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耕耘俄苏文学——鲁迅与孟十还


 
  孟十还,辽宁人。原名孟显直,因崇拜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和普希金,曾用过笔名孟斯根(普希金旧译普式庚,“庚”与“根”音似)。从1920年代就在沈阳的《盛京时报》发表诗歌,后留学苏联。1949年定居台湾,担任郑成功大学东方语言系主任。

  他的“孟十还”名字还与鲁迅有过一段渊源呢!

  1932年孟十还从苏联回国后,来到上海,开始以“孟斯根”为笔名,发表了很多篇介绍苏联文学和俄罗斯文学的文章和译文,还在《论语》、《人世间》等杂志上发表过很多散文小品。1934年鲁迅创办《译文》出刊后,孟十还向《译文》投了一篇苏联作家左琴科的《我怎样写作》的译稿。负责编辑《译文》的黎烈文觉得这篇译文的署名“孟斯根”,多次在林语堂主编的《论语》等刊物上出现,就跟鲁迅提出是否能请译者换个笔名发表。鲁迅允诺后,便委托孟斯根的朋友聂绀弩同他协商。聂绀弩立马找到孟斯根,顺手从书架上抽出本《红楼梦》,说是随手翻到哪个人物就参照他取个笔名。不料,聂绀弩一下子翻到了贾环,就自感有些唐突。贾环这个人物口碑不好,怎么能参照他来取名呢!正踌躇间,孟斯根说:“不妨事,贾环口碑不好,我比他还差上十倍,叫十环如何?”聂绀弩说:“既然这样,莫如换个字,叫‘孟十还’。”随后,孟十还给鲁迅写信将新笔名告诉他。从此,孟十还的名字经常在各家报刊上出现,就成了大家公认,自己认可的名字了。

  鲁迅对孟十还很重视,因为当时的《译文》是将译介俄苏文学作为重头戏的,很需要介绍俄苏文学名著和苏联文艺理论的文章,所以,在孟十还的译文发表后,他与鲁迅的联系逐渐多了起来。当时的孟十还,年轻而涉世不深,在译文选题上还摸不准时代的脉搏。鲁迅告诉他翻译作品的选题,要避免与别人重复,出版社是要盈利的,重复的译著不好卖,就不容易出版;还告诉他选题切忌“犯忌”。有些敏感的苏联作家容易犯忌,而选择那些俄罗斯的经典作家的作品则稳当些。受到鲁迅教导的启发,孟十还翻译了果戈理的《五月的夜》。当他将译稿给鲁迅看时,鲁迅非常激动。因为他早就想介绍果戈理的作品,现在有人翻译了,而且译文水平很好,于是就同孟十还商量准备翻译一套《果戈理选集》,纳入译文社与生活书店合作出版的《译文丛书》出版。经过协商,他们计划这部选集为六部,只有《死魂灵》由鲁迅翻译,其他五部由孟十还完成。在鲁迅抱病翻译《死魂灵》时,孟十还得知鲁迅正在搜集各种版本的插图,到处访求。他在一家小书店寻得,随即买了下来赠给鲁迅。这套选集因鲁迅病逝只完成了鲁迅译的《死魂灵》和孟十还译的《密尔格拉德》两部,后由巴金主持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