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恩爱,终生不忘——徐悲鸿与廖静文


 
  廖静文于1923年出生在湖南浏阳县(今浏阳市)的一个贫苦知识分子家庭。在长沙市读的小学和中学。抗战爆发后,她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后撤退到重庆。1942年底,重庆的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需要一名管理员,登报招聘。年仅19岁的廖静文便报了名。后经院长徐悲鸿面试,一锤定音,她便被聘任了。 

  当时图书馆的图书并不多,她除了管理好图书,还帮助院长徐悲鸿整理画案,收拾画室,闲暇时也在旁边看院长画画。那时47岁的徐悲鸿,在生活上有点狼狈不堪,衣服经常不洗,衣服钮扣掉了也没有人给补缀上。廖静文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有时就帮着徐悲鸿缝上钮扣,或洗洗衣服,只不过出于同情而已,她根本没有想到会嫁给比自己年长28岁的徐悲鸿。

  人是感情动物,当廖静文听说徐悲鸿的妻子红杏出墙的事之后,出于对长者的同情,对他照顾的更为悉心。她经常陪伴着徐悲鸿到嘉陵江边散步,天长日久,感情的暖流自然会流汇在一起。有一次散步时徐悲鸿对她说:“我最喜欢你的单纯。有人给我搭桥介绍对象,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单纯。”一句话说得廖静文脸颊飞红,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自此,他们间的关系显得更为亲近了,已经揭开了恋爱的序幕。

  当年,徐悲鸿经常患病,廖静文的悉心照料,更让徐悲鸿感动。1944年患上严重的肾病和高血压,住进医院。他身边没有人陪伴,廖静文就陪他住在医院里。那时,徐悲鸿手头没有多少钱,治病需要到前很多,廖静文就量入为出,每天都是吃徐悲鸿吃剩下的饭菜。为了不让徐悲鸿看到,她都是将饭菜拿到病房外边去吃。 

  徐悲鸿与廖静文恋爱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到蒋碧微的耳朵里。她几经打听,得知廖静文父母的住址,便给廖静文的父母写了封信,说她是徐悲鸿的合法妻子,廖静文破坏了她的家庭。廖静文的父母得知女儿与相差28岁的徐悲鸿恋爱,而且还是与有妇之夫恋爱,十分恼火,要她立即离开美术学院,断绝与徐悲鸿的一切联系。

  在父母的压力下,廖静文匆匆地给徐悲鸿写了封绝交信,就离开了。不料,事有凑巧。平时徐悲鸿总是上完四节课才回办公室来,而今天徐悲鸿觉得心神不宁,无心继续讲课,只上了两节课就回来了。在办公室他见到廖静文的信,立时就意识到廖静文回家了,他飞快地追到廖静文回家必经的嘉陵江渡口,看到廖静文正在等轮渡。徐悲鸿一把拉住她,说:“我与蒋碧微早就分居了,很快就办理离婚手续,我不能没有你。”但在父母的压力下,她还是离开了美术学院,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考入迁移到重庆的金陵女子大学化学系读书。

  徐悲鸿为她有机会深造,很是高兴。他找到她,向她表示:“我等你四年,要是在四年里你找到最爱的人,我决不干扰你。”廖静文离开徐悲鸿后,觉得心里总是挂念着他,经常回忆他们相处的枝枝节节,挂念着徐悲鸿的身体。有一次她与知心女友谈起这件事,女友说:“你这是为了什么?”此时廖静文才真正意识到:她什么也不为,就是爱着徐悲鸿这个人。

  经过一段内心的煎熬,廖静文不顾家里的反对,终于勇敢地到贵阳找徐悲鸿,答应与他结婚。接着,徐悲鸿于1944年2月9日在贵阳登报宣布与蒋碧微离婚,三天后又登报与廖静文订婚。1946年他们回到重庆后,在中苏文化协会礼堂举行了婚礼。

  他们在一起只度过了7年的恩爱婚姻,徐悲鸿就因突发脑溢血于1953年病逝了。当时廖静文刚刚年满30岁。

  徐悲鸿病故后,廖静文将徐悲鸿的1000多幅藏画和他的作品捐献给国家。在她的努力下,徐悲鸿故居建成徐悲鸿纪念馆。她在纪念馆工作之余,着手撰写徐悲鸿的传记。为了写好徐悲鸿传记,她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插班学习。1957年夏,她完成大学学业,任徐悲鸿纪念馆馆长。“文革”期间,徐悲鸿纪念馆被毁,廖静文又给当时在世的毛泽东主席写信,要求重建徐悲鸿纪念馆。很快得到毛泽东主席认可的批示,于1983年正式开馆。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