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夫妻离散——谢冰莹与符号


 
  谢冰莹于1906年出生在湖南新化铎山镇(今属冷水江市)的一个清末举人家庭。本名谢鸣冈。她的母亲是一个传统观念很深的人,对小鸣冈总是让她学做女红,不愿意她读书。可是小鸣冈却是天生的叛逆性格,她为了进学校读书,竟然绝起食来。这样她才在12岁时进入女校读书。

  1921年她考入湖南第一女子师范,开始对文艺产生兴趣,在长沙的《大公报》副刊发表了散文《刹那的印象》。在学校她接受了新潮思想的影响,寻求女性解放。毕业后毅然报考了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六期。北伐军进入武汉后,军校奉命整编为中央独立师,参加北伐。在行军途中,谢冰莹将自己亲身的经历,以及所思所感,写成《从军日记》。在汉口《中央日报·副刊》连载后,社会反映很好。后来,汪德耀先生将它译成法文,在法国出版,引起了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的注意,他给谢冰莹写信,对她的这部作品给予很高的评价。

  在中央独立师特务连有个黄埔五期学员叫符号,在西征途中与谢冰莹相识。他们同为黄埔校友,彼此印象极好,日久天长,产生恋情。北伐失败后,中央独立师解散,谢冰莹回到家乡湖南,符号留在家乡湖北仙桃。可是,谢冰莹到家后,她母亲就给她操持结婚。谢冰莹的心早已被符号所占据,设法逃出家乡,到湖北与符号结为伴侣。他们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为了生计,他们走上海,闯北平,下天津,找工作糊口,但都没有如愿,只能依靠微薄的稿费维持生活。1929年他们的女儿小号兵(符冰)来到这个世界,为人父母的责任感,更促使符号找个赖以为生的工作。他经朋友介绍到天津北方书店工作,不料刚踏进书店门,就被特务们逮捕了。原来这个书店是中共在天津的一个秘密联络站,被敌人查获,符号被当作中共地下联络员,判处五年徒刑。谢冰莹帯着女儿去探监时,符号考虑到这五年徒刑对年轻的谢冰莹来说是很残酷的,对她说:“五年的刑期不短,你采取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你的自由。”谢冰莹哭着说:“你怎么这样说呢,我帯着女儿回家去,和母亲一起生活等你。”于是,从天津探监回来后,谢冰莹帯着女儿回到湖北符号的家。符号家里有位年迈的母亲和一个年幼的妹妹,生活十分拮据。谢冰莹不愿意给婆母增加负担,就想回老家湖南。可是婆母担心她不再回来,追到火车站,要回了自家的孙女小号兵。谢冰莹失去了女儿,没有心思回家,索性登上东下的轮船,去上海独自谋生。

  等到符号刑满五年出狱后,家里只剩下寡母和女儿小号兵。他们相依为命地生活了几年,始终不见谢冰莹的踪影,符号只得另娶再婚。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