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156语文网 > 万千书库 > 正文

万千书库

上一页  首页  下一页

◎意识

字体:【····

【万千书库】http://www.eywedu.org/




当你说:“我看——我听——我闻——我摸”的时候,实际上,是你的意识在说话,因为意识是掌管身体感官的力量。意识是大脑的某种状态,某种每个人都熟悉的状态,用这种状态人们可以感觉、可以思考。意识很大程度上控制着你所有的能动肌群。它可以辩别是非,区别聪明与愚钝。它是统帅,管理着你所有的精神力量。它可以事先计划,并让计划如期执行。偶尔,它也可以随波逐流,冲动行事,受事件的支配,做生活中的一块废料。意识是其他意识的“看门人”,只有通过意识,才有可能接触到你的下意识和潜意识。下意识是通过意识来表述它想表达的东西的。下意识需要依靠意识进行必要的团队合作才能获得成效。一支军队,无论士兵多么优秀,只要将领不善于运筹帷幄,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手下的人,整天一味地担心敌情而不去思考该如何击退敌军,那么,这支军队绝对会失败。一只棒球队,如果投手和接球手配合不一致,也不会取得好成绩。同样的道理,如果你的意识里满是恐惧和担心,或者意识不知自己想要什么,那么就别期望可以从下意识那获得什么成果。意识最重要的作用之一便是让思想、精力集中到一件你想要办的事情上。如果你一旦拥有了这样做的能力,事情就能轻而易举的做成。
下意识并不顺着你引导的方向思考,它接收你传给它的想法,并对此做出合乎逻辑的解释。你给它灌输健康和力量的想法,它便会在体内产生健康和力量。如果是让疾病、恐惧钻了进去,不管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周围人的言论,你很快就会看到疾病症状在你身上显现。
思想是肉体的主导,它指导和控制着身体的每一项功能。你的身体事实上也是一个微缩的宇宙,思想就是这个放射式系统的中心,就像太阳一样给予整个系统光和生命,它周围还环绕一些小“行星”。意识是这个太阳能中心的主宰。就像艾米莉·库特说的“意识可以帮助下意识跨过围栏”。
◎下意识(1)
如果一直坐着不动,你能说得出血液里需要多少水、多少盐和多少其他成分才能维持它现有的比例、重力吗?如果玩一些需要速度的运动,像游戏、打网球、赛跑、锯木头等,或是参与其他一些剧烈运动的时候,你知道排汗时损失了多少盐分吗?你知道每天应该从食物中摄取多少水、多少盐和多少其他的养分进入血液,才能保证身体健康吗?不知道,就算是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和化学家也不知道,但你的下意识知道。它甚至不用迟疑便能将它指出来。而且几乎是自动做出了判断,它是一个“闪电计算器”,而且这只是它每天所要做的上千份工作中的一份,下意识每分钟所要处理的事务,是那些最伟大的科学家和最知名的化学家,花上一年时间也难以解答的深奥的问题。
你是否学过数学、化学或者是其他自然科学,这并不重要。从你降生的那一刻起,下意识便每天为你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当你还在学习三个R(reading读writing写reviewing复习)的时候,它就已经在帮你处理那些会令老师们也惊叹不已的问题了。它监督所有复杂的生物过程,如消化、吸收、排泄;控制所有腺体的分泌,这些分泌物对地球上所有化学家和所有实验室的知识储备都是一种挑战。从婴儿时代起,它便强壮你的身体,修复受损让你健康,为你带来所有生活中最美好的东西。这世界上所有的失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对这一力量的忽略。如果你能够聪明地在事业和个人的事情上都运用这种力量,那么就不会有什么目标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了。
乔治·C·皮特泽很好地对下意识所拥有的能量作了如下的一番总结:
“下意识是一种独特的实体。它控制人的整个身体,而且,只要不发生冲突,它便对身体的所有功能、状况和感受有着绝对的控制力。意识控制所有主动性的功能和情感,而下意识则掌控着所有无声的、非主动性的、植物性的功能。营养、废物、所有的分泌物和排泄物,心脏在血液流动中的作用、肺在呼吸中的作用,所有的细胞生命、细胞变化、细胞发展,都处在下意识控制之内。下意识是动物惟一在大脑还未发育完全前便拥有的意识形式;它以前,甚至到现在都无法有方向地思考问题,但是它演绎、推理的能力已近完善了。不但如此,它还可以‘直觉’感应到东西,它可以不用常规身体感官的帮助与他人交流,它能读懂别人的想法,它接受智慧并把智慧传给其他人,即使与那些人之间还有一定的距离。我们称它为‘灵魂思想’,它是有生命的思想。”
在大卫·布什所著的《实践心理学与性生活》中,温伯格勒教授的话被引用,因为他所描述的更加深入:
“下意识在我们深睡的时候负责消化、成长……它将意识直到事情结束了都还没有意识到的一些东西揭示给我们看。无需感官的帮助,它也能和其他思想交流。它能捕捉到一般的视力无法看到的东西。它会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做出预警。它会对行动或是对话表示赞成或不赞成。所有交给它的事情,它都会做到最好,这是意识无法阻挡的,而且会改变它的表现形式。一旦它得到鼓励,它就会治疗身体的痛楚,并保持身体健康。”
简而言之,它是生活中最重要的力量,而且如果指导得当,会受益匪浅。但是,它也像一根火线,破坏力也一样强。它可以成为你的仆人,也可以做你的主宰。可能会给你带来好运,当然,也可能带去灾难。
瑞夫·威廉姆·T·沃石在他新近出版的一本书中,很清楚地解释了这个观点:
“我们脑中下意识的部分被称作主观思想,因为它既不做出决策,也不支配、命令。与其说它是统治者还不如说它是自由人。它的本性就是去做交待它做的事,或是你内心深处最最想做的事。
下意识指导全身所有重要的过程。你不会去认真地思考呼吸情况。在你每次呼吸的时候,不必去做推理、决策、命令,是下意识在负责这些事情。当你读这一页的时候,你并没有意识到是你在指挥心脏跳动,下意识在负责这个事情。它也负责着你对食物的消化吸收、身体的成长和恢复。事实上,下意识负责着所有重要的生理过程。”
◎下意识(2)
“人们都是在它伟大的下意识中活着、运动着”,下意识经常赋予女人们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可以将男人们也许要花上几个小时痛苦思索才可能得出的结论直接传授给了女人。即使是平常的时候,一些日常琐事,你也会惊讶于它不可思议的智慧。来看看“盲人汤姆”的例子吧。也许你曾经听说过,或是在书里面读到过他的故事。他可以在第一次听到某段音乐后,立即在钢琴上重新将其弹奏出来。大家都说他是超常的。但是他在某些方面和我们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或者想想那些人们时不时便能读到的关于某些可以“闪电心算”的人。也许他只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但是你可让他去算7649.437除以326.2568等于多少,他甚至可以在你还没把这些数字都写在纸上的时候就给出正确答案。你说他是个别现象,其实你自己也做得到,下意识可以做得到。
胡森博士在他的《精神现象法则》一书中列举了无数这样的神童。这里我仅举一部分作为例子:
“在数学神童中,有一批出类拔萃的,他们计算的速度和准确率甚至超过了那些伟大的受过极好教育的数学家们。这些天才在他们3到10岁的孩童时代便展现出超人的技艺。这些小男孩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是如何将这些数字计算出来的,有些甚至在算总数的时候去干别的事情了。其中有两个男孩后来成就显赫,而其他那些只是显现出了客观的高智商而已。”
华特莱这样谈起他的天分:
“我在计算这方面确实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这种情况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开始显现,一直持续了3年左右。很快我就开始做那些最复杂的计算题,当然,是在脑子里算,因为我除了计算以外一无所知。我算题可以快过那些用纸笔进行计算的人,而且我从未犯过任何微小的错误。等我上学的时候,那股热情已经消退了,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差等生,对计算一窍不通,而且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也都是这种情况。”
