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的恋情——郭沫若与安琳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后,在南下途中,有一天郭沫若跟随队伍行进到广东汕头附近时,确实感到很累了,就想坐下休息一会儿。这时,他身边的一个穿着蓝军装的女战士,就冲着他低声地唱起了《国际歌》。郭沫若打趣地指着她说:“你呀,你呀,真调皮!”

  这个调皮的战士就是安琳,本名彭漪兰,安徽芜湖人。她的父母都曾留学日本,她本人也通晓日语。1926年郭沫若在广东中山大学担任文科学长时,安琳正在中大文科学院读书。她非常崇拜郭沫若的才华,也很喜欢听他的讲课。北伐开始时,安琳也参加了北伐军。1926年10月,安琳随部队来到武汉,意外地邂逅了她的老师,觉得分外亲切。这时的郭沫若担任着北伐军政治部的副主任,就调安琳到政治部工作。北伐革命失败后,她跟随郭沫若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在这次南下撤退途中,安琳始终与郭沫若同行,非常细致周到地照顾着这位首长和恩师。 

  有一天郭沫若患了痢疾,安琳就到处为他寻医问药,为他熬草药服用。照顾得无微不至,郭沫若非常感动。南下途中,他们历经艰险,相互搀扶,同舟共济,这段经历使得他们的感情融汇在一起,成为患难中的知己。在汕头附近的盐酸寮,郭沫若一行人遭到土匪围攻,在当地百姓的帮助下得以脱险。在休整和等待船只期间,郭沫若与安琳在一座侧楼里生活了十天。后来他们搭上一艘货轮来到香港。他们在香港又共同生活了一段时日,于1927年11月上旬,郭沫若带着安琳回到上海,安排她在内山书店的楼上住了十几天。当时安娜也带着孩子住在内山书店附近。

  当时,郭沫若受到国民党的通缉,本想到苏联去,可是因为郭沫若患病,误了轮船,只好到日本去躲避一时。1928年2月郭沫若全家离开上海前,几位朋友为他们饯行,安琳也出席了。席间,安琳和郭沫若都显得非常拘束,安琳似乎有很多话要对郭沫若说,可是安娜在场,无法表白,只是不断地向郭沫若投以含情脉脉的目光。安娜敏感地意识到郭沫若与安琳的关系不正常,晚上临睡前就问他:“你和安琳女士什么关系?”郭沫若告诉她,安琳是他的学生,都是北伐革命失败后,参加南昌起义的。在南下撤退途中,他患病时安琳给与他悉心的照顾,也和他经历了很多风险。安娜又问道:“你爱她吗?”郭沫若毫不隐讳地说:“我们是同志,又同过患难。自然是有感情的。”安娜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花心的人,她看了一眼身边睡着的几个儿女,说:“要不是有这些儿女拖累,我会让你如愿的。”到了日本之后,郭沫若与安琳这位红颜知己失去了联系。

 

精彩阅读 尽在在线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