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36.屠杀

  “无聊透了,我想,他们再也玩不出新花样啦!”肯倩白女士走向环幕全息电视的控制板,准备关掉枯燥的地球电视节目。

  西米们渐渐染上了电视瘾。在贝亚塔星的发展历史中,一度也出现过电影和电视,后来,它们对儿童教育和社会安定性的影响越来越坏。结果,在一次贝亚塔议会中,电视否决案终于获得多数票通过。从此,西米的生活更趋单调,但钻研技术的劲头反而更足了。到肯倩白这代西米,他们对电视病毫无免疫力,对地球人搞的那些花里胡哨的节目,他们一下子就迷恋上了。

  自从西米施放思维干扰波以后,地球的生活失去了波澜起伏、艳丽多姿的风采。幸亏人类研制了那么复杂的电脑网、那么能干的机器人,它们接管世界的领导职责并未发生太大的困难。甚至,人类的生活更协调了,更富有节奏了。象那些俗气的科幻小说描写的那样:“……早上,定时装置把汤姆叫醒了。刷牙机给他刷了牙。家用电脑早排好了早餐菜单,他只要从微波炉和冰箱里取出来就行了,是火腿蛋和黄油面包。电脑化的车子在门口等汤姆,它开过高频信号控制的马路把主人送到办公楼。上班也只是例行公事,汤姆喝了两杯咖啡,又从电视报纸上看了他喜爱的体育节目和桃色新闻。情绪电脑猜出了他想去情妇玛丽那儿,便给他配好了夜礼服和领带——都是玛丽心爱的那种颜色。

  “下午4时,一切正常,电脑已经把他一天的业务——向各超级市场分发本公司的货物—一办完了,然后问他有何指示。他说‘谢谢’。然后他去玛丽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当然是电脑配的,因为玛丽怕发胖。饭后他们去自然保护区散步。才走五分钟,玛丽叫起来:别走错了,我这有张路线图呢!它告诉我们该走那条路线,这样我们便可以玩得高兴。当然又是电脑开列的。夜里,汤姆在电视上学习社交礼仪,并且为伯明翰足球队输掉一个球而惋惜。其实连球赛都是电脑用存贮库里的资料通过全息机表演的,明天伯明翰队便会赢回来。

  “十二点,汤姆上好了定时睡眠机安然入梦,他想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明天要把上定时睡眠机的工作也交给家庭电脑干。”

  ……

  肯倩白关掉电视后有些怅然若失,她想不出失去了点什么。

  林登德看出她的心思:“别为地球上文艺生活的单调而惋惜啦。要看到,我们终于胜利了。我们已经成为地球的主人,地球人只配当我们的奴仆。他们永远丧失了同我们竞争的地位。他们已经丧失了理想、信仰、精神寄托和奋斗目标;即便个把人还不自量力地追求进步,那他也缺乏坚毅、顽强、执著、刻苦的追求态度和思想方法;最后,也是最根本的,他们已经不能在高级系统里进行学习啦。他们彻底失败了。”

  “恐怕未必。”奥纳瓦女士走过来,重新打开电视机。

  她把一些复杂的监测系统的终端和电视机交连起来,仔细地搜索着地球上的草原、山谷和海洋。

  “我总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奥纳瓦仔细地盯着电视图象:“存在的东西必有它存在的原因。地球人进化了三四百万地球年了,他们比我们所花的时间长,虽然水平比我们低。

  但是……”

  首领粗暴地打断她:“他们的时间花得很浪费。象一棵榆树,它的枝杈只顾向四周的空间伸长,而不如白杨,很短的时间便达到相当的高度。”

  奥纳瓦并不为林登德所左右:“正因为如此,地球人有很强的弹性和适应性。他们不会甘心做奴隶的!”

