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雅典与斯巴达之战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为争夺希腊半岛的领导权,雅典与斯巴达展开了一场漫长而灾难深重的战争

  雅典和斯巴达同属希腊城邦,它们的人民讲同一种语言,但在其它的方面,两个城市则毫无共同点。雅典高高地矗立在平原之上,享受着徐徐而来的清新海风。雅典的人民习惯用孩子般热切好奇的目光,打量这个惬意的世界;而斯巴达坐落在峡谷的底部,高耸的群山环绕四周,成为阻挡外来事物和新鲜思想的天然屏障。雅典是生意繁忙的贸易之邦,是一个开放的大集市;斯巴达却是一座大兵营,人人厉兵株马,公民的理想都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士兵。雅典人喜欢坐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下,谈论诗歌或聆听哲人智慧的言辞;斯巴达人正好相反,他们从不写下任何一行与文学有关的东西,却熟谙战斗的技巧。事实上,他们喜欢战斗,从内心里渴望战斗。为了战斗,他们宁愿牺牲人类的所有情感。

  难怪这些严肃的斯巴达人会对雅典的成功报以满腔的恶意与仇恨。反抗波斯的战争结束后,雅典人将保卫共同家园所焕发的精力,用于和平建设的目标。他们重建了雅典卫城,将其作为祭祀雅典女神的大理石神殿。雅典民主制度的伟大领袖伯里克利派人四处邀请著名的雕塑家、画家和科学家,以重金礼聘他们到雅典工作,好让城市变得更优美,让雅典的年轻一代更有才德。与此同时,伯里克利还时刻警惕着斯巴达的动向,他修筑了连接雅典与海洋的高大城池,使雅典成为当时防卫最坚固、最完备的堡垒。

  一段时间里,雅典与斯巴达相安无事。可一件小小的争执却引发了两个希腊城邦间的仇恨。双方兵戎相见、刀戈相向,战火一直持续了30年。最终以雅典遭受灾难性的失败而告终。

  在战事发生的第三年,一场可怕的瘟疫突袭了雅典。雅典的半数人口死于这场天灾。更为可悲的是,他们英明睿智的领袖伯里克利也在瘟疫中罹难。一位名叫阿尔西比阿德的年轻人大有作为,赢得了公众的欢迎,被选为伯里克利的继任者。他建议对西西里岛上的斯巴达殖民地锡拉库扎进行一次远征。这一计划在阿尔西比阿德的周密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实施起来。雅典人集结起一支远征军,储备了大量的军事物资,只待出发的命令。可不幸的是,阿尔西比阿德卷人了一场街头斗殴,被迫逃亡。继任的将军是一个毫无见识与谋略的莽汉,在他的指挥下,先是海军损失了全部船只,接着陆军又遭到毁灭性打击。少数幸存的雅典士兵被俘后押住锡拉库扎的采石场做苦役,最终死于饥渴。

  这次惨败使雅典元气大伤,几乎所有的青年人都在战斗中阵亡。雅典人注定要输掉这场战争。公元前404年4月,经过长时间无望的困守,雅典投降了。这真是一个黯淡的时刻,防护城市的高大城墙被斯巴达人夷为平地,海军舰只被全部掠走。在其强盛的顶峰,雅典曾征服幅员辽阔的土地,建立起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伟大殖民帝国,现在,它在政治军事上已无可奈何地沦落,不复为帝国的中心。但是,那种求知、求真及探索未知的渴望,那种使雅典公民在其繁荣与强盛时期卓越于世的自由精神,却并未随城墙和舰只一起消失,它继续生长在雅典人的心中,甚至变得比以前更为辉煌。

  雅典衰落了,它不能再决定希腊半岛的命运。可作为人类第一所大学的发源地,它继续指导着热爱智慧的人们的心灵,其影响远远越出了希腊半岛的狭窄边界,远播世界。


创建时间:2010-4-3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