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21.对策

  国务院副总理杨恒珏离开了她在黄庄的公寓,驱车到“市里”开一个重要的会。车过车道沟京密引水渠上的立交桥时,她看到运河混沌的水面上浮着厚厚的树叶,一股腐烂气味很远就闻了出来。紫竹院公园大片美丽的林木如逢霜杀,变成一片杂色斑斑的油画。鸣蝉不叫了。在首都体育馆外的大街上,许多行人围着一个大喇叭听里面的实况。那并不是精彩激烈的球赛,而是首都农业科技系统召开的誓师大会。讨论的议题是:如何解救祖国的农作物和森林,也就是最终拯救人类的问题。

  在杨恒珏记忆中,这种大规模的群众集会非常少见,因而愈发显得形势急迫。她不是开那个会的,可是,有农学和生物化学博士头衔的副总理真想和大家一起讨论。

  她的车子从三里河拐入月坛南街,停在国家地震局旁边一幢灰色的方顶旧楼前,那儿是国家计划委员会。

  计委的信息中心里有一群负责干部正在研究全国灾情,进行重要的决策。本来,这个会是国务院委托农委和农林部召开的。因为计委的电脑最大最完善,会场就定在信息中心了。

  巨大的智慧-18型电脑不断报来全国各地的农作物受灾情况。黄淮流域,小麦收割后,秋田长势正旺。现在二尺高的玉米苗已经全部枯萎。豆科作物损失略轻,也大面积受灾。白龙江、秦岭和山东沂蒙山林场均遭毁灭性破坏。丧失植被的地表储水量下降,随着夏季暴雨的来临,许多河流将发生洪水灾害。

  八月初,长江流域晚稻苗一片青绿。染病后大部分枯黄了。各地紧急电话一个接一个,询问是否适于补种其他晚秋作物,并且希望农科院能迅速查出病因,及时提供农药。

  东北地区灾情略轻。根据各省汇总预计,尚有往年一半的产量。但这是在病毒不适应寒温带气候的前提下。从各方面迹象看,病毒不断变异,正在逐步北侵,形势恶化很快。弄不好,长白山和兴安岭森林也要被“剃光头”。

  西北、西南地区的估价也陆续报了上来,情况很悲观。

  杨副总理正在和农业部长讨论国库存粮问题时,接到了德国农林部长威特曼博士打来的越洋电话。威特曼和杨恒珏多次在联合国粮农组织会议上碰面,彼此颇有私交。威特曼在电话中说:欧洲粮食市场发生了普遍恐慌。伦敦谷物交易所的牌价一天内上涨了六次,现在已达每蒲式尔加拿大硬粒小麦五十美元。其他谷物如大米、玉米、土豆都在上涨。

  威特曼还告诉杨,由于大面积森林草原被毁掉,各种粮食品和饮料都出现匮乏,价格大幅度上升。以飞碟出现前的物价指数为一百,斐济被占领后达到一百五十六;广州之役后上升为二百二十;现在是三百零四。象德国、瑞士、日本这些出口技术产品、进口粮食的国家,不出两个月,国家的外汇盈余将全部被吃掉;第四个月,连历年结余和不动产拍卖所得也将耗尽,如果在下一个播种季节前(二一一八年春天)还无法战胜异星病毒,联邦德国将有三分之一的人饿死。

  杨接完电话回到信息室,大家都望着她。她掩饰住内心的焦灼:“同志们,干活吧。”

  “您要的资料我们已经统计出来了。”

  “谢谢,有多少呢?”她眉毛一扬。

  一位女工程师告诉她:“到目前为止:我国国家他库存粮约一亿吨。按基本消耗量计算,够吃一年。如果除去种子、饲料、工业用粮和前不久按合同交付给国外的粮油食品外,约够十个月。”女工程师说话时毫无表情,象中学生在课堂上背课文。杨恒珏想,要知道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早在二十世纪末就根本消除了饥荒的中国,即将面临最严重的生存威胁。

