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33节 善始无终反噬国家(2)






  从太原城出来,骆奉先路过仆固怀恩大营,依情依理也要去看视。家宴之上,仆固怀恩的老妈很不高兴,责备骆奉先说:“你与我儿结为兄弟,现在又和辛云京这么热乎,做人怎能两面三刀呢……过去的事就算了,从今以后我们母子兄弟如初。”酒酣耳热之际,仆固怀恩起舞娱客,骆奉先也大赠金帛以作回礼。有来有往,加上骆奉先又是皇宫红人,仆固怀恩想转天回赠大公公一份厚礼。

  骆奉先心中小鼓一直打个不停,自称有急事,固辞要走。仆固怀恩说:“明天就是端午节,今晚在此休息,过了大节再走不迟。”苦苦相留留不住,仆固怀恩就派人把大太监的马藏了起来。其实,这本是一片好心,就好像现在为了留住好朋友多住几天,藏起对方车钥匙一样。

  骆奉先惶急于心,半夜惊起,对手下说:“酒宴上老太太骂我两面派,现在仆固怀恩又藏起我的马不让走,不是要杀我吧。”越想越怕,骆奉先爬墙逃走。早晨起来,仆固怀恩到客馆,见大太监已经无影无踪,心中也暗暗叫苦,连忙派人带着一大包金银连同马匹一起“追赶”骆奉先,在半路上把东西还给这位公公。

  虽如此,惊魂未定的骆奉先一回朝就上奏仆固怀恩要造反。知此讯后,仆固怀恩也上表请诛辛云京、骆奉先。唐代宗充当和事佬,手诏和解三人怨隙。仆固怀恩心甚不平,怏怏不快。愤懑之下,上书皇帝自叙功劳,怨恨之意,溢于言表。(此表肯定是其帐下文士之杰作,情深意切,文采不俗,特录其中一段于下):

  ……臣实不欺天地,不负神明,夙夜三思,臣罪有六:往年同罗背叛,河曲骚然,经略数军,兵围不解。臣不顾老母,走投灵州,先帝嘉臣忠诚,遂遣征兵讨叛,使得河曲清泰,贼徒奔亡。是臣不忠于国,其罪一也。臣男玢尝被同罗虏将,盖亦制不由己,旋即弃逆归顺,却来投臣,臣斩之以令士众。且臣不爱骨肉之重,而徇忠义之诚,是臣不忠于国,其罪二也。臣有二女,俱聘远蕃,为国和亲,合从讨难,致使贼徒殄灭。寰宇清平。是臣不忠于国,其罪三也。臣及男瑒,不顾危亡,身先行阵,父子效命,志宁邦家。是臣不忠于国,其罪四也。陛下委臣副元帅之权,令臣指麾河北。其新附节度使,皆握强兵,臣之抚绥,悉安反侧,州县既定,赋税以时。是臣不忠于国,其罪五也。臣叶和回纥,戡定凶徒,天下削平,蕃夷归国,使其永为邻好。义著急难,万姓安宁,干戈止息,二圣山陵事毕,陛下忠孝两全。是臣不忠于国,其罪六也。臣既负六罪,诚合万诛,延颈辕门,以待斧。过此以往,更无他违。陛下若以此诛臣,何异伍子胥存吴,卒浮尸于江上,大夫种霸越,终赐剑于稽山。唯当吞恨九泉,衔冤千古,复何诉哉!复何诉哉!……

  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十月,唐廷以回纥近塞、两将不和,便派黄门侍郎裴遵庆带着皇帝手谕到汾州谕旨。仆固怀恩心中冤曲日攒月深,抱着裴侍郎的双足号泣诉冤。裴遵庆向他传达了皇帝推心至诚之意,让仆固怀恩入朝面君,以解嫌猜,仆固怀恩当下允诺。

  正打点行装准备上路,仆固怀恩副将范志诚劝说道:“您现在谗言交构,有功高不赏之惧,奈何入不测之地呢?李光弼以忧死,来以功诛,功不见容,两个人就是先例呵。”仆固怀恩越想越觉得有理,就以惧死为借口,不去长安面君。

  裴遵庆回朝复命。不久,就传来仆固怀恩的儿子仆固瑒进攻太原辛云京的消息。辛云京也是百战良将,又早有准备,对阵下来,仆固瑒大败,回军途中,他就集军包围榆次。

  唐代宗忧心仲仲,任颜真卿为刑部尚书,想派他去仆固怀恩处进行宣慰。颜真卿持重老臣,建议道:“仆固怀恩现在骑虎难下,进退两难,肯定不会进京来朝。他手下将士,也都是郭子仪从前的部曲,可以下诏派郭子仪替代他的军职,再喻以逆顺祸福,或许会来。”

  郭子仪刚到河中,进攻榆次的仆固瑒就因为鞭打汉族将士引起众怒,被焦晖等偏将斩首,献于阙下。一时间仆固怀恩属下将卒迸散,听说郭子仪来,纷纷来投,归者数万。

  仆固怀恩知道军变消息,忙跑去告知老母。老太太也很生气,怒叱道:“我一直告诫你别造反,国家待汝不薄。现在军变,祸将及我,奈何!”仆固怀恩惶急无对,再拜而出。老太太提刀追赶,大骂:“吾为国家杀此贼,取其心以谢军中!”仆固怀恩只带了三百名亲随,度河而逃,到灵武才敢歇口气,召集亡命散卒。

  唐代宗念其旧功,不加罪,派人护送他母亲至京师,供养极厚,又把他最小的女儿收留,养育于皇宫之中。不久,老太太“以寿终”,并没有因儿子叛逆被国家杀戮。朝廷为了安抚仆固怀恩,只是下诏罢免其军职,仍拜太保兼中书令、大宁郡王。

  仆固怀恩铁勒本性,刚烈不回,反正是破罐破摔,索性他就又诱结吐蕃,与回纥等诸蕃兵马二十多万入塞,攻陷丰州,进掠泾、汾一带,为害不浅。一群乌合贼军横渡泾水时,仆固怀恩被其手下旧将白孝德率兵打得落荒而逃;攻奉天,老上司郭子仪又把他击退遁走。虽如此,吐蕃、回纥联军兵盛,四面进击,直趋凤翔,京师震骇。估计是忧愤成疾,仆固怀恩拥军至鸣沙时突然暴病,几天后就病死,其属下以铁勒旧俗把他火葬。

  仆固怀恩一死,首脑顿失,其属下汉军相互攻杀,回纥和吐蕃也各怀鬼胎,关键时刻,郭子仪单骑说降回纥,反击吐蕃,唐朝又逃过一次大劫难(详情见郭子仪事迹)。

  可嗟可叹者,仆固怀恩一门,自安禄山之乱起,死于王事者四十六人;及其拒命朝廷,也搅扰了足足三年。唐代宗数次下诏,一直未有直接斥责仆固怀恩“反叛”的罪名。即使收到了仆固怀恩死讯,唐代宗仍旧恻然说:“怀恩不反,为左右所误耳。”深究仆固怀恩起事初衷,也是无奈何之举,尤其是大太监骆奉先、鱼朝恩事事相激,加之又与大将辛云京不睦构隙,终使自己一生忠义事业,皆化为流水乌有,《叛臣传》中,仆固怀恩名领首位,也真有些冤枉。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