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38.亚利桑那峡谷大血战

  旧金山在燃烧。折断的金门桥倒塌在海中。富有伊斯兰色彩的美术宫变成瓦砾堆。那是肯倩白干的。她可能羞愧于自己艺术的贫乏,生了一股妇女的刻毒之心来破坏的。街上横陈着尸体。他们有的被毒气熏死,有的被脑波杀死。猫狗也染上了毒菌,在中毒枯死的橡树旁散发着尸臭。唐人街上到处散乱着中国工艺品。美洲银行的废墟边死人累累,其中一个人手里还攥着一颗南非大钻石,它有三十一克拉,名叫尤吉尼安蓝眼睛……

  西米们对自己的破坏感到满意。他们没去收拾伯克利的加州大学和帕洛阿尔托的斯坦福大学。在一片繁星中,飞碟沿内华达山脉向东南方杀去,准备一路扫荡美国西海岸的大片繁华区域:洛杉矶、长滩、圣迪戈……

  它们放过了加大和斯坦福,这就叫人难以理解:究竟物质和人才哪个重要?它们受到南加利福尼亚大片城区的诱惑,而急于摧毁物质财富。毕竟,它们以为人的智慧还是不足道的。

  “他们会从这里经过吗?”凯利·比弗斯问一位挂满勋章的陆军工程部队少将。上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为他的海军陆战队争得了这次机会。

  “我想会的”。少将回答:“否则我们干吗来这里。”

  在他们脚下,是世界闻名的美国亚利桑那大峡谷。它的险恶,它的粗犷,它的荒蛮,构成了一种畸形的美。一八六一年尤瑟福·埃文斯在它那谷风呼啸,碎石横飞的险径上写道:“我被它骇倒了……一个视觉上的偏差就会把人送入那无底的深渊。”

  深渊是地球的伤疤。它从犹他州的帕韦尔湖开始,象老年人曲张的静脉一样蜿蜒二百余英里,直到内华达州的米德湖。三百万年前,肯鲍勃高地还是座大分水岭。科罗拉多河竟鬼斧神工地完成了深切五千三百英尺的宏大工程,凿穿了分水岭,给人间留下了水和岩石搏斗的伟大遗迹。

  现在,那条名垂青史的混浊小河,平静地在大峡谷底奔流。它两岸的肉色岩壁直插蓝天。从奥陶纪到第四纪的岩层,在流水冲刷下清晰可辨,给人留下亘古永存的深刻印象。难怪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看到这条一五四○年西班牙探险者为找黄金而发现的自然奇迹后,叹为观止:“做为圣物,你还是离开它吧!你不能改变它。世纪之水把它雕刻出来,人岂可动它分毫”。

  比弗斯上尉在一小群人丛里钻来钻去,找到一位个子只有一米五的矮人:“飞碟会来吗?皮尔曼先生。”

  “可能性很大。”宇宙心理学家皮尔曼回答。他穿得很整齐,谷风吹起他的绿领带,时时打断他低沉的尼德兰腔英语:“大峡谷这么美丽,他们怎能不来观光呢!”皮尔曼的夜礼服真是一流手工,象是要赴白宫的国宴。

  第三个人、物理学家张伯伦告诉陆战队军官:“从东西方向穿越美国有三条路好走:西雅图起点的北线;旧金山起点经过盐湖城的中线和洛杉矶起点、经66号州际公路、40号国家高速公路横贯全美国的南线。“只要他们去洛杉矶,我们便可以在这儿等到他们。”

  这一群在大峡谷边显得非常渺小的人,正在组装和调试一些大机器。他们的位置在大峡谷南岸、180号州际公路尽头的大峡谷城略北。这一段峡谷又深又宽,两岸相隔约12英里。现在“成了多余的人了。”比弗斯上尉离开了忙碌的工作中心。他识趣地来到望火塔点上,无心思地看着叫做“印第安花园”、“战舰”、“达纳孤峰”的大峡谷国家公园名胜。

  同时,年轻军官还不停地看手表。

  微波系统不断报告着飞碟行踪。它们捣毁了旧金山市、圣何塞市、弗雷斯诺城后,已经抵达洛杉矶。比弗斯暗暗后悔,不该到这条不毛的峡谷来,放弃了现场观看洛杉矶大破坏的好机会。其实,他大可不必后悔。好莱坞影城里的米高梅、环球、二十世纪福克斯等电影电视公司的摄影师,正冒着生命危险抢拍现场。他们的竞争性从业精神真令人钦佩。

