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32.不结盟的“盟友”

  传感器显示出,金刚石涡轮钻头遇到了异常坚硬的岩层。电脑表明它比碳化钨还硬。见鬼了!郭京京看了欧阳琼一眼,下令停钻。

  欧阳琼说了一句:“有门儿。”

  “札陵”号静卧在海底下。它的六只液压支脚穿透泥沙,深插在海底岩层中,把艇身牢钉在海床上。它上面有四百米厚的水层,水层上有大片的冰原。它的位置约在西经93度、北纬77.5度附近、由埃尔斯米尔岛、德文岛和阿蒙德凌内斯岛环抱起来的一块小海盆里。

  这儿就是欧阳琼打赌的地方,也是世界上最荒凉偏僻的地区。

  经过一番尝试,“札凌”号探明了直径大约一百米的圆形地区。它们很规整,而且硬得叫钻头打滑。它们或许是神秘洞穴的大塞子。

  郭京京终于说:“试试看吧。”

  “急什么?”欧阳琼摆出挑战的架势:“你先认输吧。”

  “你敢担保说声:‘芝麻开’,下面就是那群妖魔鬼怪。”

  “男人总是不肯当着女人的面甘居下风的。你难道见过地球上有这么硬的石头或者金属?”

  “欧阳琼女士,你对了。”海军中校口气软下来,“但我只愿交出一半赌金,下一半等打开盖子再付。”

  “我算服了。人家在你身上下的功夫足能打开昆仑山隧道。”欧阳琼耸耸肩,“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谈笑之间,“札陵”号的钻机在圆盖子旁边打好一组孔,塑性炸药把孔变成一个垂直的水下井。当超声探头测出井底距里面的穹项还有八米厚时,欧阳琼、郭京京等人穿上潜水服游出“札陵”号,并且把必要的仪器和工具也搬到井中。

  井口接着被速凝水泥封住,只剩下一处钢门。钢门旁通有电缆,随时把井中的信息传递到“札陵”号上。

  郭京京检查了所有装备后,下令炸掉井底的岩壳,他们则躲在一处横洞里。

  一声呼啸,海水从破口里漏光了。灯光照亮了湿漉漉的井底破口。下面是一个漆黑的穹窿,仿佛是地狱之门。欧阳琼闭上双目,沉默了一阵子才开口:“我们似乎该提前烧炷香。”

  洞里相当空旷。照明具点燃后,看出是座双曲拱的大厅。

  墙壁和天花板上涂着类似聚酯的涂料,干燥、光洁。地面上停了五只飞碟,每只直径约三十米,呈圆锥形,象一只柿子。

  它不是那种现在人所熟悉的盘形飞碟。同它们打过交道的郭京京感叹道:“飞碟也有诸多的‘种族’!”

  除飞碟外,大厅里空无一物。这儿显然是他们的车库。

  车主在哪儿?他们四处徘徊,敲击着天衣无缝的飞行器,在空大厅里呐喊,用声的、光的语言打出地球人想象中的宇宙通用数字语言:“谁在这儿?”

  无人回答,仿佛他们只是发掘了一个千年古坟。

  郭京京丧气了。他用一支超声探杖在墙壁四周试探。除了顶棚外,四壁和地下都是极厚的岩层。他想起古代传说中的拜师学艺的故事,他到是满怀诚意而来,结果却是不得其门而入。

  欧阳没有他那么急。她细细察看着大厅。她发现整个大厅的地面呈一个大椭圆。女博士灵机一动,计算出椭圆两个焦点的位置。她跪在其中一个焦点上,集中思维,双目微合,意念里想着: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

  奇迹出现了!

  在椭圆形地面的另一个焦点上,突然出现一团全息图像。它们是模糊不清的球、线和多面体、五颜六色,蠕动着、变化着,象本·尼克松*的一幅幅现代派图画。

  它们是一种图形语言。

  欧阳琼向海军中校招招手:“这回没你可不行了。”

  郭京京观察思索了一阵子,摇摇头。

  图形被小型电脑机运算了一通,宣告失败。

  焦点上的图形剧烈抖动起来,它们变得更加模糊了,仿佛外星人对地球人低下的文明水平感到不耐烦,越来越蔑视他们的谈话对手。

  * 本·尼克松:英国现代派画家。

  大家都确信,不久,图形便会消失了。骄傲的男女感到羞辱。

  郭京京转向欧阳琼,恳切地说:“欧阳,让我们合作吧。”

  “我早就等你这句话了。我开口你又会看不起我。”

  “谁敢轻视你?”