  林登德把电视画面改换成地球人生活的百态图,冷冷地笑着:“他们没经好念了。他们完了。奥纳瓦,快制定一个迅速占领地球,发展我们西米文明的规划吧。我们同这帮低能生物打斗的时间也太长了,这是我的过失。我们要尽快地繁殖,在两个地球月的时间内,取代电脑,成为地球的永久统治者。”

  其他西米都跃跃欲试,有的在摆弄设备,有的在准备方案,只有奥纳瓦镇静如初。

  “等一等,我们还没有侦察海洋,也许地球人会躲在大洋深处搞新的名堂,我们的干扰波无法穿透深厚的盐水层。”

  “算了吧,他们的脓水也就到此为止了。”负责战争的昆弄轻蔑地瞧着奥纳瓦,颇不以为然。

  林登德沉默了。他终于明白过来。他用西米的方式拥抱了奥纳瓦:“你说对了。在我们给地球人制造自免疫疾病时,他们狼狈不堪。可是,后来他们突然获得了什么灵丹妙药,使大批病人迅速治愈。我原以为是地球人的发明,正如他们发明了AT-P-V抗体一样。现在想起来,不是他们干的,他们的智力还达不到这个水平。”

  “那是谁发明的?”昆弄问,他也怀疑起来。

  “一定是居住在地球上的外星客。”若方根推测。

  奥纳瓦这才说:“而且,他们可能居住在海洋中。”

  昆弄惊呼:“地球人有了盟友!”

  林登德承认了现实。

  仿佛证明他们的推断,整个电视图像发生了眼花缭乱的变化:地球人以浑浑噩噩的状态苏醒过来。他们仿佛冬眠过后的动物,伸伸懒腰,打个哈欠,互相问候。不久,他们便从电脑记录中发现了过去的一切。于是,最优秀的人们立刻奔向实验室、信息馆、工厂、研究中心、大学、剧场、编辑部、律师事务所、医院、股票交易所和银行。人类社会又开始转动了。它尽管疯狂、缺乏理性、没有秩序、纠纷不断,但毕竟有巨大的前冲力,这是电脑世界所根本不具备的。它有时象无规则的布朗运动,但委实可怕!

  普罗惊呆了,半天才说:“是谁把我们的干扰波破坏了。

  决不会是地球人!”

  若方根说:“发射和我们干扰波频率相同,相位相反的抗干扰波,把我们的波叠加而抵消掉,这件事只有银河系最聪明的生物才做得出来!”

  林登德平静地说:“这一定是孔星上的贾杜金们。在四十万光年的天区内只有他们具备这种能力。这群太空流浪汉,什么时候蹲在地球上啦。真可恶!多管闲事。”

  昆弄暴跳如雷:“那我们只好打起行李滚蛋了?”

  “恰恰相反。”林登德充分显示了领袖风度。他向部下们解释:贾杜金们都是些老朽的精灵。他们虽然智慧极高,但超然尘世,从不介入星际间的纠纷和战争。他们奉守近似地球上佛教的清静无为的信条,看穿星海的红尘,求得灵魂的纯净。这次干涉,实为罕见的例外。但也仅此而已,再不会更深一步。因为那违反了他们基本的信条。

  “因此,”他说:“我们必须趁地球人尚未发展起他们的攻击系统和防御系统前,把他们全部消灭。我们再也不能仁慈地让他们冬眠,他们正在汲取教训,不断完美。我们却一错再错,几乎无可挽回。”

  他指示昆弄:“动用一切武器,能量的、热核的、细菌的、病毒的、化学的、思维系统的,消灭地球上最优秀的人物,夷平最好的研究所、实验中心、图书信息馆、能源系统、金融中心、电脑中心、交通枢纽和商业网系统、兵工厂,大学……毁灭他们的科学、技术、文化,农业,工业生产,让他们倒退、野蛮、堕落。任何进步的苗头全要扼杀,任何新思想的幼芽都要捏死,任何反抗格杀勿论。我们再也不能宽容了……”

  大厅里非常安静,连昆弄也没吭声,心惊肉跳地听着他们首领疯狂的命令。

  银光闪闪的飞碟又高飞在太平洋上空了。这种磁力线飞行器完全是利用新的原理,不同于飞机和火箭。它轻盈自如,翩翩飞舞,富于美感。可惜它们是西米屠杀人类的工具。因而,在太平洋上航行的人们,偶而在云端找到它的身影。人类对它们早失去了神秘感和崇敬,只怀着恐惧和憎恶。它们是死神的一串念珠。

  它们飞临了美国西海岸。

  若方根、肯倩白和普罗驾驭着飞碟。当鳄鱼嘴形的加利福尼亚湾出现时,他们降低了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