  夺人心魄的幽秘峡谷边缘,几只北美神鹰在干得冒烟的赭色岩石上,梳理着自己的肮脏羽毛,一边看着两脚的人类,一边盯着日渐珍稀的、在谷底啃草的美洲野驴。

  所有的人都相当忙。他们手脚不停地拆开漆着NASA①、NIH②、贝尔电话实验室、剑桥大学、布鲁克海文实验室、CERN③和美国几乎所有名牌大学、名牌实验室名称的大箱子。里面精巧的设备和箱外的花哨名字,活象一次莱比锡博览会。

  ①NASA:美国航空航天局。

  ②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

  ③CERN:欧洲核子研究中心。

  比弗斯挽起袖子,手脚利落地干活。他和技术工人、学者们一起,安装调试各种设备。他嘴里一边不干不净地骂着娘,手里还准确地把漆成五颜六色的接插件连在一起。一小时后,粗活干得差不多了。值勤人员把比弗斯他们赶开,让高级技工和科学家们继续干下去。

  ……洛杉矶市中心的邮电塔遭到破坏。联合客车终点站、历史博物馆和市政厅在燃烧。里奇蒙街的老城音乐厅、圣彼得罗区的比奇海事博物馆都叫肯倩白毁了。闹市区的小东京、华人街、国际贸易中心、希腊剧院皆焚于大火。位于城东北郊的伽布里埃尔山谷在啜泣。西洛杉矶的电影城好莱坞也未能幸免……

  一浪盖过一浪的噩耗,催促着大峡谷边缘的人群,逼迫他们发疯似地干活。他们很明白:西米将按照严格制定的计划,从西到东地横扫美国,直到把东海岸的一片城市森林齐齐砍光。三百四十年来,那些英格兰、爱尔兰、法兰西、西班牙、波兰等古老国家的落难者、幻想者、投机家和黑人的后裔们,披荆斩棘建起了这块“天堂”,无数金钱在这“天堂”上种出了异果;虽然,它也有悲剧,也有种族纠纷、犯罪、贫富不均,也曾僵化而缺乏当初的活力,但是,它毕竟是三亿美国人的家园,从来未遭大的兵燹。这个两洋之间得天独厚的大陆岛岂容一旦被西米们毁掉!

  救救美国吧!全能的上帝,难道你不睁眼保佑保佑美国?飞碟进入帕萨迪纳,动手夷平全美国最好的兵工厂……

  飞碟进入圣迪戈。墨西哥全国发出战争警报。到处是逃难的人群,到处是一片混乱,象当年西班牙江洋大盗科泰斯杀进了墨西哥城……

  二一一八年11月5日凌晨3点,胡闹够了的西米开始折向东北方。3时40分,他们经过三州交界处的边界小镇尼德尔斯。4时15分,米德湖南岸的观测点发现在昏黑的天幕上有三颗斗大的亮星。哨兵哼起了老片子《第三类接触》中的主题曲。另一位军官打断了他:“他们是最凶残的星际敌人,我倒是建议你哼哼《异形》*中的那个调子。”

  ……在大峡谷城即将调试完工的复杂机器,是一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它最初的名字过长,命名人总想把它的多种性能全都包含其中。后来便简称为“飞碟歼灭机”或“飞碟炮”。

  飞碟炮的原理是记载在墨西哥玛雅文残简中的,通过密云国际讨论会已经把它译了出来。当时,恰逢西米突然袭击,与会者根据宗焕先教授建议,都接受了催眠术治疗而被抹去了记忆,重要的文字残篇为防止西米攫去也被焚毁了。

  旋即,在西米干扰波的影响下,会场几乎变成一场狂欢舞

  * “第三类接触”、“异形”均为美国热门科幻电影。

  会。以后,没有人记起有过“飞碟炮”这码事。

  那时,张伯伦教授多了个心眼。他在集体思维网络中担任英语组组长,因此了解该武器系统的大部分原理。当时,他曾把主要的公式和数据抄到衬衣袖口和衣襟上。此举也是受施特劳斯在衬衣上谱写“蓝色多瑙河”的启发。贾杜金们破坏了西米的干扰波后,教授居然找到了那件贵重的脏衬衣。

  它同其他一堆脏衣裤混在一起被丢到床下,有洁癖的张伯伦先生没有洗掉它们真难以思议。或许是干扰波影响了他的习惯和癖好。

  尽管有这些公式,飞碟炮还是造不出来。它毕竟不完整,而且在如此艰深的领域中,人的智慧和知识的自由度终有限度。一筹莫展之际,有人建议问问莫斯科。

  参加密云会议的,是苏联科学院院士,数学家格·斯米尔诺夫。果然不出所料,他利用身为斯拉夫语系组长的机会,也私下抄了些笔记。他的公式本来有限,然而有人索取便身价倍增。美苏之间展开了一场艰苦的谈判:是高价收买还是利润分成,其困难程度不亚于限制战略核武器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