  “世界上怕只有你了。当然”,她用手指着越来越淡的图形,“还有他们。”

  一对性格相违的男女用思维网络把自己同电脑机沟通起来。组成了一个最简单的集体思维网络系统。在以谁为网络中心人的问题上双方谦让了两句。男的说:“现在是女尊男卑,女士们第一。”女的说:“世界不是男人们创造的吗?女人总躲在男人背后。”

  没时间斗嘴了。欧阳琼占据了网络的中心。在郭京京几个思维脉冲的启发下,她刚刚来得及翻译出图形消失前的最后一句话:“为什么要打扰我们的安宁?”

  她立刻在自己带来的全息机上打出一组同样的图形语言:“我们遭到巨大的威胁,死的威胁。”

  图形变得清晰了:“死也是一种生。”

  “生命在于发展。人类远没有到达自己生命的顶峰。我们决心和逆境斗争。要死也是豪迈的死。”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以其终不自为大,故能成其大。”

  图形说的竟是中国古代老子的哲学思想。

  欧阳琼并不相信:“既然有超空间的‘道’,它起码也是平等的。“如果他们——”她不知道该怎样称呼那些与之作战一年之久的、有各种地球名字的异星人。所以她的图形语言停顿了几秒钟。她的窘境被发觉了。另一个焦点上出现了新的图形语言:“他们是贝亚塔星的西米。六百万年前从大麦哲伦星系来到此地。”

  地球人无能为力的事,竟由他们一语道破。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如果西米们不受‘道’的约束,谋求自私的欲望和利益,我们也不能引颈就戮。生存是我们的权利。”

  图形语言又变化了,变得更深奥难懂。它也许在调整时空度和真理度,它原先似乎低估了对手。

  “理智的认识要优于意识模糊的盲动。”

  “没有努力,希望之光怎能照亮世界。有了行动,思想才能在实践中接近真理。”欧阳琼毫不退让。她凛然站在全息机旁,仿佛雄辩的苏格拉底,在同历史上的思想大师们辩论。

  “弱小的将趋于发展完善,强大的就将趋于消亡。”图形又说。

  欧阳琼:“消亡只是它的外壳,壳中已经孕育着新的更高级的层次。”

  “有所得必有所失。”

  “即便充满了挫折、失败,发展也是不可遏止的。”她说得激动起来,玉石般的头颅在全息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另一个焦点上的图形消失了。他们也许在思考:对待这群不屈不挠、知识暂时有限、然而信心十足的地球人该怎么办。是帮他们的忙,还是撒手不管,继续过自己清静无为的日子。他们不是冷眼旁观人类在血和火中挣扎前进了几千年吗?——在圣经和中国周朝的记载中就出现他们了。

  他们也相信,地球人难以维持越来越快的智能发展。人类发展的某一时期、某一阶段也会进入同他们一样的境界,但是目前……没有哪一场战争、内乱、饥荒、瘟疫、冰川期或洪水、宗教愚昧、思想压制、地震、精神危机、气候变迁、资源能源紧张、污染,人口爆炸、生育力不足、过份依赖电脑等危机,能象西米一样把人类逼入绝境。

  地球上自然的,人为的灾难,只能消灭一部分人和一部分文明,剩下的人将获得免疫力,文明也将更灿烂。但对于这种来自异星的全球性的肉体和精神屠杀,其毁灭性和突然性,人类是难于抗御的。

  支持了人,就要毁灭西米。他们也是宇宙的生灵,他们和人平等。

  但西米反对这种平等。他们在谋求霸权。而且是百分之百的霸权。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

  由四十五种地球常用语言文字组成的同步翻译信号,在焦点上空扫描出来:“我们帮助你们做什么?”

  欧阳琼兴奋得几乎昏过去。她不顾一切,抱住郭京京狂吻起来。郭京京第一次真心诚意地,用全部感情接受了这种爱情。她的智慧、她的勇毅、她的信心,使她变成了伟大的奥尔良少女贞德。郭京京开始责备自己、怀疑自己了。他爱她。他久久地抱着这个比他大得多的女人,紧紧地、张着嘴吻她的双唇、脸颊、微闭的眼睛。他简直控制不了自己,他也不相信自己竟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压抑了感情和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