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编辑与“鬼才作家”——施蛰存与穆时英


 
  新感觉派小说是日本在1920年代兴起的现代主义文学流派,是日本文学评论家千叶龟雄给横光利一、川康端成等现代派作家起的名称。我国的这个文学流派是在1930年代,经刘呐鸥、穆时英、施蛰存等作家的身体力行而发展起来的。

  新感觉派的首举大旗者是刘呐鸥。1926年他从日本回到上海,进入震旦大学特别班学习法文,与戴望舒、施蛰存是同学。他们志趣相投,都对现代主义流派感兴趣,于是在1928年他们创办了旨在介绍日本新感觉派作品的杂志《无轨列车》,意思是没有一定的轨道,是个自由开放的杂志。《无轨列车》只出版了8期,就被国民党政府查封。后来,刘呐鸥自己掏钱先后办“第一线书店”和“水沫书店”,并创办《新文艺》月刊,由施蛰存主编。

  施蛰存是在编《新文艺》时认识穆时英的。当年,穆时英在上海光华大学国文系读书,很喜欢文学创作。在学校里,穆时英的学习成绩并不好,特别是古典文学和文言文的知识更是差强人意,甚至还不及格。但是这并没有他对文学,尤其是对外国现代派文学的追求。有一天,穆时英风尘仆仆地来到水沫书店,见到施蛰存,拿出自己的一篇小说手稿《黑旋风》,请求批评指导。这篇小说经施蛰存稍加修润后发表在《新文艺》上,接着,施蛰存又为他发表了小说《咱们的世界》,那时穆时英才17岁。他年轻有为,受到施蛰存的重视。在交往中,施蛰存发现穆时英虽然古文基础不足,但他相当聪明,无论学什么,一学就会。他就鼓励穆时英勇敢地进行创作实践。不久,穆时英又送来了小说《南北极》,施蛰存就将这篇小推荐给《小说月报》发表,穆时英由此一举成名。因其年少多产而又风格独特,被称作“鬼才”作家。  

  1932年5月,应现代书局的邀请,施蛰存主编《现代》杂志,承续了《无轨列车》的编辑思想,成为新感觉派作家的一个阵地。在《现代》创刊号上发表了穆时英《公墓》,并作为头条看出,还发表了施蛰存、杜衡的评介文章。这种安排更加激发了穆时英的创作热情,也进一步加重了他的新感觉派作家的健将地位。此后,他相继出版的小说集有《白金的女体塑像》、《圣处女的感情》、《夜总会里的五个人》、《上海的狐步舞》等。他与刘呐鸥、施蛰存等共同形成了中国文坛上的新感觉派,穆时英则被后人誉为“新感觉派圣手”。在这个杂志的精心安排下,黑婴、叶灵凤、徐霞村等青年作家也竞相模仿穆时英。施蛰存也身体力行,创作了《上元灯》、《将军的头》、《梅雨之夕》等作品。这样,围绕着《现代》杂志,一个思想驳杂,以解剖畸形都市文化、另辟蹊径的艺术探索为其特征的“现代”小说流派便羽翼丰满,在现代文坛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力。

  穆时英自《南北极》、《公墓》一炮打响后,施蜇存在《现代》杂志每期都为穆时英发表一篇小说,良友图书公司也相继出版他的《被当作消遣品的男人》、《黑牡丹》等小说集,稿费收入丰厚,生活得非常富裕。这时,名利双收的穆时英很快就堕落起来。经常出入舞厅、电影院、赌场。日复一日,以致无法自拔。此后,穆时英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作品面世。

  1935年施蜇存退出《现代》编辑部,穆时英的作品渐渐无处发表,卖文谋生变得十分困难,以前的积蓄也几乎被他挥霍殆尽。从此,他那辉煌而又短暂的文学生涯便被消磨了。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