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黑暗森林》上部·面壁者·17

  当史晓明看到父亲进来时,胆怯地向墙角挪了挪,但史强只是默默地坐在他身边。

  “你甭怕,这次我不打你也不骂你,我已经没那个力气了。”他说着,拿出一包烟,抽出两支,把其中的一支递给儿子,史晓明犹豫了一下才接了过来。他们父子点上烟,默默地抽了好一会儿,史强才说:“我有任务,最近又要出国了。”

  “那你的病呢?”史晓明从烟雾中抬起头,担心地看着父亲。

  “先说你的事吧。”

  史晓明露出哀求的目光:“爸,这事儿要判很重的……”“你犯的要是别的事儿,我可以为你跑跑,但这事儿不行。明子啊,你我都是成年人,我们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吧。”

  史晓明绝望地低下头,只是抽烟。

  史强说:“你的罪也有我的一半,从小到大,我没怎么操心过你。每天很晚才回家,累得喝了酒就睡,你的家长会我一次都没去过,也没和你好好谈过什么……还是那句话:我们自己做的自己承担吧。”

  史晓明含泪把烟头在床沿上反复碾着,像在掐灭自己的后半生。

  “里面是个犯罪培训班,进去以后也别谈什么改造了,别同流合污就行,也得学着保护自己。”史强把一个塑料袋放在床上,里面装着两条云烟,“还需要什么东西你妈会送来的。”

  史强走到门口,又转身对儿子说:“明子,咱爷俩可能还有再见面的时候,那时你可能比我老了,到时候你会明白我现在的心的。”

  史晓明从门上的小窗中看着父亲走出看守所。他的背影看上去已经很老了。

  现在,在这个一切都紧张起来的时代,罗辑却成了世界上最悠闲的人。他沿湖边漫步,在湖中泛舟,把采到的蘑菇和钓到的鱼让厨师做成美味;他随意翻阅着书房中丰富的藏书,看累了就出去和警卫打高尔夫球;骑马沿草原和林间的小路向雪山方向去,但从来没有走到它的脚下。经常,他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看着湖中雪山的倒影,什么都不想或什么都想,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

  这几天,罗辑总是一人独处,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坎特在庄园里也有自己的一间小办公室,但很少来打扰他。罗辑只与负责安全的军官有过一次对话,要求在自己敬步时那些警卫的士兵不要远远跟着,如果非跟不可也尽量不要让自己看见。

  罗辑感觉自己就像是湖中的那艘落下帆的小船,静静地漂浮着,不知泊在哪里,也不关心将要漂向何方。有时想起以前的生活,他惊奇地发现,这短短的几天竟使得自己的前半生恍若隔世,而他也很满足这种状态。

  罗辑对庄园里的酒窖很感兴趣,他知道窖中整齐地平放在格架上的那些落满灰尘的瓶子中,装的都是上品。他在客厅里喝,在书房中喝,有时还在小船上喝,但从不过量,只是使自己处于半醉半醒的最佳状态,这时他就拿着前主人留下的那个长柄烟斗吞云吐雾。

  尽管下过一场雨,客厅里有些阴冷,罗辑却一直没有让人点着壁炉,他说还不到时候。

  他在这里从不上网,但有时看看电视,对时事新闻一概跳过。只看与时局甚至与时代无关的节目,虽然现在电视上这样的内容越来越少了,但作为黄金时代的余渡,还是能找得到。

  一天深夜,一瓶从标签上看是三十五年前的干邑又使他飘飘欲仙,他手拿遥控器在高清电视上跳过了几则新闻,但很快被一则英语新闻吸引住了。那是有关打捞一艘十七世纪中叶的沉船的,那艘三桅帆船由鹿特丹驶向印度的法里达巴德,在霍恩角沉没。在潜水员从沉船中捞出的物品里,有一桶密封很好的葡萄酒,据专家推测,那酒现在还可以喝,而且经过三百多年的海底贮藏,口感可能是无与伦比的。罗辑把这个节目的大部分都录下来,然后叫来了坎特。

