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署篇
 
反反复复,有分有合——孙中山与章太炎


 
  章太炎,名炳麟,浙江余杭人。曾入诂经精舍读书,师从经学大师俞樾,后来成为著名的经学大师。不料,甲午战争的风云惊扰了他书斋的安宁,性情秉直、关注时局的章太炎,拍案而起,随即申请加入强学会,并为维新派的《时务报》撰写了多篇宣传维新,救国图强的文章。

  戊戌变法失败后,他被通缉,逃到日本。在这里他结识了孙中山,非常赞同孙中山的革命主张,旋即剪掉辫子,以示反清的决心。孙中山也很重视这位从书斋走出的革命家。在1902年章太炎第二次到日本时,孙中山将横滨兴中会的一百多名会员召集起来,在中和堂酒楼举行宴会,为章太炎洗尘。宴会开始时孙中山持杯起立,对章太炎和出席者说:“今天我们略备薄酒,为章先生洗尘。章先生乃是一代国学大师,对西学也很精通。学识渊博,文笔犀利,见解独到,救国图强不遗余力,是我们兴中会志同道合的朋友。让我们共同举杯,为欢迎章先生的光临,为反清革命的早日成功,干杯!”出席者同声响应,纷纷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章太炎也持杯回敬大家说:“兄弟虽是一介书生,却也懂得反清革命的意义,我愿意与孙先生订交,共图革命、反清兴汉!这里,我借花献佛,感谢孙先生和兄弟们的盛情,让我们为革命的早日成功,干杯!”这次聚会,意味着章太炎接受了孙中山的革命思想,成为与孙中山并肩战斗的革命战友了。

  1906年6月,孙中山派人接他到日本,吸收他加入刚刚成立的同盟会,并出任同盟会机关报《民报》的主笔。他与孙中山密切配合,宣传同盟会的政治主张,很快就成为同盟会有威信的思想家和宣传家。不料,第二年章太炎就与孙中山发生了龃龉。缘由是日本政府发现孙中山搞反清活动,将他驱逐出境。临走时,孙中山接受了日本友人两笔17,000元的赠款。孙中山急需这笔经费发动武装起义,只给《民报》留下2000元作为经费。章太炎则希望得到更多的经费。当时孙中山行色匆匆,来不及向章太炎解释这样做的用意,却被用心叵测的人钻了空子。日本浪人和章太炎在日本的朋友刘师培的挑拨,致使脾气暴躁的章太炎对孙中山心生怨恨。他意气用事,将《民报》办公室的孙中山的画像取下摔在地上,还在报上刊登文章谩骂孙中山,呼吁免除孙中山的同盟会总理的职务。

  孙中山回国后,为发动广东起义,派人到日本购买武器。章太炎对这种革命大局缺乏认识,只顾一己利益,仍然对孙中山划拨的经费不足耿耿于怀,心怀不满,竟然听信流言,公开泄露起义消息,给革命事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孙中山对他极为不满,从此两人的隔阂进一步加深。

  1908年底,日本政府封禁《民报》出版。章太炎想把《民报》迁往美国出版,但因经费不足,未能如愿。章太炎怨恨孙中山不拨经费,公然宣布与《民报》脱离关系。不料,第二年同盟会通过努力,《民报》又秘密出版。章太炎闻讯大动肝火,撰写了《伪“民报”检举状》,到处散发,指责汪精卫受命恢复的《民报》非法,并对孙中山进行攻击。不但如此,他还在1910年3月,与陶成章在东京成立光复总会,另立山头,公然与同盟会分庭抗礼。

  1911年武昌起义胜利后,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章太炎被聘为总统府枢密顾问,本来这是对这位老革命党人的重用,可是他却不识抬举,仍然与孙中山作对。他反对孙中山建议的以汉冶萍公司作抵押来向外国人贷款,反对定都南京,甚至连袁世凯当了大总统之后,解除黄兴的革命武装,他也表示赞同。可见,他为了与孙中山作对,以报当年的“经费”之仇,不惜与袁世凯同流合污。因此,1912年他被袁世凯任命为东三省筹边使。

  1913年3月,“二次革命”爆发,此时的章太炎已经看清了袁世凯的嘴脸,反过来站在孙中山的一边。袁世凯恼羞成怒,借他回北平之际,将他软禁,直到袁世凯死去才获得自由。1917年9月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组织护法军,讨伐段祺瑞。这个阶段,章太炎被任命为护法军政府秘书长。他为尖锐复杂的护法运动组织动员和出谋划策,与孙中山配合得较好。

  护法运动失败后,孙中山针对一些军阀要求的“地方自治”、“联省自治”,提出要结束中国的割据状态,实现革命统一。而章太炎则反对中央集权,鼓吹“联省自治”,甚至连后来孙中山倡导的国共合作,他都嗤之以鼻。

  章太炎与孙中山交往的二十多年间,有过默契的合作,也有过反目成仇的岁月,合而分,分而合,几经周折,反复多变。1925年3月孙中山逝世后,治丧委员会在筹划陵墓的墓志铭时,大家推举国学功底极深的章太炎先生撰写。章太炎得到这个消息,很自负地表示:“从我与中山先生交谊之密、互知之深来看,他的墓志铭只有我能胜任,也只有我有资格写。”这样,他就为孙中山先生写了篇古朴典雅、凝练审慎的《祭孙公文》。不过,在中山陵建成后,作为中山陵建造总监的蒋介石,并没有用章太炎写的墓志铭,而是镌刻上孙中山生前手书的“天下为公”四个大字。章太炎为此十分恼怒,但也无力争回面子。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