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球状闪电》第11章 攻击蜂

  吃完饭后,林将军说想和我单独谈谈,林云用充满戒备的目光看了我们一眼,就上楼去了。

  林将军点上一支烟,说:“我想和你谈一些关于我女儿的事。林云小的时候,我一直在部队一线工作,顾不上家,她是由母亲带大的,所以对妈妈有特别的依恋。”

  林将军站起身,走到妻子遗像前:“当时,在云南前线,她是一个通讯连的连长。那时通讯设备比较落后,前线通讯还使用大量的电话线路,那是众多在战线两侧越军小分队的注意目标之一,他们惯用的战术是:先切断线路,然后在断点附近埋伏或布雷。她牺牲的那天,双方爆发了一场师级战斗,当时一条重要的电话线路被切断了,首次派出的一个三人查线小组断了联系,她就亲自带领四个通讯兵去查线。当走到断点附近时遭到伏击,那是在一个竹林中,敌人把断点周围的竹子都砍了,形成一小块空地,当她妈妈他们进入空地时,敌人就在林中开枪,第一轮射击就打死了三个通讯兵。由于这是在战线这一侧,这支小股越军不敢久留,很快撤走了。她就和剩下的那名女通讯兵边排雷边接近断点,当那个女兵接近两个断头中的一个时,看到段头上捆着一个一寸来长的小竹节,她拿起线头要取下那个竹节时它爆炸了,把那个女孩子炸得面目全非……当林云的母亲开始接线时,听到不远出传来一阵嗡嗡声,抬头一看,发现从越军留下来的一个小纸箱中,飞出了一大群马蜂,直向她飞来。在被蛰了几下后,她用迷彩服包着头跑进竹林,但那群马蜂紧追着她蛰,她只好跳进了一个小池塘里,潜入水中,没半分钟出水面换一下气。那群马蜂在她头顶上盘旋着不散,她心急如火,这时前线战事正紧,通讯每中断一分钟都可能带来巨大损失。她最后不顾一切地爬出池塘,回到断头处去接线,蜂群尾随而至,当线接通时,她身上已不知被蛰了多少处,当一支巡逻队发现她时,她已经昏迷不醒了,一个星期后因中毒去世了。当时她浑身的皮肤发黑溃烂,脸肿得五官都看不清了,死亡的过程十分痛苦。五岁的林云在昆明的医院里见过妈妈最后一面……从那以后,整整一年的时间,这孩子没说过一句话,在她重新开口说话时,语言已经变得很不流利了。“

  林将军的讲述震撼了我,那并不遥远的同棵和牺牲对于我已变得很陌生。

  将军继续说下去:“这样的经历,对不同的孩子,可能产生相反的影响:可能使他终生厌恶战争与战争有关的一切,也可能使他专注甚至热衷于这些东西,很不幸,我的女儿属于后者。“

  “林云对武器,特别是新概念武器的迷恋,是不是与这事有关呢?“我小心翼翼地问。

  将军没有回答,我心里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对我讲这些,将军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

  “作为一个搞科研的人,你肯定清楚在科学研究中,对所研究的对象着迷是很正常的事。但武器研究有它的特殊性,一个研究者如果迷恋武器,就可能潜藏着某些危险因素。特别是像球状闪电这种一旦成功则威力巨大的武器,像林云这样对武器过分的迷恋,像她那为达到目标不计后果的性格,就使这种危险更明显了……不知道你是否理解我的意思?“

  我点点头:“我理解,林将军,江上校也同我谈过这点。“

  “哦,是吗?”

  我不清楚将军是否知道液体地雷的事,也没敢问,想来他可能还不知道。

  “江星辰在这件事上起不了太大作用,他和林云在工作上相距很远,同时,”将军沉吟了一下,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那,我能做什么呢?”

  “陈博士,我想请你在球状闪电武器的研制过程中监督林云,防止某些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我想了几秒钟,点点头:“好的,我尽力吧。”

  “谢谢。”他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铅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一个电话号码,把纸递给我,“有事情你可以直接和我联系。陈博士,拜托了,我了解自己的女儿,我真的很担心。”

  最后这句话,将军讲得很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