  “我要这桶酒,去把它拍下来。”他对坎特说。

  坎特立刻去联系,两小时后他来告诉罗辑,说那桶酒的预计价格高得惊人,起拍价就可能在三十万欧元左右。

  “这点钱对于面壁计划算不了什么,去买吧,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这样,继“对面壁者的笑”之后,面壁计划又创造了一句成语。凡是明知荒唐又不得不干的事,就被称做“面壁计划的一部分”。简称“计划的一部分。”

  两天后,那桶酒摆到了别墅的客厅,古旧的桶面上嵌着许多贝壳。罗辑拿出一个从酒窖中弄来的木酒桶专用的带螺旋钻头的金属龙头,小心翼翼地把它钻进桶壁,倒出了第一杯酒,酒液呈诱人的碧绿色。他嗅了嗅后,把酒杯凑到嘴边。

  “博士,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坎特不动声色地问。

  “不错,是计划的一部分。”罗辑说完,接着要喝酒,但看了看在场的人,“你们都出去。”

  坎特他们站着没动。

  “让你们出去也是计划的一部分,请!”罗辑瞪着他们说,坎特轻轻摇摇头,领着其他人走了。

  罗辑喝了第一口,极力说服自己尝到了天籁般的滋味,但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再喝第二口。

  但就这一小口酒也没有放过他,当天夜里他就上吐下泻,直到把和那酒一样颜色的胆汁都吐了出来,最后身上软得起不来床。后来医生和专家打开酒桶的上盖才知道,桶的内壁有一块很大的黄铜标签,那时确实习惯把标签做在桶里面,漫长的岁月中,本来应该相安无事的铜和酒却起了反应,不知产生了什么东西溶解到了酒里……当酒桶搬走时,罗辑看到了坎特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

  罗辑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吊瓶中的药液滴滴流下,无比强烈的孤独感攫住了他,他知道,这几天的悠闲不过是向着孤独的深渊下坠中的失重,现在他落到底了。

  但罗辑早预料到了这一时刻,他对这一切都有所准备,只等一个人来,计划的下一步就可以开始了。他在等大史。

  泰勒打伞站在鹿儿岛的细雨中,身后是防卫厅长官井上宏一。井上带着伞但没有打开,站得距泰勒有两米远,在这两天,不论在身体上还是在思想上,他总是与面壁者保持一定的距离。这里是神风特攻队纪念馆,他们的面前是一尊特攻队员的雕像,旁边还有一架白色的特攻队作战飞机,机号是502。雨水在雕像和飞机的表面涂上了一层亮光,使其拥有了虚假的生机。

  “难道我的建议连讨论的余地都没有吗?”泰勒问道。

  “我还是劝您在媒体面前也别谈这些,会有麻烦的。”井上宏一的话像雨水一般冰冷。

  “到现在了,这些仍然敏感吗?”

  “敏感的不是历史,而是您的建议,恢复神风特攻队,为什么不在美国或别的什么地方做?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日本人有赴死的责任?”

  泰勒把伞收起来。井上宏一向他走近了些。前者虽然没躲开,但周围似乎有一种力场阻止井上宏一继续靠近:“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未来的神风特攻队只由日本人组成,这是一支国际部队,但贵国是它的起源地,从这里着手恢复不是很自然的吗?”

  “在星际战争中,这种攻击方式真有意义吗?要知道,当年的特攻作战战果是有限的,并没能扭转战局。”

  “长官阁下,我所组建的太空力量是以球状闪电为武器,包括宏原子核在内的球状闪电,是以电磁驱动进行发射的,发射后行进速度很慢,要想达到太空导弹那样的速度,发射导轨的长度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公里,这不现实;同时球状闪电发射后不具有导弹那样的智能,对敌方的拦截和屏蔽不能进行有效的机动突破,这就需要抵近且标攻击,这就是新的特攻作战的含义。并不是让人类飞船去撞击敌目标,当然,这种情况下伤亡率也不比后者校”“为什么非要用人呢?电脑不能控制飞船抵近攻击吗?”

  这个问题似乎使泰勒找到了机会,他兴奋起来:“问题就在这里!目前在战斗机上,计算机并不能代替人脑,而包括量子计算机在内的新一代计算机的产生,依赖于基础物理学的进步,而后者已经被智子锁死了。所以四个世纪后,计算机的智能也是有限的,人对武器的操纵必不可少……其实,现在恢复的神风特攻队,只具有精神信念上的意义,十代人之内,没人会因此赴死,但这种精神和信念的建立,必须从现在开始!”

