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28.“一了百了。”

  “若方根先生,”西米首领林登德在看到“复活节”行动的电视节目后,探求他的智囊的想法,“如果我们再研制并且大规模生产另外一种植物性病毒,或者干脆在云中撒播催化剂,改变西太平洋副高压、大西洋水气团的走向途径,造成大面积干旱,重新置人类于死地,需要多长时间?”

  “半年。”若方根平静地说出比原子弹还可怕的事。

  林登德扭扭身子,表示他很满意。

  “我们为什么不这样干呢?”

  若方根把双手绞在一起,冷笑着:“也许不等我们干,他们就会把我们连窝端了。”

  “……”林登德没说话,他等解释。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失误还不算多。我们曾攻击人类的弱点,也曾在他们的强点上试探,可是,首领,你难道不认为,人类会向我们反击吗?”奥纳瓦虽然不漂亮,但她的智慧使她的意见非同凡响。

  昆弄轻蔑地说:“他们目前还不具备这种实力和知识。”

  管理信息的普罗先生也插进来:“根据我们飞行员捕获的几位普林斯顿、柏林大学和北京大学学者的思维能力和记忆内容看,他们的智力水平还比我们低二三百年。在半年内还没有这么大的危险。”

  智囊又冷笑了:“当年,把我们安置在这块宝地上的祖先们也是这么估价的。”他昂然来到一个巨型容器前,往容器里输入一组她自己编制的程序。然后俯下身来,听容器发出一连串的金属音。

  “人类曾在石器时代里磨蹭了几十万年,又在封建社会蹒跚了几千年,他们的智力和知识发展缓慢。按那速度,我们满可以高枕无忧,也犯不上在今天同他们费神斗法。但现在变了。他们的发展十分迅速。究其原因,一定程度上是由于竞争和战争。

  “竞争是用生的希望激励人奋发向上,战争是用死的威胁逼迫人拼命求存。在这种非常时期,金钱、组织、人力和智能会在本能的感召下集中,取得无与伦比的定向效应。它比普通时期的发展快许多倍。没有两次世界大战和战后的冷战对抗,难以想象人类在核子技术、科学组织、电子领域、控制论、化学工业和航空航天中能取得这么多成就。单是其中某一项,就需要以往几十年的时间。也正因为如此,人类在农业和植物学上进展缓慢,才被我们击中了要害。”

  美女肯倩白悻悻地说:“就是这方面,他们在半年的时间内也追赶上来了。从AT-P-V的结构和产量来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人类如果把用在战争上的定向思维能用在生产和社会问题上,也许早不是今天的样子了。”

  “不存在‘如果’的问题。战争是宇宙生物一种邪恶的力,连我们也被它依附于身。从另一个角度讲,它刺激着一种畸形的文明。现在,人类在战争上的血和火的投资得到报偿了。我要说,不久,他们将对我们的基地发动攻击。”

  昆弄先生几乎吼起来:“他们的攻击会被我们轻松地粉碎。”

  “但是他们还会发动新的进攻,使用新的兵器和新的战术。”

  “我们的力场足以使他们的任何飞行器无法进入。”

  “他们还有其他的方式。他们将无止无休,直到成功。

  想想吧,地球的文明史上有过多少场战争。简直可以说,战争是人类的兴奋剂。他们宁肯选择体面的战死,而不愿……”

  “不,他们相当多的人愿意投降。妥协和战斗在他们的历史上同样多。”哲学家奥纳瓦女士插入,她对长期残忍的大规模屠杀感到厌倦。

  “妥协是战争的情人,不高兴,随时可以抛弃。”智囊并不退让。

  首领终于听够了。他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你们说该怎么办?”

