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从来如此
 

上一页 目录页





  “我越是思索我们生活中的问题,我越坚信我们应选择‘讽刺和怜悯’作为我们的陪审团与法官,就像古代埃及人为其死者向女神伊西斯和内夫突斯祈求一样。”

  “讽刺和怜悯是最好的顾问,前者以微笑让生活愉悦,后者用泪水使生活纯洁。”

  “我所祈求的讽刺并非残忍的女神。她从不嘲笑爱与美;她温柔仁慈;她的微笑消除了我们的敌意。正是她教会了我们讥笑无赖与傻瓜,而如果没有她,也许我们会软弱到去鄙视和憎恨他们。”

  我引用伟大法国作家法朗士的这些睿智言辞,作为给你们的临别赠言。


创建时间:2010-4-3

上一页 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