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三体》19. 三体、爱因斯坦、单摆、大撕裂

  汪淼第五次进入《三体》时,黎明中的世界已面目全非。前四次均出现的大金字塔已在 "三日连珠"中毁灭,在那个位置上出现了一座高大的现代建筑,这幢黑灰色大楼的样子汪淼很熟悉,那是联合国大反。远处的大地上,星罗棋布着许多显然是干仓的高大建筑,都有着全反射的镜面表面,在晨光中好像大地上生长的巨型水晶植物。

  汪淼听见一阵小提琴声,好像是莫扎特的一首曲子,拉得不熟练,但有一种很特别的韵味,仿佛时时在说明,这是拉给自己听的,而自己也很欣赏。琴声来自坐在大厦正门台阶上的一位流浪老人,他蓬松的银发在风中飘着。他脚下放了一顶被礼帽,里面好像已经有人放了些零钱。

  汪淼突然发现日出了,但太阳是从与晨光相反方向的地平线下升起的,那里的天穹还是一片漆黑的夜空,太阳升起之前没有任何晨光。太阳很大,升出一半的日轮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地平线。汪淼的心跳加快了,这么大的大阳,只能意味着又一次大毁灭。但他回头看时,见那位老人仍若无其事她坐在那儿拉琴,他的银发在太阳的光芒中像燃烧起来似的。

  这太阳就是银色的,与老人头发一样的颜色,它将一片银光撇向大地,但汪淼从这光芒中感觉不到一点儿暖意。他看看己经完全升出地平线的太阳,从那发出银光的巨盘上,他清晰地看到了木纹状的图形,那是固态的山脉。汪淼明白了,它本身不发光,只是反射从另一个方向发出晨光的真太阳的光芒,升起来的不是太阳,而是一个巨型月亮!巨月运行得很快,以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掠过长空,在这个过程中,它逐渐由满月融缺成半月,然后又变成了月牙,老人舒缓的小提琴声在寒冷的晨风中飘荡,宇宙中壮丽的景象仿佛就是那音乐的物化,汪淼陶醉于美的震慑之中。巨大月牙在晨光中落下,这时它的亮度增长了很多,当它只剩两个银光四射的尖角在地平线之上时,汪淼突然将箕想象成一头正在奔向太阳的字宙巨牛的两只椅角。

  "尊敬的哥白尼,停一停您匆忙的脚步吧,这样您欣赏一曲莫扎特,我也就有了午饭。"巨月完全落下后,老人抬起头来说。

  “如果我没认错一一”汪淼看着那张满是皱纹的脸说,那些皱纹都很长,曲线也很柔和,像在努力造就一种和谐。

  "您没认错,我是爱因斯坦,一个对上帝充满信仰却被他抛弃的可怜人。"

  "刚才那个大月亮是怎么回事?我前几次来没有见过它。"

  "它已经凉下来了。"

  "谁?"

  "大月亮啊,我小时候它还热着,升到中天时能看到核心平原上的红光,现在凉下来了……你没听说过大撕裂吗?”

  "没有,怎么回事?"

  爱因斯坦叹息着摇摇头:"不提了,往事不堪回首,我的过去,文明的过去,字宙的过去,都不堪回首啊!"

  您怎么落到这个地步?"汪淼掏掏口贷,真的掏出了一些零钱,他弯腰将钱放到帽子里。

  " 谢谢,哥白尼先生,但愿上帝不抛弃您吧,不过我对此没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