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抗击波斯人侵的战争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希腊人成功抵御了亚洲对欧洲的入侵,将波斯人赶回了爱琴海对岸

  爱琴海人是职业商人腓尼基人的学生,之后希腊人从爱琴海人那里学会了贸易之道。他们模仿腓尼基人的模式,建起许多殖民地,并广泛使用货币与外国客商交易,成效大大超越了腓尼基人。到公元前6世纪,他们已牢牢控制了小亚细亚沿岸,凭借更高的效率他们夺走了腓尼基人的大部分生意。当然,腓尼基人对希腊人的后来居上怀恨在心,不过他们的实力还不够对希腊人发动一场战争。他们不愿冒险,只是将仇恨悄悄理在心里,等待着报复的机会来临。

  在前面的章节里,我已经给你们讲述过波斯帝国崛起的故事。一个来自波斯的默默无闻的游牧部落踏上了四处征伐的路途,他们在短时间内攫取了西亚大部分土地。这些波斯人态度彬彬有礼,做事方式还算文明。他们并不劫掠归顺他们的臣民,只要这些臣民每年进贡一定的赋税就心满意足了。当波斯人挺进到小亚细亚海岸时,他们坚持要求自底亚地区的希腊殖民地承认波斯国王是他们至高无上的主人,并按国王规定的数额缴税。这些希腊殖民地拒绝了波斯人的无礼要求,并向爱琴海对岸的祖国求救。战争的大幕就此徐徐拉开。

  如果史书记载得没错,历任的波斯国王一直将希腊的城邦制视为心腹大患。但归顺波斯帝国的诸多民族很可能以这种制度为榜样,以至于反抗波斯的统治。因此,波斯人认为,这种危险的政治制度必须被消灭,让波斯帝国的威严旗帜飘扬在希腊的上空。

  当然,隔着爱琴海的汹涌波涛,希腊人拥有一定程度的安全感。可在雅典附近登陆,直捣希腊人的心脏。可此时,雅典的海岸线上已有重兵把守,波斯人只好撤回亚洲。马拉松平原的胜利为希腊赢得了短暂的和平。

  此后的8年,波斯人养精蓄锐、虎视眈眈,而希腊人也丝毫不敢懈怠。他们知道,一场暴雨般的攻击将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但在如何应对这场危机的问题上,雅典内部发生了分歧。一部分人希望增强陆军的实力,另一部分人认为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才是击败波斯人的关键。支持陆军和支持海军的两派分别由阿里斯蒂里司和泰米斯托克利领导,他们彼此攻击,争执不下,而雅典的防御问题就这样徒劳的拖延着。终于,陆军派的阿里斯蒂里司在政治斗争失败后被流放,泰米斯托克利赢得了主动权。他放手大干起来,倾尽人力财力建造战船,并把比雷埃夫斯变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海军基地。

  公元前481年,一支庞大的波斯军队赫然出现在希腊北部省份色萨利地区,希腊半岛再度面临灭顶之灾。在此危急存亡的关头,英勇的军事城邦斯巴达被推为希腊联军的军事领袖。可斯巴达人对北方的战事有些漫不经心,因为他们自己的城邦还未受到攻击。在这样的心态下,他们疏忽了防守从北方通往希腊腹地的要道。

  斯巴达国王李奥尼达奉命率一支小军团去防守连接色萨利和希腊南部省份的道路。这条道路位于巍峨的高山与大海之间,易守难攻。李奥尼达指挥勇猛的斯巴达士兵以寡敌众、浴血奋战,成功地阻挡了波斯大军前进的步伐。但一个名叫埃非阿尔蒂斯的叛徒出卖了希腊人,他引导一支波斯军队沿梅里斯附近的小路穿越山隘,深入到李奥尼达的后方,从腹背发起攻击。在温泉关附近(德摩比勒),一场血腥的战役打响了,双方从白天一直拼杀到夜幕降临。李奥尼达和斯巴达士兵全部阵亡,身边躺满了波斯士兵的尸体。

  温泉关的失守使波斯大军得以长驱直入,希腊的大部分地区相继陷落。波斯人气势汹汹朝雅典挺进,要报8年前的一箭之仇。他们攻占了雅典卫城,将其夷为平地。雅典人扶老携幼逃往萨拉米岛。这场战争看起来似乎是没有希望了。公元前480年9月20日,泰米斯托克利率领雅典海军,将波斯舰队骗人希腊大陆与萨拉米岛之间的狭窄海面。波斯舰队被迫与雅典海军决战。几个小时后,雅典人摧毁了3/4的波斯舰船,取得决定性胜利。

  这样一来,波斯人在德摩比勒地区的大捷就变得毫无意义。失去了海上支援,波斯国王泽克西斯被迫撤退。他打算来年再与希腊人进行最后决战,一举歼灭他们。波斯军队撤至北部的色萨利地区休整,等待第二年春天的来临。

  不过这一回,斯巴达人终于意识到事关全体希腊半岛的存亡,必须倾尽全力一搏。为保护城邦的安全,斯巴达人本已修建了一条横跨柯林斯地峡的城墙,在波仙尼亚斯的率领下,他们离开了城墙安全庇护,主动迎战玛尔多纽斯指挥的波斯军队。大战在普拉提亚附近展开,来自12个城邦的约10万希腊军队,向30万波斯军队发起了总攻击。跟马拉松平原发生的战斗一样,希腊重装步兵再度突破了波斯军队的箭阵,彻底击溃了波斯人。巧合的是,在希腊步兵赢得普拉提亚战役的同一天,雅典海军在小亚细亚附近的米卡尔角也摧毁了敌人的舰队。

  欧洲与亚洲的第一次较量就这样落下了帷幕。雅典赢得了莫大荣誉,斯巴达也因英勇而驰名。如果这两个城市能够冰释前嫌、携手合作,如果他们愿意忘掉彼此之间的小小嫉妒,他们是能够组成一个强大而统一的希腊的领袖。

  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如人愿;随着胜利的狂欢和携手的热情悄悄流逝,这样的机会也就一去不返了。


创建时间:2010-4-3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