  井上宏一转过身来,第一次面对泰勒,他的湿头发紧贴在前额上,雨水在他的脸上像泪水似的:“这种做法违反了现代社会的基本道德准则:人的生命高于一切,国家和政府不能要求任何人从事这种必死的使命。我还大概记得《银河英雄传说》中杨威利的一句话: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但比起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这些倒算不得什么,各位尽力而为就行了。”

  泰勒长叹一声说:“知道吗?你们丢弃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说完他砰一声撑开了伞,转身愤然而去。一直走到纪念馆的大门处,他才回头看了一眼,井上宏一仍淋着雨站在雕像前。

  泰勒走在夹着雨的海风中,脑海中不时回响着一句话,那是他刚才从陈列室中的一位即将出击的神风队员写给母亲的遗书上看到的:“妈妈,我将变成一只萤火虫。”

  “事情比想象的难。”艾伦对雷迪亚兹说,他们站在一座黑色的火山岩尖石碑旁,这是人类第一颗原子弹爆心投影点的标志。

  “它的结构真的有很大的不同?”雷迪亚兹问。

  “与现在的核弹完全是两回事,建造它的数学模型,复杂度可能是现在的上百倍,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需要我做什么?”

  “科兹莫在你的参谋部中,是吗?把他弄到我的实验室来。”

  “威廉?科兹莫?”

  “是他。”

  “可他是个,是个……”

  “天体物理学家,研究恒星的权威。”

  “那你要他做什么?”

  “这正是我今天要对您说的。在您的印象中,核弹触发后是爆炸,但事实上那个过程更像一种燃烧,当量越大,燃烧过程越长。比如一颗2000万吨级的核弹爆炸时,火球能持续二十多秒钟;而我们正在设计的超级核弹,就以两亿吨级来说吧,它的火球可能燃烧几分钟,您想想看,这东西像什么?”

  “一个小太阳。”

  “很对!它的聚变结构与恒星很相似,并在极短的时间内重现恒星的演化过程。所以我们要建立的数学模型,从本质上说是一颗恒星的模型。”

  在他们面前,白沙靶场的荒漠延伸开去,这时正值日出前的黎明,荒漠黑乎乎的看不清细节。两人看到这景色时,都不由想起了《三体》游戏中的基本场景。

  “我很激动,雷迪亚兹先生,请原谅我们开始时缺少热情,现在看来这个项目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建造超级核弹本身,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我们在创造一颗虚拟的恒星!”

  雷迪亚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与地球防御有什么关系?”

  “不要总是局限于地球防御,我和实验室的同事们毕竟是科学家。再说这事也不是全无实际意义的,只要把适当的参数输入,这颗恒星就变成了太阳!您想想,在计算机内存中拥有一个太阳,总是有用的。对于宇宙中距我们最近的这么一个巨大的存在,我们对它的利用太不够了,这个模型也许能有更多的发现。”

  雷迪亚兹说:“上一次对太阳的应用,把人类逼到了绝境,也使你我有缘站在这里。”

  “可是新的发现却有可能使人类摆脱绝境,所以我今天请您到这里来看日出。”

  这时,朝阳从地平线处露出明亮的顶部,荒漠像显影一般清晰起来,雷迪亚兹看到,这昔日地狱之火燃起的地方,已被稀疏的野草覆盖。

  “我正变成死亡,世界的毁灭者。”艾伦脱口而出。

  “什么?!”雷迪亚兹猛地回头看艾伦,那神情仿佛是有人在他背后开枪似的。

  “这是奥本海默在看到第一颗核弹爆炸时说的一句话,好像是引用印度史诗《薄伽梵歌》中的。”

  东方的光轮迅速扩大,将光芒像金色的大网般撒向世界。叶文洁在那天早晨用红岸天线对准的,是这同一个太阳;在更早的时候,在这里,也是这轮太阳照耀着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后的余尘;百万年前的古猿和一亿年前的恐龙用它们那愚钝的眼睛见到的,也都是这同一个太阳;再早一些,原始海洋中第一个生命细胞所感受到的从海面透人的朦胧光线,也是这个太阳发出的。

  艾伦接着说:“当时一个叫班布里奇的人紧接着奥本海默说了一句没有诗意的话:现在我们都成了婊子养的。”

