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43.骑士

  桑格尼姆星军官乔·伍因斯上尉驾着一艘小飞船在群星灿烂的太空中航行,象一叶轻舟漂过浩淼的海洋。

  伍因斯和他的律师父亲不一样,他继承了他们家族豪放的侠义助人传统。乔的曾祖父死于外星球的一场残酷内战中,据说是为了帮助一个濒临危亡的国家。现在,那莫名其妙的遗传基因又在激发他的热血,催促他去干一件英雄主义的壮举。

  乔是一位勇敢熟练的航天者。他的飞船“骑士”号虽然很小,然而功率强大,性能完善,是星海中的佼佼快艇。他把星图上的地球坐标存入自动驾驶电脑后,独自利用超缩微存储系统的大量书籍资料学习起来。

  “骑士”号穿过寂寥的宇宙空间,混沌初开的尘埃云和气体团,绕过航行中的暗礁——黑洞,飞快地临近它航程的终点地球。伍因斯只身单骑,去同巨大的恶势力搏斗,难道不是有点唐·吉诃德精神吗?……

  报警信号把乔从学习造成的幻境中唤醒。他活动一下四肢:“也许是一颗流星擦上‘骑士’号了。”上尉迅速检查了一遍飞船,一切正常。

  语言翻译系统终于把通用报警讯号后边的一句话译出来:

  “任何援救地球人的飞船务请前往NGC5116天区。”

  搞的什么名堂?

  当他盼飞船飞过两个秒差距后,电脑系统利用三角形测量法测出讯号源是地球附近。

  乔疑惑了。是去地球呢?还是去NGC5116天区?他在宇宙三岔路口犹豫不定。

  “骑士”号按他的思想指令降到亚光速飞行,从超空间脱离出来,象大西洋的帆船在马尾藻海失去风力一样,无目的地徘徊着。因为驾船者尚未拿定主意。

  会不会是西米的骗局?NGC5116天区是一个危险的陷阱。他查对星图,那里非常荒凉,没有任何文明存在,象太空中的沙漠。

  要是真的呢?他不去就误了大事。一个上尉,他也许在战术问题上头头是道,然而轮到战略方面,那些肩章上缀满金星的将军会说:“小伙子,根据我的经验,应该是……”

  年青人缺少的正是“经验”。

  可他们有直觉。直觉是天才青年在第五维空间中拥有的名叫“希望”的钻石。这颗45.52克拉的蓝宝石存在美国史密森氏学院。它最早被威尔斯·麦克林叫做“命运”。麦克林是中年人,中年人大多相信命运。令中年人羡慕的是,直觉往往能将年青人一下子带到成功的辉煌之顶。

  伍因斯上尉静下来。他让自己的思想松弛下来,期待着产生冲动,让希望去战胜命运……

  他决定了,去NGC5116.一旦决定,他便毫不动摇,那怕有刀山火海。年青人就是这样,生命属于他,他不畏惧赌博。

  “骑士”号结束了徘徊,野马样地跃入超空间,向着神密的NGC5116天区疾飞。

  ……“啊!”年青骑士惊讶地叫出了声。他的飞船刚进入那片暗星云,探测系统的显示屏上就出现了一支前所未见的庞大宇宙舰队。它们急如星火,一路向前狂奔,和“骑士”号擦肩而过。

  它们连招呼也不打。既无敌意,也无善心。在孤寂的星海远航中,这种情景很罕见。

  它们去的方向,正是伍因斯来的方向。

  会不会是地球呢?他开动了制动系统,在半个秒差距的距离上才把速度降下来。“骑士”号划了一条长弧,转过船身,朝着大舰队的方向。它们在探测器上几乎看不清了。

  乔重新加速。“骑士”号抖了一下跟踪上去。

  渐渐地,桑格尼姆星的上尉接近了大舰队。

  乔仔细地观察它们,发现它们编队严整,深合兵法;航行快疾,静如处子,没有任何信号,是一支神秘而可畏的军事力量。

  它们是石斑人的远征军。

  波议员的舰队也发现了追踪者。

  新换的值星军官问波:“发现一艘有武装的高速太空艇,怎么办?”

  “等一等。”

  “它有什么信号发来吗?”

