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26节 力挽狂澜殊死报唐(2)






  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李光弼又代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不久,又为天下兵马副元帅。

  滑汴节度使许叔冀屡战不利,向史思明投降,唐军形势转恶。有人建议增益陕郡兵力,速保潼关。李光弼不同意,说:“两军相敌,尺寸之地必争。今弃五百里地而退守潼关,贼军益地,威势更强,不如移军河阳,北阻泽、潞,胜则出,败则守,表里相应。”同时,他又做出悉空洛阳城的决定,让全城官吏居民全部出城避寇,派军兵运送守城军备于其中。

  史思明军队到偃师,李光弼全军赶赴河阳。双方在石桥相遇,时值黄昏,李光弼令军士持火炬慢慢行进,坚甲利矛,叛军忌惮李光弼威名,没有人马敢突前进犯。史思明军驻扎于白马寺,南不出百里,西不敢犯宫阙,只敢在河阳南筑月型城,挖战壕与唐军相持。十月,贼军攻城,李光弼指挥得当,斩千余人,生俘五千多人,叛军掉入河中又淹死好多。

  南城方面,唐将李抱玉也使“诈降计”,忽然出兵击袭,又杀伤不少贼兵。唐将荔非元礼在羊马坡大破贼军。各路贼军虽溃败,毕竟是燕山锐卒,很快又整合在一起,劲兵三万,全力进攻北城,很有决一死战的气势。唐军城内兵少得可怜,全赖李光弼指挥得当,或给五百兵,或给三百铁骑,或给几十匹战马,又临阵重赏英勇之士,杀掉几个退兵败卒,使得唐军有必死之心,望旗而进,一举斩敌万余,生擒八千,俘获敌军大将三人。

  战事正酣期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李光弼手下大将荔非元礼守羊马城。战事胶着之时,李光弼命令荔非元礼悉兵出战。贼将周挚指挥八道兵马,一边填平壕堑,一面疯狂进攻。荔非元礼乍开城门一冲,敌兵小却。毕竟贼兵人多势众,攻意正盛,荔非元礼认为此时不是派精骑突阵的时机,就摇旗令步兵回阵,示弱诱敌。李光弼大怒,派人召荔非元礼回帅营,想当众杀掉以明军法。荔非元礼对传令兵说:“我正在战斗中,来不及见主帅,请回禀一声,破贼后我马上去!”在栅后望着贼军越来越近,荔非元礼对手下将士说:“李公刚才派人召我,是以为我们刚才怯战,要斩我以示众。现在应该拼死一奋,战死有名,以免因无功而受戮于军营之内。”说完,荔非元礼下马持刀,身先士卒,瞋目冲前,身后将士感奋,左右砍刺,无不以一当十,斩杀数百敌人,势不可当。贼将周挚见势不妙,慌忙遁走。

  南城的史思明仍不知北城军败,还在指挥叛兵猛攻。李光弼驱赶八千多俘虏临河“展览”,当众杀掉数十人恐吓敌军。剩下的俘虏大惧,纷纷跳入河中往南岸游,唐军刀砍箭射,几乎一个不剩全部报销。见此,史思明又率军败走。

  每次大战前,李光弼都插一锋利短刀于靴中,有必死之心,对属下讲:“我位居三公,绝不会活着被贼军俘虏,誓死报效朝廷!”至此,见敌军退败,李光弼西向天子所居方向拜舞,“三军感动”,欢声震地。

  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唐廷又加封李光弼太尉、中书令。李光弼率军进围怀州。史思明率兵来救,再三为唐军所败。史思明扬言要渡黄河断绝唐军粮道。李光弼驻军野水渡一带平地,四周竖立木栅为营垒。白天时,李光弼率兵巡营。当晚,他率随从驰还大本营。
  临行前,他留牙将雍希颢留守,嘱咐说:“贼将高晖、李日越都有万夫不当之勇,今夜史思明一定会派他们来此劫营。你留守此地,切勿与他们交兵。敌人如果投降,就和他们一起来见我。”听此一席话,李光弼属下都摸不着头脑,以为主帅操劳过度,语无伦次。

  史思明听谍报说李光弼在野水渡,忙派人把李日越叫至面前,下死命令说:“李光弼驻守平地,你以五百重甲骑兵今夜进袭把他擒来。否则,别来见我!”