  “休在说些什么?”雷迪亚兹说,他看着升起的太阳,呼吸急促起来。

  “我在感谢您,雷迪亚兹先生,因为从此以后,我们不是婊子养的了。”

  东方,太阳以超越一切的庄严冉冉升起,仿佛在向世界宣布,除了我,一切都是过隙的白驹。

  “你怎么了,雷迪亚兹先生?”艾伦看到雷迪亚兹蹲了下去,一手撑地呕吐起来,但什么也没有吐出来。艾伦看到他变得苍白的脸上布满冷汗,他的手压到一丛棘刺上,但已经没有力气移开。

  “去,去车里。”雷迪亚兹虚弱地说,他的头转向日出的反方向,没有撑地的那只手向前伸出,试图遮捎阳光。他此时已无力起身,艾伦要扶他起来,但扶不动他那魁梧的身躯,“把车开过来……”雷迪亚兹喘息着,同时收回那只遮挡阳光的手捂住双眼。当艾伦把车开到旁边时,发现雷迪亚兹已经瘫倒在地,艾伦艰难地把他弄上车的后座。“墨镜,我要墨镜……”雷迪亚兹半躺在后座上,双手在空中乱抓,艾伦从驾驶台上找到墨镜递给他,他戴上后,呼吸似乎顺畅了些,“我没事,我们回去吧,快点。”雷迪亚兹无力地说。

  “您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好像因为太阳。”

  “这……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症状的?”

  “刚才。”

  从此以后,雷迪亚兹患上了这种奇怪的恐日症,一见到太阳,身心就接近崩溃。

  “坐飞机的时间太长了吧?你看上去无精打采的。”罗辑看到刚来的史强时说。

  “是啊,哪有咱们坐的那架那么舒服。”史强说,同时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地方不错吧?”

  “不好。”史强摇摇头说,“三面有林子,隐藏着接近别墅很容易:还有这湖岸,离房子这么近,很难防范从对岸树林中下水的蛙人;不过这周围的草地很好,提供了一些开阔空间。”

  “你就不能浪漫点儿吗?”

  “老弟,我是来工作的。”

  “我正是打算交给你一件浪漫的工作。”罗辑带着大史来到了客厅,后者简单打量了一下,这里的豪华和雅致似乎没给他留下什么印象。罗辑用水晶高脚杯倒上一杯酒递给史强,他摆摆手谢绝了。

  “这可是三十年的陈酿白兰地。”

  “我现在不能喝酒了……说说你的浪漫工作吧。”

  罗辑啜了一口酒,坐到史强身边:“大史啊,我求你帮个忙。在你以前的工作中,是不是常常在全国甚至全世界范围找某个人?”

  “是。”

  “你对此很在行,”

  “找人吗?当然。”

  “那好,帮我找一个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国籍、姓名、住址?”

  “都没有,她甚至连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可能性都很校”大史看着罗辑,停了几秒钟说:“梦见的?”

  罗辑点点头,“包括白日梦。”

  大史也点点头,说了出乎罗辑预料的两个字:“还好。”

  “什么?”

  “我说还好,这样至少你知道她的长相了。”

  “她是一个,嗯,东方女孩,就设定为中国人吧。”罗辑说着,拿出纸和笔画了起来,“她的脸型,是这个样子;鼻子,这样儿,嘴,这样儿,唉,我不会画,眼睛……见鬼,我怎么可能画出她的眼睛,你们是不是有那种东西,一种软件吧,可以调出一张面孔来,按照目击者描述调整眼睛鼻子什么的,最后精确画出目击者见过的那人?”

  “有啊,我带的笔记本里就有。”

  “那你去拿来,我们现在就画!”

