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35节 负恩逆胡罪大恶极(2)






  安禄山晚年,越吃越肥,估计是报复自己在张守珪手下当“孙子”时的节食岁月,每顿猛填狂吃,大肚子垂至膝下,走路时要左右仆人扶持腋下才迈动步子。但一到上朝面见唐玄宗时,安禄山常作胡旋舞,“疾如风焉”。玄宗见此眉开眼笑,问:“你这大肚子里装得什么啊这么鼓圆?”安禄山答:“只有一颗对陛下的忠心!”大喜之下,玄宗把女儿许配给安禄山长子安庆宗。

  为了不停地邀功博唐玄宗欢心,又抓住老年人心理,安禄山按月向朝廷进贡驼马鹰犬等奇异之物。同时,他又多次欺骗契丹首领,邀请这些人欢宴,灌醉后杀掉,把脑袋砍下,尸体埋入一个大坑,前后杀掉数千人,都送入京城报功,说是打仗中斩获的首级。玄宗当然不知实情,赐安禄山铁券,进为东平郡王。在禁苑中射猎,每获新鲜猎物,唐玄宗都要派人驰赐禄山,以示恩宠。

  后来,安禄山多次以讨伐契丹为名,不断扩充行伍和势力范围,兼三道节度使,权倾中外。

  由于杨国忠与安禄山疑隙渐深,他不断向玄宗说安禄山要造反。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唐玄宗召安禄山入朝以检验虚实,大胖子提前已知道杨国忠之谋,如约前来,“帝意遂安”,再也不信杨国忠说安禄山要造反的话,并答应安禄山把三道中最重要的将帅职位全部由汉人换为蕃人统领。归镇时,唐玄宗亲自在望春亭饯行,以御服赐赏。赐服本来是示以恩宠,反而让做贼心虚的安禄山心中暗惊,拜别后疾驰而去,日行三、四百里,至范阳老巢加强谋反准备。“人言(安禄山)反者,玄宗必大怒,缚送与之。”越是如此,安禄山心中愈惧。

  天宝十四年底(公元755年),安禄山假托承旨讨杨国忠,起兵十五万造反,一路势如破竹,连连大胜。天宝十五年正月,安禄山占据东京洛阳后,见宫阙壮丽,心中大悦,僭称雄武皇帝,国号大燕。正是由于他建国称帝,部将又忙于四处掠取,没有乘胜追击,唐军才有了喘息的机会。攻取长安后,安禄山又残杀未能跑掉的唐室王孙公主一百多人,纵兵大掠。一路之上,郡县城池,尽为废墟。

  安禄山由于体肥嗜酒,体重达三百三十多斤。乐极生悲,当上“皇帝”后,胖逼身上长满带状疱疹,而且眼疾加重,后来连东西也看不见了。由于病痛,本来生性残暴的安禄山更加躁急,动不动就痛打杀戮左右从人。其子安庆绪害怕自己的太子位会被安禄山宠妃段夫人之子安庆思夺取,就与严庄(安禄山的军师)等人相谋,想先下手为强。

  安禄山有个贴身僮仆名叫李猪儿,自小聪明伶俐,十几岁时,安禄山亲自用刀割去他的小鸡鸡。当时血流数升,从人用热火灰给李猪儿的私处敷上止住血才得以活命,作为入室的阉人随侍卧内。平素安禄山穿衣服,都有两个仆人抬起安禄山肥肉大肚子,李猪儿用头顶起这一坨巨肉,才能帮这个大胖子系上腰带。带状疱疹带来的巨痛使安禄山每每狂怒,不问任何原由就会用大棒子狂殴左右,李猪儿是卧内亲随,每天挨揍更多,心中“深怨禄山”。严庄、安庆绪把意思说明,李猪儿马上答应。

  唐肃宗至德二年正月十五(公元757年)夜,严庄、安庆绪把门,李猪儿闯入卧内,举起大刀朝着安禄山大肚一刀劈下。当时安禄山眼睛已经全瞎,双手乱摸枕边佩刀,怎么也摸不到,就手摇床柱大叫:“肯定是家贼杀我!”大叫之时,满肚子肥肠内腑流满king-size的大床,气绝而死。安庆绪派人用毯子包裹起大胖子尸首埋于床上,矫称安禄山旨意宣布自己为储君。

  安庆绪性喜饮酒,又无大志,接连被唐军打败。唐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秋十月,郭子仪等大军包围安庆绪于邺城。贼将史思明率十三万兵来救,安庆绪情急之中把皇帝玺绶让与史思明。

  史思明大败诸路唐军,安庆绪不得已与兄弟四人及亲信左右前往史思明营中拜谒,被当场拿下,责以弑父之罪,一并勒死(一同被绞死的还有以六千人在潼关大破哥舒翰二十万大军的崔乾佑,估计此人想不到自己死得如此离奇、不堪)。至此,安禄山父子僭位,三年而灭。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