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28节 完名高节福禄寿全(2)






  郭子仪骑马至阵前,摘去头盔,对带头的回纥“大酋”亲切问候道:“君与我前些年同生死、共患难,怎么现在一点也不念昔日情份啊?”见到果真是郭子仪本人,回纥首领大将们都扔掉手中兵器下马拜礼:“果吾父也。”(真是我亲郭大爷呵)于是,郭子仪邀请回纥众首领欢饮,大赠金帛,誓好如初。酒席宴上,酒酣耳熟,郭子仪乘机劝说回纥首领:“吐蕃与我大唐本来是舅甥之国,现在背信弃义进攻我们。他们已劫抢牛马无数,诸位如果能倒戈奋击吐蕃,既能逐戎得利,又与我大唐重修友好关系,一举两得,多么好啊。”当时,仆固怀恩已经暴病而死,“群虏无所统一”,回纥人就答应了郭子仪。

  吐蕃军队已经得知唐军与回纥军“联欢”的消息,惊疑双方有诈,乘夜就引军退走。郭子仪先派白元光等率一部分唐兵与回纥军相合,追击吐蕃,自引大军继后,于灵台西原大败吐蕃,斩首五万,生俘一万,得牛羊马驼不可胜计,并追回被俘掠的唐朝士女。

  唐氏宗大历二年(公元767年)十一月,郭子仪又以三万步骑破吐蕃于灵州,斩敌三万。
  由于鱼朝恩一直嫉恨郭子仪,他派人挖毁郭子仪父亲的墓穴,乱抛尸骨。在古代,刨挖别人的先人坟墓,简直是深仇大恨。恰值郭子仪引兵入朝面君,众臣心下疑惧,惟恐这位郭大爷一气之下大闹朝廷,闹出个兵变什么的又把京城颠个底儿掉。唐代宗见到郭子仪,首先就谈起这件事,想就他父亲坟墓被毁之事代朝廷道歉。不料,郭子仪伏地大哭,说:“为臣我久为军队主帅,战场上不能禁暴,时有军士挖毁坟墓事件发生。为臣我不忠不孝,上获天谴,不是别人的过错啊!”如此,朝廷上下才安下心来,知道郭子仪没有寻衅找碴的念头。

  郭子仪为人,宽于御下,忠于事上,赏罚必信。虽屡遭几个太监谗毁,但他处处小心,朝廷叫干啥就干啥,没有丝毫怨言,故而唐肃宗、唐代宗对他始终信任。

  以鱼朝恩之阴毒,也有被感动之时。有一次鱼朝恩宴请郭子仪,属下都害怕郭令公赴鱼公公之宴有去无回,要他众兵相护而去。郭子仪仅带十几个人仆人前往。鱼朝恩很奇怪,问:“王爷您怎么随从这么少?”郭子义告以实情。这样一来,感动得这位曾大挖郭子仪祖坟的鱼大公公也哭了:“令公您真是长者,别人能不对我起疑心吗?”

  傲狠难驯的藩镇土皇上田承嗣拥兵魏博,遇见郭子仪来使,马上跪地西向拜舞,指着自己的膝盖对来使说:“此膝不屈人久矣,今为公拜。”

  李灵耀占据汴州,公私财赋凡经过他的地盘一概掠为己有,惟独有郭子仪“封币”(贡朝钱物)经过其境,马上派兵士护送,不敢掠取丝毫。

  此外,郭子仪麾下勋将数十人,一时都封王封侯,贵重无比,但郭子仪对他们颐指气使,如使唤仆从部曲。那些人也恭谨俯首,孙子一般。其幕府参谋六十多人,后来也都成为将相高官,时人皆钦服郭子仪有识人之明。

  郭子仪为人也颇有远见,该疏放时疏放,该谨慎时谨慎。他晚年在家养老时,唐德宗宠臣卢杞进谒。平时,无论什么王侯将相来看望,老头子身边都是妾姬侍奉左右,不避来人。听说卢杞要来,郭子仪忙令众妾侍退下,自己危坐,等待这位“鬼貌蓝色”的奇丑大臣。相谈之间,也谦恭有礼,态度温和。卢杞走后,家人很奇怪,问:“令公您干吗如此好待卢杞呢?”郭子仪说:“卢杞此人,貌陋而心险。如果有妾姬在此,看见他那样子肯定会笑出声。如此,卢杞必衔恨在心,以后他必登相位,一旦大权在握,追忆前嫌,说不定到时候我郭家会被他杀得一个不剩!”后来卢杞果然掌权,“贤者妒,能者忌,小忤己,不致死地不止。”完全应合郭子仪的“预测”。

  唐德宗继位,召郭子仪还朝,进位太尉、尚书令,赐号“尚父”。建中二年(公元781年),郭子仪病逝,时年八十五。朝廷震悼,皇帝亲御安福门哭送,赐谥忠武。

  郭子仪八子七婿,都是朝廷显官。诸孙数十人,不能尽识。“富贵寿考,哀荣终始”。第六子郭暧,娶唐代宗女升平公主,是京剧《打金枝》的主角,剧情不是虚构,历史上确有其事。有一次夫妻二人斗气,郭暧怒道:“你以为你爸爸是当今天子就不知自己老几,我爸爸还不愿坐这个位子。”公主怒羞回宫,向父亲代宗告状。唐代宗是明白人,劝女儿说:“他爸爸还真是不愿做天子,否则,天下还真不一定是我李家的。”郭子仪听说此事,怒火烦心,忙把犬子五花大绑,亲自上朝请罪。唐代宗笑着说:“不聋不哑,不做亲家翁。儿女们呕气说话,怎好当真?”虽如此,郭子仪回家仍旧大板子“伺候”了郭暧一顿。郭暧女儿为唐宪宗贵妃,后来生下唐穆宗。穆宗即位后,尊郭妃为皇太后,并追赠外祖父郭暧为太傅。

  因此,唐朝史臣裴(土自)就说过:“(郭子仪)权倾天下而朝廷不忌,功盖一世而主上不疑,侈尽人欲而议者不之贬。”确实是盛德所至,节高名完,为古代名臣所罕有。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