  大史在沙发上舒展一下身体,让自己坐得舒服些:“没必要,你也不用画了,继续说吧,长相放一边,先说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罗辑体内的什么东西好像被点燃了,他站起来,在壁炉前躁动不安地来回走着:“她……怎么说呢?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像垃圾堆里长出了一朵百合花,那么-那么的纯洁娇嫩,周围的一切都不可能污染她,但都是对她的伤害,是的,周围的一切都能伤害到她!你见到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保护她……啊不,呵护她,让她免受这粗陋野蛮的现实的伤害,你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代价!她……她是那么……唉,你看我怎么笨嘴笨舌的,什么都没说清。”

  “都这样,”大史笑着点点头,他那初看有些粗傻的笑现在在罗辑的眼中充满智慧,也让他感到很舒服,“不过你说得够清楚了。”

  “好吧,那我接着说,她……可,可我怎么说呢?怎样描述都表现不出我心中的那个她。”罗辑显得急躁起来,仿佛要把自己的心撕开让大史看似的。

  大史挥挥手让罗辑平静下来:“算了,就说你和她在一起的事儿吧,越详细越好。”

  罗辑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和她……在一起?你怎么知道?”

  大史又呵呵地笑了起来,同时四下看了看:“这种地方,不会没有好些的雪茄吧?”

  “有有!”罗辑赶忙从壁炉上方拿下一个精致的木盒,从中拿出一根粗大的“大卫杜夫”,用一个更精致的断头台外形的雪茄剪切开头部,递给大史,然后用点雪茄专用的松木条给他点着。

  大史抽了一口,惬意地点点头,“说吧。”

  罗辑一反刚才的言语障碍,滔滔不绝起来。他讲述了她在图书馆中的第一次活现,讲述他与她在宿舍里那想象中的壁炉前的相逢,讲她在他课堂上的现身,描述那天晚上壁炉的火光透过那瓶像晚霞的眼睛的葡萄酒在她的脸庞上映出的美丽。他幸福地回忆他们的那次旅行,详细地描述每一个最微小的细节:那雪后的田野、蓝天下的小镇和村庄、像晒太阳的老人的山,还有山上的黄昏和篝火……大史听完,捻灭了烟头说:“嗯,基本上够了。关于这个女孩儿,我提一些推测,你看对不对。”

  “好的好的!”

  “她的文化程度,应该是大学以上博士以下。”

  罗辑点头,“是的是的,她有知识,但那些知识还没有达到学问的程度去僵化她,只是令她对世界和生活更敏感。”

  “她应该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过的不是富豪的生活,但比一般人家要富裕得多。她从小到大享受着充分的父爱母爱,但与社会,特别是基层社会接触很少。”

  “对对,极对!她从没对我说过家里的情况,事实上从未说过任何关于她自己的情况,但我想应该是那样的!”

  “下面的推测就是猜测了,错了你告诉我——她喜欢穿那种,怎么说呢,素雅的衣服,在她这种年龄的女孩子来说,显得稍微素了些。”罗辑呆呆地连连点头,“但总有很洁白的部分,比如衬衣呀领子呀什么的,与其余深色的部分形成挺鲜明的对比。”

  “大史啊,你……”罗辑用近乎崇敬的目光看着大史说。

  史强挥手制止他说下去,“最后一点:她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吧,身材很……怎么形容来着,纤细,一阵风就能刮跑的那种,所以这个儿也不显得低……当然还能想出很多,应该都差不离吧。”

  罗辑像要给史强跪下似的,“大史,我五体投地!你,福尔摩斯再世啊!”

  大史站起来,“那我去电脑上画了。”

  当天晚上,大史带着笔记本电脑来找罗辑。当屏幕上显示出那张少女的画像时,罗辑像中了魔咒似的一动不动盯着看。史强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个,到壁炉那边又取了一根雪茄,在那个小断头台上切了口,点燃抽起来,抽了好几口后回来,发现罗辑还盯着屏幕。

  “有什么不像的地方,你说我调整。”

  罗辑艰难地从屏幕上收回目光,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远方月光下的雪峰,梦呓似的说:“不用了。”

  “我想也是。”史强说着,关上电脑。

  罗辑仍看着远方,说了一句别人也用来评价过史强的话:“大史,你真是个魔鬼。”

  大史很疲惫地坐到沙发上:“没那么玄乎,都是男人嘛。”

  罗辑转身说:“可每个男人的梦中情人是大不相同的啊!”

  “但每类男人的梦中情人大体上是相同的。”

  “那也不可能搞得这么像!”

  “你不是还对我说了那么多嘛。”

  罗辑走到电脑旁,又打开它,“给我拷一份。”他边忙活边问,“你能找到她吗?”