  “没有。它默默地跟踪我们三个天区了。”

  “战斗准备。”

  石斑舰队将飞航队形变成战斗队形。仿佛一群游鱼变成一支三叉戟,戟的锋刃向着乔。在改变队形的过程中,舰队并没有减速。

  在越来越小的距离上,双方都保持着军人的缄默。石斑舰队的所有离子大炮和超能量武器都对准了“骑士”号。

  “骑士”号处在火网的焦点中,只要波一动念头,顿时便会化成齑粉。

  “骑士”号不顾死活的倔劲,动摇了波的意志,远航中他头一次首先问询:“为什么总跟着我们?”

  “和你们同路。”

  “请勿多管闲事。”

  “并非闲事。”

  波下令开启几个备用引擎,舰队加快了速度,“骑士”

  号被抛在后面了。波并不打算乱开杀戒,尽管那小飞船的任性让他厌恶。

  摆脱“骑士”号后,波的心绪转坏。尽管朴素的船舱中响着悠扬的石斑古典音乐,一些显花植物放散着迷醉人的馨香。然而沿途的干扰消耗了他的精力,动摇着他的决心。波命令除值班军官外,全体人员进入休眠状态。太阳系不远了,他们要为未来的厮杀积蓄精力。

  真讨厌,警报声又把人唤醒了。还是那艘该死的小飞船!它不知什么时候越过了大舰队,胆大包天地飞在舰队的航路上,阻碍着远征军。

  波发怒了:“警告它离开航线,否则后果自负。”

  “希望能同舰队司令谈判。”它倒不自量力。

  波不客气了。他挥挥手,一道深红色的激光束穿越空间,打在“骑士”号的尾舵上,金花飞溅。“骑士”号摇摇晃晃,让出航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新值星官说,“不知趣!谁同它做游戏。”

  又是一阵能量炮,“骑士”号的翼板被打碎,碎片拖在飞船后面,象彗星的彗尾。它飞着不规则的螺旋线,看上去是顶不住了。第三轮炮火打去,“骑士”完了。

  整个战斗过程中,它竟没有还击。

  而从它火器的形状推算,它是有很强的火力的。一比一地决斗,恐怕庞大的石斑巡航舰也未必是它的对手。

  失败的对手表现了克制的骑士风度,赢得了胜利者的尊敬。

  “靠上去”。波命令着。“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生物。”

  庞大的石斑太空旗舰向千疮百孔的“骑士”号靠拢,而它却挣扎着躲开了。不久,从“骑士”号中飞出一艘救生船。然后,垂危的“骑士”号加速向太空深处逸去。还没等石斑人反应过来,“骑士”号就在惊心动魄的大爆炸中化为宇宙中的一团气体。估算出大爆炸的可怕能量后,所有石斑军人对它指挥者的侠义风范肃然起敬。

  也许从救生舱里的人身上,才能找到他行动的答案。它已经降落到石斑旗舰的停机坪上。里面走出一位穿着航天服的额头很高、非常英武的年轻军官。他自我介绍:“我是桑格尼姆星的军官乔·伍因斯上尉。”

  “石斑议员,舰队司令波。”波有礼貌地回了他的军礼。

  尽管彬彬有礼,波还是质问乔:“为什么阻挠我们?我们是在公共空间航行。”

  “因为你们去地球。”

  “我们去那儿碍你什么事?”

  乔抖了一下,勉强站住,他显然受了伤。但说起话来语音和姿势还相当迷人:“尊敬的石斑战士哟,请你们不要毁灭地球人。”

  “你管得有点多了。地球人是邪恶的。他们马上要毁灭我们的族人。不趁现在收拾他们,他们总要称霸宇宙,你我全要遭殃,他们自己间都互相残杀呢!”

  波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对一条破船上的幸存者,值不得如此认真。

  “波,听我说。自从地球人发明无线电的时候,我们就收到了他们的信息。以后,我们更监视着他们的社会发展。

  他们以为星际间的距离,电磁波要飞行许多‘年’。正如我们知道的,根据‘测不准原理’,虚粒子因其质量而生存,某些特定质量的天区因反物质而收缩消失。我们同地球相隔并不太远。

  “他们虽有邪恶,但文明越发达越有理性。”

  “有时恰恰相反。”

  乔还要张口,波挥挥手:“把他带下去。给他治治伤。”

  乔从两名押解他的石斑兵手中挣扎着转过身来:“波,你会后悔的!”

  波没理睬他。舰队司令让值班军官重新给舰队加速:“快到达太阳系了。等我们站立在地球上,辩论才会有结果。”

  乔被带到一个密封舱中,被迫接受了注射。他最后的感觉,是石斑舰队带着疯狂的杀意向地球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