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不同,道也不合——黄侃与胡适


 
  黄侃,字季刚,生于1886年,卒于1935年,湖北蕲春人。1903年他考入武昌文华中学时,曾与董必武、宋教仁是同窗好友。黄侃才华横溢,正直而癫狂,口直心快,心有不满,发之而后快。在学校里他经常议论时政,抨击当局,宣扬革命言论,后被学校开除。走投无路的黄侃就去拜见湖广总督张之洞。黄侃的父亲黄云鹄曾与张之洞有过交往,张之洞出于对友人之子的关照,也出于对黄侃才华的赏识,就以官费生的名义送他到日本留学。

  1910年回国后,曾先后在北京大学、北京女师大、武昌高师、中央大学等名校教授音韵训诂,诗词文章。黄侃学识渊博,堪称一代鸿儒,但是他轻于著书立说,对于经典的领悟深刻却述而不作。他讲课时信马由缰,却能传授给学生很丰富的知识,开阔学生的视野。在讲解古典范文时,每讲完一篇,他就按着《广韵》给学生们朗读一遍,使学生们耳目一新,很受欢迎。黄侃还被称作“三不来教授”,他在1927年受聘于中央大学之后,提出了“三不来”的条件,即“下雨不来,降雪不来,刮风不来”,因之学生们给他取了个“三不来教授”的绰号。

  黄侃曾与胡适在北大文科有过一段同事的经历。他对胡适提倡的白话文非常反感,认为文言文是中国的国粹,精练而典雅,废除文言文就是大逆不道。有一次在讲到文言文的长处时,他举例说:“假如提倡白话文的胡适的妻子死了,用白话文来拍电报就得写:‘你的太太死了,你赶快回来。’就得写十一个字。要是用文言文,只写‘妻丧速归’四个字就可以了。”因为对胡适心存芥蒂,只要与胡适见面,他总是寻机会奚落胡适。一次他在路上碰到胡适时说:“你提倡白话文,不是真心实意的!”这句话给胡适说懵了。胡适心想:“我鞠躬尽瘁地提倡白话文,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说法?”就问黄侃的根据是什么,黄侃慢声细语地说:“你要真心实意地提倡白话文,就应该把你的名字改为‘到哪里去’。”气得胡适对这个比他年长五岁的同事一点办法也没有。

  还有一次黄侃与胡适一同被邀请出席一次宴会,席间胡适谈起墨子的非攻和兼爱,兴致勃勃,滔滔不绝。黄侃听了却气不从一处来,愤然骂道:“现在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帐王八蛋!”他的辱骂,胡适觉得非常突然,一时无所举措,此时黄侃又骂道:“便是适之的尊翁,也是混帐王八蛋。”正当胡适对当众出丑怒不可遏的当儿,黄侃却话锋一转,说:“且息怒,我在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以谈论墨学?我不是骂你,不过聊试之耳。”他这么一说,举座哗然,胡适心中的怒气也就不好发作了。

  黄侃虽说年轻时在日本加入过同盟会,也为鼓吹革命发表过多篇犀利的文章,还曾因他的北大好友刘师培拥戴袁世凯称帝而反目,可是,自五四运动之后,他出于维护文言文的“尊严”,却对以胡适为首的新文化运动,总是不依不饶。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只写出了上半部,就没有时间写下半部了。黄侃对此也抓住不放,在讲课涉及中国哲学时,他说:“宋朝的谢灵运为秘书监,今天的胡适可谓著作监矣。”他突然将谢灵运与胡适联系在一起,学生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疑惑地望着他。他卖了这个关子之后解释道:“监者,太监也。太监者,下面没有了也。”学生们听了,哄堂大笑。他也就在学生们的笑声中得到了满足。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