  “我现在只能说有很大的可能,但也不排除根本找不到。”

  “什么?”罗辑停下了手中的操作,转身吃惊地看着大史。

  “这种事,怎么可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嘛。”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正相反,我以为你会说几乎没有可能,但也不排除万分之一的偶然找到了,其实你要是这么说我也满意了!”他转头看着再次显示出来的画像,梦呓似的说:“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人儿。”

  史强轻蔑地一笑:“罗教授,你能见过多少人?”

  “当然无法与你相比,不过我知道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更没有完美的女人。”

  “就像你说的,我常常从成千上万的人中找某些人。就以我这大半辈子的经验告诉你:什么样的人都有。告诉休吧,老弟,什么样的都有,包括完美的人和完美的女人,只是你无缘遇到。”

  “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

  “因为嘛,你心中完美的人在别人心中不一定完美,就说你梦中的这个女孩儿,在我看来她有明显的……怎么说呢,不完美的地方吧,所以找到的可能性很大。”

  “可有的导演在几万人中找一个理想的演员,最后都找不到。”

  “我们的专业搜寻能力是那些个导演没法比的,我们可不只是在几万人中找,甚至不只是在几十万和几百万人中找,我们使用的手段和工具比什么导演要先进得多,比如说吧,公安部分析中心的那些大电脑,在上亿张照片中匹配一个面孔,只用半天的时间……只是,这事儿超出了我的职责范围,我首先要向上级汇报,如果得到批准并把任务交给我,我当然会尽力去做。”

  “告诉他们,这是面壁计划的重要部分,必须认真对待。”

  史强暖昧地嘿嘿一笑,起身告辞了。

  “什么?让PDC为他找……”坎特艰难地寻找着那个中文词,“梦中情人?这个家伙已经被惯得不成样子了!对不起,我不能向上转达你这个请求。”

  “那你就违反了面壁计划原则:不管面壁者的指令多么不可理解,都要报请执行,最后否决是PDC的事儿。”

  “那也不能用人类社会的资源为这种人过帝王生活服务!史先生,我们共事不长,但我很佩服你,你是个很老练又很有洞察力的人,那你实话告诉我:你真的认为罗辑在执行面壁计划?”

  史强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抬手制止了坎特下面的争辩,“但,先生,只是我个人不知道,不是上级的看法。这就是你我之间最大的不同:我只是个命令的忠实执行者,而你呢,什么都要问个为什么。”

  “这不对吗?”

  “没什么对不对的,如果每个人都要先弄清楚为什么再执行命令,那这世界早乱套了。坎特先生,你的级别是比我高些,但说到底,我们都是执行命令的人,我们首先应该明白,有些事情不是由我们这样的人来考虑的,我们尽责任就行了,做不到这点,你的日子怕很难过。”

  “我的日子已经很难过了!上次耗巨款买下沉船中的酒,我就想……你说,这人有一点儿面壁者的样子吗?”

  “面壁者应该是什么样子?”

  坎特一时语塞。

  “就算面壁者真的应该有样子,那罗教授也不是一点儿都不像。”

  “什么?坎特有些吃惊,“你不会是说竟然能从他身上看到某些素质吧?”

  “我还真看到些。”

  “那就见鬼了,你说说看。”

  史强把手搭到坎特肩上:“比如你吧,假如把面壁者这个身份套到你身上,你会像他这样借机享乐吗?”

  “我早崩溃了。”

  “这不就对了,可罗辑在逍遥着,什么事儿没有似的。老坎先生,你以为这简单吗?这就叫大气,这就是干大事的人必备的大气!像你我这样的人是干不成大事的。”

  “可他这么……怎么说……”逍遥下去,面壁计划呢?”

  “说了半天我怎么就跟你拎不清呢?我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人家现在做的不是计划的一部分?再说一遍,这不应该由我们来判断。退一万步,就算我们想的是对的,”史强凑近坎特压低了些声音,“有些事,还是要慢慢来。”

  坎特看了史强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摇摇头,不能确信自己理解了他最后那句话:“好吧,我向上汇报,不过能先让我看看那个梦中情人吗?”

  看到屏幕少女的画像,坎特的老脸顿时线条柔和起来,他摸着下巴说:“唔……天啊,虽然我不相信她是人间的女孩儿,但还是祝你们早日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