“萨福德教授成了天文学家,10岁的时候他可以心算做对复杂的混合运算,计算的结果有36位数字,之后他便没能再做出如此成就。”
“本杰明·浩·布莱斯6岁的时候问他的爸爸自己是几点出生的。他爸爸告诉他是4点。他抬头看表,看了看现在的时间,然后便告诉他爸爸他现在已经活了多少秒了。他爸爸算了算,跟本杰明说:‘你错了,应该是172000秒。’小男孩回答道:‘哦,爸爸,你少算了两天,1820年和1824年的闰年那两天你没算。’”
还有一个有关泽拉实·库伯恩的有名案例,斯高福德博士这样写道:
“泽拉实·库伯恩马上就可以算出106929的平方根是327,268336125的立方根是645。他可以算出48小时是25228810分钟,时间短到你都来不及把结果写在纸上。他可以迅速算出247483可以分解为941和263,而且是惟一的一组。如果问他36083可以分解成什么,他会说没有,因为36083是个质数。他也说不清这些答案是如何跑进他脑子里的。如果换做在纸上进行简单的混合运算或是拆分,他倒做不出了。”
弗兰克·克莱恩博士最近发表在《自由》上的一片文章中写道:
“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其实就在每个人的身体里蕴含着。我说是身体里蕴含着的,我的意思是我们每个人的体内还有‘另一个人’去做我们让他去做的大多数事情。也许你会叫他‘自然’或是‘下意识的自己’,或者干脆叫它‘神力’或‘自然法则’。”
“我说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我知道他所拥有的智慧与资源比我、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要多。当我不小心切到手指,是他将噬菌细胞召唤起来并杀死致腐微生物,以免它们从伤口钻进去让血液中毒,是他让血液凝固、将血止住,并重新织补出新的皮肤。”
“这些我做不到,我甚至不知道他是怎样做到的。他甚至替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宝宝去做这些事情。”
没人知道脚趾甲是怎么长出来的,体内的那个人却要照看我们指甲、牙齿和毛发的生长,不管是头发还是其他地方长出的不规则的体毛,他都要管。
◎下意识(3)
当我连续弹奏钢琴时,我只是把弹钢琴这个差事让意识传达给下意识去做,换句话说,我是把这差事交给了身体里的那个人去做。
我们大部分的情绪,像幸福、挣扎、痛苦都从身体里的那个人而来。如果能够以某种方式训练他学会满足、调整、决策,他就会一往无前地替我们做那些必须却很困难的工作,就像一名训练有素的仆人。
姜博士,维也纳的著名专家,说下意识不仅包含了个体在生活过程中所积累的知识,还包括了过去时代所有的智慧。这样,一个人通过将原有的智慧和力量召唤回来便可以拥有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东西,不管是健康还是幸福,富有抑或成功。
博瑟劳,法国伟大的合成化学奠基人,有一次在给一个密友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那些最精彩的实验,绝不是认真跟进、分析思想轨迹之后得到的结果,正相反,“这些发现自己蹦到我的面前,就像是从明朗的天空中出现的一样。”
查尔斯·M·巴罗斯在《要建议,而不是药物》一书中这样告诉我们:
“很多人都可以不通过一般的感官,而是通过某种不寻常的途径来获取知识。但这知识是通过另一种意识智慧与意识直接‘对话’到达大脑的,而这种意识显然知道怎样做才能比意识推理做出的决定更对它们自身有利。我的一个朋友,几年前在他第一次去波士顿的时候,到了当时还属于省际公路服务站的停车场里。他想步行去位于对面的罗威火车站。他对那个城市的街道情况一无所知,连大概该走哪个方向也不知道,但是他没有问路,鬼使神差地一直往前走,结果他是走了最近的路到达了目的地。对于这件事,他坚信是‘本能的指引’,而且没用任何的感官去获取线索。”
