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唐朝“藩镇割据”大戏的上演






    唐玄宗李隆基在位期间,首创“节度使”的实际官职,是造成后来“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的根本祸源。经“安史之乱”,藩镇的实力非但未受到影响,反而进一步增强。“安史之乱”平定后,唐朝虽想削夺藩镇的权力,但有心无力,只能以广封众臣的方式安抚各路诸侯。
 
第38节 寂寂江山摇落处 

   提起李商隐,人们总是联想到温婉精丽、多情伤感、晦涩沉郁的爱情诗歌。殊不知,诗人生活的年代,正处于唐王朝风雨飘摇、危机四伏的时期,“元和中兴”昙花一现,藩镇割据变本加厉,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宦官把持朝政,党争愈演愈烈。面对如此江河日下之势,诗人忧心忡忡,就有了《行次西郊作一百韵》这样的“史诗”,表现出诗人强烈的愤慨和深深的忧虑。此长诗一扫绮艳、伤感、妩媚,乍看之下,很像老杜文笔!

  蛇年建午月,我自梁还秦。南下大散关,北济渭之滨。
  草木半舒坼,不类冰雪晨。又若夏苦热,燋卷无芳津。
  但闻虏骑入,不见汉兵屯。大妇抱儿哭,小妇攀车轓。
  生小太平年,不识夜闭门。少壮尽点行,疲老守空村。
  城空鼠雀死,人去豺狼喧。南资竭吴越,西费失河源。
  因今左藏库,摧毁惟空垣。如人当一身,有左无右边。
  (《行次西郊作一百韵》·李商隐)

  讲起藩镇,也得提起前半世英明神武、后半世昏庸暗弱的唐玄宗李隆基。正是他在位期间,首创“节度使”的实际官职,在唐境内设立了九个节度使和一个经略使,究其初衷,本来是防御异族入侵,不料结果是引狼入室,唐朝自己委派的节度使本人倒首先敲响了盛唐王朝的丧钟——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首举叛旗,以十五万铁骑把整个唐王朝搅得天翻地覆。

  “安史之乱”平定后,唐朝并没有削夺藩镇的权力,当时不是不做,而是不能。当其时也,无论朝廷上下内外,都已经意识到藩镇的弊害,但由于国家久经战乱,兵士战斗力不强,积贫积弱,对于田承嗣等安史余孽不仅不能一鼓摧垮,还得对他们进行好意安抚,惟恐其忽然“跳梁”又起祸端,只能趁坡下驴,授以节度使之职。

  本来,唐廷是想等日后恢复元气后再“秋后算帐”,没想到尾大不掉。数位有地、有兵、有钱、有权的藩镇统治者们割据一方,时附时叛,见势而为,完全成为雄霸一方的土皇帝。老节度使死了,朝廷根本没有能力自上而下行使权力任命新人,而是由节度使自己传之子孙或由原来藩镇的部将自己定夺人选,最后走个形式“上报”中央,唐政府只能做做样子依藩镇之意“诏许”。对此《新唐书》的编纂者愤愤不平言道:“安史乱天下,至肃宗大难略平,君臣皆幸安,故瓜分河北地,付授叛将,护养孽盟,以成祸根。乱人乘之,遂擅署吏,以赋税自私,不朝献于庭。效战国,肱脾相依,以土地传子孙,胁百姓,加锯其颈,利怵逆污,遂使其人自视犹羌狄然。一寇死,一贼生,讫唐亡百余年,卒不为王土。”

  唐朝的藩镇割据,大致可分为四个时期:

  一、藩镇割据的成型时期——唐代宗初年至唐德宗末年(公元763—805年);

  二、藩镇割据的摧败时期——唐顺宗永贞元年至唐宪宗元和末年(公元806-820年);

  三、藩镇割据的死灰复燃时期——唐穆宗初年至唐懿宗末年(公元822-872年);

  四、藩镇割据的内斗时期——唐僖宗乾符年间至唐亡(公元874-907年)。

  本文只想就唐朝藩镇割据成型的一个阶段作一番探讨,叙述一下“安史之乱”以后藩镇是如何登上中国历史舞台的,讲讲这些“大王”们是怎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并把本来就喘息不定的唐朝搞到何种岌岌可危的地步。

  唐代宗李豫继位后,适逢史思明的儿子史朝义兵败被杀,“安史之乱”告一段落。

  值此新君登基之际,于是大赦天下,广封众臣。功高望重的仆固怀恩出于私心,“恐贼平宠衰”,上奏朝廷分封史思明几位投降的旧将,想依恃此辈为日后党援。唐王朝上层“厌苦兵革,苟冀无事,因而授之”,下诏封田承嗣为魏、博、德、沧、瀛五州都防御使,薛嵩为相、卫、邢、洺、贝、磁六州节度使,李怀仙为幽州、卢龙节度使,李宝臣为承德节度使,即河北四镇,后来薛嵩早死,部属土地渐为田承嗣兼并,共有三镇,即日后臭名昭著的“河北三镇”。

  由于太监鱼朝恩、程元振等人擅权,最终惹得仆固怀恩造反,率回纥、吐蕃入寇,幸亏郭子仪等大将力保社稷,唐朝才又免于覆亡。趁唐朝内讧之机,河北诸镇“各拥劲卒数万,治兵完城,自署文武将吏,不供贡赋,与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及李正已皆结为婚姻,互相表里。朝廷专事姑息,不能复制,虽名藩臣,羁縻而已。”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