  李日越得到命令后,乘夜急驰,进攻唐军营垒之前,他高声喝问:“李太尉在吗?”唐军守兵回答:“已经走了。”又问:“你们有多少兵在营中?”回答:“一千人左右。”又问:“谁为主将?”答:“雍希颢。”李日越顿时来个透心凉,良久,他对属下说:“今夜下死命令派我来擒获李光弼,现在冲进去,最多抓住个雍希颢,回营也会被处死!”于是李日越一箭未发,下马请降。雍希颢喜出望外,忙带领这位勇闻三军的敌将回营,受到李光弼热情接待,朝廷马上授以金吾大将军之职。史思明帐下大将高晖得知此讯,也带人归降唐军。

  众将佩服之余,也很不解,就问李光弼,“您降附这两个敌军大将怎这么容易?”李光弼说:“史思明屡次攻城失败,就想与我军平地野战。他听说我当天扎营在外,觉得我正中其计,连夜派李日越来袭擒我,肯定下死命令给李日越。雍希颢无名之将,李日越抓他回去肯定不免一死。人情惧死,李日越不得不降;高晖勇斗名声一直在李日越之上,听说李日越获授大将军之号,他怎能不动心来降呢!”众人大悟。

  唐朝诸军毕集怀州城下后,决开丹水倒灌入城。贼军顽抗,久攻不下。李光弼又使“地道战”,派人挖洞偷偷入城,得到敌军口令,潜上城楼,然后站在城墙上大呼,大开城门。唐军一涌而入,立克怀州,擒俘安太清等三位贼军大将。

  对唐肃宗有拥立之功的大太监、观军容使鱼朝恩轻信史思明散布的假消息,认为贼军思乡厌战,想要李光弼等人立刻收复东都洛阳。李光弼帐下大将仆固怀恩也暗中嫉恨主帅之功,对鱼朝恩大加附合,数次上表说贼军可一举攻灭。李光弼对形势十分清醒,上奏说:“贼锋尚锐,请候时而动,不可轻进。”朝廷不听,派中使督战,催促进军。李光弼不得已,仓猝设阵于北邙山下。贼军一直窝火不能平地决战,倾军而来,拼死进攻。唐军大败,军资器械丧失无数。贼军乘胜又攻占申州、兴州等十三州。李光弼上书请罪,唐肃宗此时也知道不是他的过错,优诏不罪。不久,又下制李光弼掌管河南、淮南东西、山南东、荆南丘道节度行营事,出镇泗州。临行前,皇帝亲自赋诗送别。

  危急关头,李光弼抱病出征,入保徐州。接着,他派军击败围攻宋州唐军的贼将史朝义,收复许州,俘获贼军大将二十多人。不久,李光弼又击擒在浙东造反的袁晁,平定整个浙东。宝应元年(公元762年),唐廷进封李光弼为临淮郡王。慑于李光弼的神威,一直拥军自固的唐朝方面大将田神功、来、尚衡、殷仲卿等人相继入朝复命,乖乖听从朝廷调遣。

  大功如此,李光弼仍有岌岌可危之感。

  大太监鱼朝恩和程远振都对李光弼嫉恨得要死,天天想方设法背后进行中伤。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吐蕃入寇,兵锋直指都城,唐代宗逃往陕郡。皇帝下诏,命李光弼赴行在来援。由于害怕鱼朝恩等人趁机杀害,李光弼一直迁延行期,不敢面君。

  昔日闻命赴难的大将军,现在整日为一两个没有男根的大太监吓得六神无主。而且,由于他威权渐失,不听朝命,属下将领田神功等人也慢慢不听调遣。愧耻成疾,李光弼一病不起。身边将吏向弥留中的大将军问以身后事,李光弼感叹道:“我一直为朝廷效命军前,家有老母不能奉养,未尽孝子之职,还有什么可说呢!”只是下令把自己获赐的金帛分给帐下诸将。很快,李光弼病死营中,年五十七岁。唐廷予以国葬之礼,谥武穆。

  后世史家对李光弼评价甚高,认为他完全可以与孙膑、吴起、白起、韩信这样的古代良将相比肩,且品德方面,更胜一筹。殊不料,李大将军晚年为太监所谋,困于口舌,不能自明,千方百计想保全性命,最终令自己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惊惧成疾,竟以忧死,正是“工于料人而拙于谋己”,令后人叹惋。古人谥法也非常有讲究。李光弼被谥为武穆,武者,刚强直理、克定祸乱;穆者通缪,布德执义、中情见貌。然而,穆还有另一种谥法:武功未成曰穆。宋代岳飞,后来也被追谥为武穆。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