位数月,即以迅雷之势派人抓住李仁罕问斩,并族诛其家,“川民为之大悦”。

  张业是李仁罕外甥,当时掌握御林军。孟昶怕他起内乱,杀李仁罕后不仅没动他,反而升任他为宰相,以此来麻痹对方。张业权柄在手,全不念老舅被杀的前鉴,更加放肆任性,竟在自己家里开置监狱,敲骨剥髓,暴敛当地人民,“蜀人大怨”。见火候差不多,孟昶就与匡圣指挥使安思谦谋议,一举诛杀了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权臣。藩镇大将李肇来朝,自恃前朝重臣,倚老卖老,拄着拐杖入见,称自己有病不能下拜。闻知李仁罕等人被诛死,再见孟昶时远远就扔掉拐杖,跪伏于地,大气也不敢喘。

  收拾服贴了父亲孟知祥的一帮老臣旧将后,孟昶开始恭亲政事,并在朝营增设“举报箱”以通下情。宋代史臣所作的《新五代史》等史书,总把孟昶说得荒淫不堪,其实是为宋太祖伐蜀找借口。据民间野史和一些逸史笔记资料记载,“(孟昶)性明敏,孝慈仁义,能文章,好博览,有诗才”,可以讲,在继位初期是个不错的皇帝。他还亲写“戒石铭”,颁于诸州邑,戒令官员:“朕念赤子,旰食宵衣。言之令长,抚养惠绥:政存三异,道在七丝。驱难为深,留犊为规。宽猛得所,风俗可侈。无令侵削,无使疮痍。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为民父母,莫不仁慈。勉尔为戒,体朕深思。”由此,可见孟昶爱民之心,在五代十国昏暴之主层出不穷的年代,确实难得可贵。

  孟昶虽好文学,但殷鉴不远,继位初期他还多次以王衍为戒,常常对左右侍臣讲:“王衍浮薄,而好轻艳之词,朕不为也。”为了能使文化经学更加流传广泛,孟昶还令人在成都立石经,又刻木版大量印刷古代典籍,宋代刻本最早实际上兴起于蜀,后世人言及“宋版”,都以蜀本为上佳之品。还有一事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新春贴对联,也始于这位孟昶,他所撰写的中国历史上第一幅春联如下:“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