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拿撒勒人约书亚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拿撒勒人约书亚,也就是希腊人所称的耶稣的故事

  罗马建城第815年的秋天,即公元62年,罗马外科医生埃斯库拉庇俄司·卡尔蒂拉斯写信给正在叙利亚步兵团服役的外甥,全信如下:

  我亲爱的外甥:

  几天前,我被请去为一个名叫保罗的病人诊病。他是犹太裔的罗马公民,看上去教养良好,仪态优雅。我听说他是因为一桩诉讼案来到这里的。该案是由该撒利亚或者某个东地中海地区法庭起诉的,具体地方我不太清楚。人们曾向我形容说,这位保罗是个“野蛮且凶狠”的家伙,曾经四处发表反对人民与违反法律的讲演。可当亲眼看见他的时候,我发现此人才智出众,诚实守信。

  我的一位朋友过去曾在小亚细亚的驻军中服役,他告诉我曾听说过一点保罗在以弗所传教的事情,好像他在宣扬一位新上帝。我问我的病人,此说是否属实,还有他是不是真的号召过人民起来反抗我们所敬爱的皇帝陛下的意志?保罗回答说,他所宣讲的国度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另外,他还讲了许多奇奇怪怪的言辞,我一点都听不明白。我暗地想,他讲这些胡话大概是由于发高烧的缘故。

  可无论如何,他的高尚为人与优雅个性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听到几天前他在奥斯提亚大道上被人杀害的消息,我觉得非常伤心。所以我写这封信给你。当你下次路过耶路撒冷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帮忙了解一些我的朋友保罗的故事,还有他宣讲的那位似乎是他导师的新奇的犹太先知。我们的奴隶们听说了这位所谓的弥赛亚(救世主),一个个都显得异常激动。其中有几人还因为公开谈论这一“新的国度”(不管它是什么意思),被钉上十字架处死。我很希望搞清这些传言的真相。

  你忠实的舅舅

  埃斯库拉庇俄司·卡尔蒂拉斯

  六星期后,外甥格拉丢斯·恩萨,高卢第七步兵团上尉给舅舅口信,全文如下:

  亲爱的舅舅:

  收到你的来信,我已照你的吩咐去了解了情况。

  两星期前,我所在的部队被派往耶路撒冷。由于这座城市在上世纪经历了数次革命,战火殃及,老城区的建筑已所剩无几。我们来此已近一个月,明天即将转赴佩德拉地区。据说那里有一些阿拉伯部落在活动,不时劫掠村庄。今天一晚正好用来给你复信,回答你的问题。但千万别祈望我能给出详细的报告。

  我和这座城市的大部分老人都交谈过,可很少有人能告诉我确切的信息。几天前,一个商贩来到军营附近。我买了他一些橄榄,顺便跟他闲聊起来。我问他是否知道那位著名的弥赛亚,就是很年轻的时候便被杀死的那位。他说他记得非常清楚,因为他父亲曾带他去各各他(耶路撒冷城外的小山)观看死刑的场面,以便警示他违反法律、沦为犹太人民公敌的人会遭到什么下场。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去找一个叫约瑟夫的人,因为此人曾经是弥赛亚的好朋友。临了,这位商贩还再三叮嘱说,若想知道得更多,一定要去找这位约瑟夫。

  今天上午,我去了约瑟夫家。此人过去是淡水湖边的渔夫,如今已经老态龙钟了。不过他思维清晰,记忆力依然相当健旺。从他那里,我终于了解到在我出生前那个动荡年代所发生的确切情况。