  一阵七嘴八舌。

  昆弄大声喊道:“直接攻击人类本身。因为单纯消耗他们的财富,破坏他们生存链条的基本环节,都不能置他们于死地,反而促进他们更快地学习和发展,给下一步行动增加无穷困难。”

  “直接杀死战士是宇宙间一切战争的基本准则。”他激动得浑身颜色快速变化。

  “杀死所有人类,省去那许多功夫。唯有如此,”他最后说:“才一了百了。”

  负责情报的普罗同意军事指挥官的建议:“首领,昆弄的话有道理。我们采用破坏人类生存环境的手段,其结果也破坏了自己的环境,加大了恢复工程的工作量。如果直接打击人本身,环境便能保存下来供我们以后使用。这也是我们作战的目的。我建议用中子束一类的武器,打一场干净的战争。”

  其他的西米各执其言。有的说,地球人正通过各种途径放出和谈空气,说交战双方文明进程的出路是统一的,应该携起手来,不要兵戎相见;有的说,最好制造一场瘟疫,让人类一周内死净;有的说,利用思维波武器,制造地球各大国之间的仇杀,坐收渔利……

  林登德举起双手,大家不吭气了。首领通盘运筹后,提出了下面的方案:“古往今来,宇宙万物,选择战争的径途必然免不了杀人。杀人越多越快;离胜利也就越近。这点上,昆弄是对的。”说到此,西米军官得意地扭扭身子。

  “古代,在部落和民族中,战士和平民截然分开,决斗是在战争机器间进行的。所以只要摧毁了军事组织,战争就结束了。

  “后来,战争发展了。它成了全民族和国际联盟、星际联盟之间的事情,必须进行总动员。平民为军人提供武器、后勤补给,兵源、科技研究并且鼓舞士气,每一个公民都成了士兵。只要民族存在,毁掉的军事机器便可恢复,所以必须征服整个民族、整个星球、整个星际联盟方可了事。”

  昆弄得意洋洋,他向主张和谈的肯倩白使了一个眼色。

  “先生们、女士们,地球人是聪明狡猾的。打也好,谈也好,最终是要赶走我们或把我们消灭掉的。我们的目的也同样,请再别动摇了。

  “我们前一段的战略和战术都是正确的。一个民族,一个星球的发达程度是由许多因素决定的。正象一棵有庞大根系的大树。我们消耗他们的物质财富,迫使他们可怕的工业不得不穷于应付四十亿人的吃饭,在一年多的长时间内消弱他们的抵抗意志,正是为了现在对他们狠狠一击。

  “我们成功了。”

  各个西米的反应不尽相同,但看来他们颇为鼓舞。

  “当然,怎么打,路子很多。但每种方案都要考虑四个因素:时间、代价、对方的反击和后果。

  “使用核子武器要污染整个地球;使用能量武器只是摧毁地面建筑,剔出地下的人要耗费多得多的能量;至于海洋,我们尚无能为力;制造普通的瘟疫会招致迅速反击,人类将困兽犹斗,使用各种细菌和病毒,感染我们的基地。他们死几百万人不在乎,我们的人个顶个,病了死了谁都不好办,而且人类战胜疫病的能力已经相当高明了;其他形形色色的武器不是不适合,就是很容易被人类加以防御。你们看看人类的历史,一种新武器仅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引出它自己的防御武器来。”

  “那我们干脆一走算了。”性急的昆弄说。

  “有这么一种办法……”

  “怎么办?”其他西米们为之所动。

  “还是利用人类自己。”

  当林登德把想法说出来时,全场欢腾。大家一致同意,就连一向文皱皱的奥纳瓦女士也对首领的真知灼见至为叹服:“上帝在制造人类时,就巧妙地留下了破坏他的机关呀!”

  他们狂热地干了起来。

  斐济群岛上又增添了许多白色的储罐、管线、合成釜和金属密封室。偶而从斐济力场边缘经过的飞机,采集到了异样的气体。经分析,含有强烈的放射性。报纸和电视经常报导某地某人失踪,显然是飞碟把人抓去进行动物试验。经常有谣言说外星人试验了某种毒药,将投放到水源里。又有分析家认为,他们正在搞面积覆盖式的毁灭性武器。还有专家学者在攻钻次声、生物波、紫外线、中子武器的防护。

  人们变得神经紧张,草木皆兵,互相见面总向对方打听:“那群坏蛋有什么动向吗?”科学算命也成了时髦。每家每户都在屯集食物、饮用水,生活必需品。刚从“复活节”

  行动中恢复了部分信用的政府,照旧征收国防和科研税,弄得公民叫苦不迭。

  即便是战争,人们也渐渐习惯了。人的适应潜力始终是个谜。绿色世界恢复了,粮食多起来,其他方面的投资也日趋活跃。男人们在谈论对斐济圈发动一次“霸王——海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