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20节 时兮命兮自折栋梁(1)






  倒霉透顶的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三大将

  初闻安禄山造反,杨国忠还“洋洋有得色”,大言道:“现在只有安禄山一个人真心造反,将士肯定不愿意跟随。旬日之间,我肯定让安禄山的首级献于阙下。”没料到,安禄山连陷博陵、蒿城,并攻下坚城灵昌郡。由于安禄山军队步骑散漫,各地城郭只见千军万马铺天盖地而来,老百姓惊骇至极,纷纷遭到屠灭。尤其是朝廷杀掉在京师当驸马的安禄山儿子安庆宗后,安禄山狂怒至极,连投降的数万唐兵唐将也一并杀掉,指挥大军,又连陷荥阳等重镇,直奔潼关。

  安禄山反讯初闻,当时正在京城的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就自动请缨,向玄宗保证:“臣请走马诣东京(洛阳),开府库,募骁勇,计日取逆胡之首以献阙下!”玄宗当即命封常清为范阳、平卢节度使,并在十日之内于东京洛阳募得六万兵,断河阳桥拒守。同时,玄宗又命宗室荣王李琬为元帅,以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为副元师,在京师招募十一万军士(皆市井子弟),统诸军并进,由太监边令诚监军。

  安禄山攻陷荥阳后,又破武牢,大败经验老到的唐将封常清,攻陷东京洛阳,纵兵大肆杀掠。都亭驿一战,封常清又败,率残兵退平陕郡。败退之际,封常清飞书请高仙芝力守潼关,修茸城池,“贼至,不得入而去。”东征期间,由于高仙芝与太监边令诚数不相合,这位太监公公便趁入朝面君之际狠狠参奏高仙芝、封常清二人的“罪状”,讲封常清“以贼摇众”,高仙芝“弃陕地数百里,又盗减军士粮赐”。肝火正旺的唐玄宗闻言大怒,一改平日纵容武将的态度,加之当时还以为安禄山叛乱依旧是指日可平,正好想杀此两个大将以威众,就派太监边令诚持敕令于军中斩杀了高仙芝、封常清这两位声名赫赫的大将。

  高仙芝,本是高丽人(唐朝属国),其父高舍鸡投军安西,从军卒做起,官至诸卫将军这样的中级军官。史载,高仙芝“美姿容,善骑射,勇决骁果”,是个弓马娴熟的美男子职业军人。他自少年时代就随父亲至安西从军,因父功获授游击将军,二十多岁就拜将军,军职与父亲相当。他在节度使田仁琬手下做事时,并没有获得重用。四镇节度使夫蒙灵察(此名怪异,估计也是少数民族出身的“蕃将”)很欣赏他,屡次加以提拔,至开元末年,高仙芝已升任为安西副都护,四镇都知兵马使。

  唐朝在西域的属国小勃律国国王因贪图吐蕃的金银珠宝和公主,投入唐朝的宿敌吐蕃阵营,阻挡驿路,致使西域二十多个城邦国家无法向唐朝进贡。田仁琬、夫蒙灵察等人多次派兵征讨,均无功而返。最后,唐玄宗特命高仙芝为行营节度使,率万余唐兵前去攻伐小勃律。高仙芝治军有方,兵分三路,三个多月千里行军,不顾水急流变,冒险涉过婆勒川,一举攻下驻有千余吐蕃精兵的连云堡(今阿富汗境内),随后,一路狂撵,又斩五千多首级,生俘千余人,得骏马千匹,军资器械不可胜数。

  由于前路险远,身为监军的太监边令诚不敢再行前进。高仙芝派兵护卫这位“天使”留在连云堡,自己亲自率兵跋涉冰川巨谷,直插小勃律都城(今巴基斯坦境内),神兵神将一般,尽俘小勃律国王及吐蕃公主及一班王公贵族。不到两个月时间,高仙芝已经押着大批俘虏和宝物胜利抵达连云堡,与正翘首时刻准备撒丫子逃跑的大太监边令诚相见。为了使玄宗早日获捷报,高仙芝马上派人把胜讯写成奏表飞报给朝廷。

  不料,高仙芝得胜之师回到河西,四镇节度使夫蒙灵察见面后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这个吃狗屎的高丽奴!不识抬举,算一算,自你做于阗镇将、焉耆镇守使、安西副都护,一直到安西都知兵马使,都是谁推荐保举你的?”高仙芝毕恭毕敬,回答:“全赖您所举。”夫蒙灵察稍稍平了平怒气,说:“既然还知道我对你的恩情,为什么不把胜利消息先告诉我,让我再奏表皇上!你这个高丽奴罪过不浅,按常理我得斩杀你,但念你新立大功,先不处理你!”话虽汹汹如此,夫蒙灵察此时根本不敢擅杀高仙芝,最令他狂怒的就是此次大捷没能算在他自己功劳簿上。