在科学家看来,那些文学巨匠、艺术天才、商界奇才、政界要人和发明家们,不过是如我们一般的普通人,他们不过是知道了该如何、以何种方式去唤醒下意识。
据报道,伊萨克·牛顿没用意识的帮忙便拥有了无穷的数学和物理学知识。莫扎特这样谈起他的美妙乐章,“它们是自然而然从脑中流淌出来的”。
我们的下意识就像一个巨大的磁体,不断地吸收宇宙思想中所蕴含的、无限的知识、力量和财富。
瓦伦·希尔顿在《应用心理学》中这样说道如果考虑到它的种种行为的立足点,下意识应该算是人脑中身兼二职的部门,它的一个职能是指导身体所有的重要活动,另一个职能则是应兴趣、注意力以及所有当时在意识中不算活跃思想的要求,去执行。
“然后,去观察摆在你面前的可能性。一方面,如果你可以在下意识活动的时候控制你的思想,那么你就可以控制身体基本功能的运行,保证身体的效率,并让自己远离功能型疾病。另一方面,如果你可以决定什么样的想法可以从潜意识里面透出来给意识。这样你就可以挑选组成你意识、决断、判断力和感情倾向的材料了。”
“其实,成功地控制你的思想就是获得健康、成功与幸福第一步。”
但是,很少有人会理解或是欣赏到下意识所蕴含的丰富知识与巨大能量是可以随个人意愿召唤的。通过不断地关注和主动地行动,我们会时不时地探到下意识的领域,并将我们的想法在下意识里留下足迹,然后这些思想就会永远地留下了。但问题是,时常钻进下意识里的反而是那些消极的情绪,例如恐惧等等。而这种情绪也会像其他积极情绪一样在脑中时不时地被想起,挥之不去。你必须学会的就是和这些想法沟通,只让那些积极的想法反映在你的下意识里。
有一个人,他经常吹嘘自己的身体是如何如何健康,他的朋友们决定捉弄他一下。一天早上,他碰到了第一个朋友,朋友就一直说他脸色很难看,问他是不是觉得不舒服。其他的朋友也是,一看到他,也说了些类似的话。到了中午的时候,那个人开始相信朋友们的话了,而这天还没过完的时候他就真的病了。
◎下意识(4)
这里还有一个更加明了的例子。但是这件类似的事每天都在我们的身上发生。当我们吃了些东西,而别人告诉我们那些东西对身体不利时,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觉得自己真的病了。
假设有些新的疾病被发现,而且病症被报纸加以报道。那么成百上千的人就会马上病倒。他们就像那个读了医学百科的人,不停地怀疑自己有这病、那病。专业的药品广告商们意识到了建议的力量,在这上面赚了大把的钱。如果你觉得完全没有他们的药所能治愈的病症的话,你就算是个特例,但不能代表大多数人。这是它消极的一面。艾米莉·库特将她的系统建立在积极的那一面上,那就是告诉自己的下意识,无论觉得自己得了什么样的病,病症都是在慢慢转好的。这样做有很好的心理暗示作用。很好地利用它,会产生奇迹的。但是,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而且我希望能在这本书结束之前把这方法介绍给你们。你的下意识是极其智慧、有力量的。它知道很多书本中学不到的东西。如果使用得当,它就会作出可靠的判断,显示出无敌的力量。
你的意识也许会睡觉。正常情况下,它会忠于职守,让意识可以投入到应付外界的生活中。一旦意识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如果它能召唤下意识,这个能量是无穷的,它就会马上来帮忙。
你也许从那些大难不死的人口中听说过,当死神与他们面对面时,面前的世界变成一片黑暗,他们觉得已经无能为力了,但是,当死神走过的时候,危险却已经过去了。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下意识将意识推了出去,而独自去迎接危险,并化险为夷。在下意识的激励下,人们可以作出平时绝对无法做到的事情,因为下意识的力量是无限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只要这事对你来说是必要的,下意识就会给你力量。无论是什么好东西,只要是你想要的,它都会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