  当时在位的是我们伟大而光荣的皇帝提庇留,而担任犹太与撒马利亚地区总督的人名叫彼拉多。约瑟夫对这位彼拉多了解不多。不过看起来他是一个诚实清白的人,在作地方长官期间他留下了正派廉洁的名声。在783或784年(罗马历),约瑟夫记不清具体的时间,彼拉多被派往耶路撒冷处理一场骚乱。据说,一位年轻人(木匠约瑟的儿子)正在策动反对罗马政府的革命。奇怪的是,我们的情报官员向来消息灵通,可对此事却毫不知情。待他们调查过整个事件后,他们报告说,这位年轻木匠的儿子是纯良守法的公民,没有理由控告他。可犹太教的老派领袖们,据约瑟夫说;对这一结果非常不满。由于这位木匠的儿子在希伯莱贫穷大众中广受欢迎,难免使高高在上的祭司们生出嫉恨之心。于是他们向彼拉多揭发说,这个“拿撒勒人”曾公开宣称,无论希腊人、罗马人,还是腓利士人,只要他努力去过正派高尚的生活,他就和一个终其一生研究摩西律法的犹太人一样,都是具有高贵德性的人。起初,彼拉多对这些争议不甚在意。不过,当聚集在庙宇周围的人群威胁要私刑处死耶稣,并杀光他所有的追随者时,他决定将这位木匠的儿子拘留起来,以挽救他的性命。

  彼拉多似乎并不理解这场争论的真正实质。当他要求犹太祭司们解释他们对这位木匠的儿子到底有何不满时,祭司们便高叫着,“异端”!“叛徒”!。情绪异常激动。约瑟夫告诉我说,最后,彼拉多叫人把约书亚(约书亚是拿撒勒人的名字,不过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希腊人都把他叫作耶稣)带到面前,单独询问他。他们交谈了好几个小时。彼拉多问到那些所谓的“危险教义”,就是约书亚在加利利海边布道时曾经宣讲过的。可耶稣只是平静地回答说,他从不涉及政治。比起人的肉体,他更为关心的是人的灵魂。他希望所有的人都视旁人为自己的兄弟,敬爱一个唯一的上帝,因为他是所有生灵的父亲。

  彼拉多对斯多葛学派和其他希腊哲学家的思想有过很深的造诣,不过他似乎看不出耶稣的言论有什么特别煽动人心的地方。据约瑟夫讲,彼拉多又作了一次努力,以挽救这位仁慈先知的性命。他一直拖延着,避免对耶稣定刑。与此同时,群情激奋的犹太人在祭司们的再三鼓动之下,变得歇斯底里。之前,耶路撒冷已经发生过多次骚乱,可驻扎在附近能随时听候召唤的罗马士兵却为数甚少。人们向该撒利的罗马当局递交报告,控告彼拉多总督“对拿撒勒人的危险教义入了迷,沦为异端的牺牲品”。城市里到处都发生了请愿活动,要求诏回彼拉多;撤消他的总督职位,因为他已经变成帝国皇帝的敌人。你知道,我们的政府对驻海外总督有一条严格规定,那就是必须避免和当地属民发生公开冲突。为避免国家陷入内战;彼拉多最终不得不牺牲掉他的囚犯约书亚。约书亚以令人钦敬的尊严态度接受了这种结局,并对所有憎恨他的人施以宽恕。最终,在耶路撒冷群众的狂叫与嘲笑声中,他被钉上十字架处死了。

  这就是约瑟夫给我讲的事情。他一边讲,一边涕泗横流,哀恸之情让人颇为不忍。离开时,我递给他一个金币,不过他拒绝收下,还请求我把金币施与比他更贫穷、更需要帮助的人。我也向他问到了你的朋友保罗的事情,不过他了解

  不多。保罗似乎原本是一名做帐篷的,后来他放弃了职业,为的是能一心宣讲他那位仁爱宽容的上帝。这位上帝与犹太祭司们一直以来向我们描述的耶和华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情。后来,保罗游历了小亚细亚和希腊的许多地方,告诉奴隶们,他们全都是同一位仁慈天父的孩子,不论富有或贫穷,只有尽力过诚实的生活,为那些遭难和悲惨的人做善事,就能进入天国,就有幸福的前景在等待他们。

  我了解的情况就这么多,希望我的答复能让您满意。就帝国的安全来说,我倒看不出这整个故事有任何危险的地方。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罗马人是不可能真正理解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人民的。我很遗憾他们杀死了你的朋友保罗。真希望此时我能在家里闭门思过。

  你忠实的外甥

  格拉丢斯·恩萨


创建时间:2010-4-3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