  大太监边令诚当时还很回护高仙芝,他把征伐小勃律的整个过程原原委委上奏给唐玄宗,又把高仙芝惹怒主帅夫蒙灵察的事情也细细禀明,“仙芝立奇功,今将忧死!”太监奏事,往往夸大渲染,不由得玄宗感叹高仙芝的功劳,怒恼夫蒙灵察的跋扈。很快,朝廷下表,授高仙芝鸿胪卿、摄御史中丞、代夫蒙灵察为四镇节度使,并征夫蒙灵察入朝。一下子失去官位,夫蒙灵察“大惧”,很怕高仙芝对自己“打击报复”。但高仙芝绝非狭隘小人,“每日见之,趋走如故”,仍旧对老上司毕恭毕敬。

  副都护程千里和大将军毕思琛等人先前都是夫蒙灵察的红人,职位又都在高仙芝之上,常常在夫蒙灵察耳边讲高仙芝的坏话。如今,皇上制敕忽下,高仙芝顿时成为这些人的“领导”,他们惶惶不可终日。要知道,唐朝节度使集地方军政权力于一身,且“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寻衅杀几个属下将军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为了“大局”稳定,朝廷绝不会因节度使根据军中“纪律”杀掉属将而怪罪下来。

  高仙芝坐在四镇节度使的大帐内,凝神四顾,找到“一把手”感觉后,他把程千里叫到近前,只是说了一句:“公面似男儿,心如妇人,何也!”程千里羞惭满面,俯首不答(此位程将军后来也是尽忠唐室,安史之乱时死于王事)。高仙芝又对蕃将毕思琛喝道:“此胡还敢前来!我在城东有一块年产千石的庄田被你夺去,记得此事吗?”毕思琛忙跪下回复:“那是您可怜我营旅辛苦,奖赏给我的。”高仙芝一笑,说:“我当时好怕你啊,哪里是可怜你!这件事我本不想当众讲出来,怕你心中常常为此忧恐,现在说出来,也就没事了。”由此,“军情不惧”,不仅树立了新节度使的威仪,显示了大仁大度,又稳定了军心。可以想见,高仙芝确实是个识大体、知大局的良将。

  此后,高仙芝一帆风顺。他又于天宝九年(749年)率大军讨伐亲附吐蕃的石国(今巴基斯坦北部),大获全胜,俘其国王而归。两番征伐,使唐朝在中亚地区的威望达到顶峰,也使高仙芝本人的威名响震西域,连吐蕃和大食帝国也称赞这位唐朝大将为“山地作战之神”。唐朝拜高仙芝为开府仪同三司、右羽林大将军,并于天宝十四年封其为密云郡公。

  安禄山反范阳。唐廷以玄宗第六子荣王李琬为讨贼元帅,高仙芝为副元师。也是天命示警,李琬上任才数日,就得暴疾而薨,只剩高仙芝一个人独挑大梁。虽然惶急之下招募了数万军卒,但都是些不谙战阵的市井俗人,真正的乌合之众。同时,玄宗又派高仙芝的老搭档大太监边令诚为监军。天宝十四年阴历十二月,玄宗亲临劳军,大军开拔。阴历十二月十一日,封常清败讯传来。十三日,安禄山打败封常清,攻陷东京洛阳。

  在逃往陕州路上,封常清不忘告诫高仙芝:“累日血战,贼锋甚锐。现在潼关无兵,如果狂寇乘胜奔进,京师就危急了,应该急回潼关严守。”于是两将率兵搬取太原仓钱绢,分给将士,剩下的就一把火烧个精光,免得留下资敌。“俄而贼骑继至,诸军惶骇,弃甲而走,无复队伍。”虽如此,高仙芝已奔至潼关,修缮城防。安禄山骑兵大至,看见城坚池深,无可奈何舍潼关而去。此次潼关不失,诚为高仙芝的莫大功劳。

  至此,再插表一下另一个“悲剧英雄”封常清。

  封常清,本蒲州人。由于他外祖父犯罪,被流放安西。封常清父母双亡,随外祖父一起流放,自小就生长于安西。老头子被派守胡城南门当门卒,仍旧不改读书旧习,常常让外孙封常清坐在城门楼上,手把手教他读书识字。积年以来,封常清也博览群书。后来外祖父老病而死,封常清孤贫无依,默默军中,一直到三十多岁还只是个普通军士。


在线读书网 制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