  另一位男工程师汇报:“绿色植物被破坏后,将引起一连串的链锁瓜。各种肉蛋类和乳制品供应将全部趋于紧张。茶、烟、糖、蔬菜、水果因为是季节性产品,马上就会告罄。人民生活将引起很大困难。尽管粮食暂尚有保证,根据综合性生活消费指数,我国一半以上地区将在三个月内下降一半,六个月内低于一九六O年历史上称为“三年困难时期”的生活水平。”

  他讲完后,声音颤抖,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绿色植物和人类,和生物圈的关系太密切了。历史上任何自然的、人为的灾难都没有动摇它。然而,只要它一动摇,人类的根基也就动摇了。如果仅仅是历史的倒退,说不定还能补救;可是,这是把我们逼到海洋中去呀!”

  ……会议在紧张进行中。某些建议被提出来,其中一些又遭到否决。核心问题在于:在实行严格配给珠情况下,能否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解决尽可能多的人口的吃饭问题。

  农业大学李教授提议:利用目前所有温室、住房,扩建新温室和塑料大棚,在严格消毒的环境下,生产蔬菜、粮食、和其他农产品。育种学可以解决超高产、短周期品种;尽量种植甘薯等高产作物,使每立方米空间年平均粮食产量为125公斤,蔬菜产量为500公斤,以确保最基本的需求。

  微生物所覃副研究员指出:“粮食作物单产终究有限,因为它的光合作用生成物很大部分用来发展枝、叶和根。而小球藻和固氮蓝藻一类低等植物光合作用效率高,可以直接变成供人食用的粗蛋白。另外,基本石油已被采尽,利用液化煤中的有机物培养蛋白细菌,也能饲养动物,以解燃眉之急。”

  生理所的高工程师提议,人和家畜等动物,很大一部分能量被消耗在运动中。除了和农业、生物、食品等行业有关的人员外,其他人员应采取每日二小时工作制,减少能耗。家畜在半催眠状态能提高长肉率。

  中医院许医师根据中医理论、印度瑜珈术和佛教禅术,提出一套坐功半眠法,能使人每日定量下降一半……

  北京大学化学系主任袁教授说:“人类的能量全部来自淀粉、脂肪和蛋白质的水解转化;如果直接从煤化产品中制出营养丸,它的热值每丸可达三千大卡,只要配合心理学疗法,每人日服一丸即可保证全天能量的供应……

  还有北京医疗中心吕大夫的低温半冬眠提案;国家水产总局任副局长则建议,大规模远洋捕捞和近海内湖养殖相结合,用水生动植物解决部分食品,因为该死的病毒迄今尚未在水域发生作用。

  ……

  各种方案被卷入计算机中评价。电脑根据中国实际财力、物力和近中期智力资源推算出:一年内,全国人口可以艰难度过;第二年如果继续失收,虽然有上述各种可行方案,也只能保证一半人口的食物;第三年将降到六分之一,而且日子将极为艰难……

  杨恒珏副总理长长出了一口气。情况虽然悲观,但还不象她预期的那样坏。

  在她思考对策时,国际电讯中心转来一连串告急电报:赤道非洲一些国家灾情严重。联合国救灾总署的储备基金和粮食全部用光。西方国家自顾不暇,听任撒哈拉国家陷于灾难。上沃尔特、尼日尔、喀麦隆和中非诸国已经吃光库存。如果中国不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提供援助,一月内,将会有许多人饿死……

  杨恒珏飞快地写下一份报告,将会上情况归纳为几个要点,准备提交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办公会议讨论。

  她理理头发,向中心的各位学者和专家们道别:大家辛苦了。形势不用我多说,同志们都清楚,希望各位继续研究和努力,一定要把国家从灾难中拯救出来。”

  她离开那座蜂巢般忙碌的信息中心。在门口,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她转过头,是一个打扮得有点出格的女人。

  那女人向副总理伸出手来:“我叫欧阳琼,有件事想和您谈谈。”欧阳琼眸子里闪烁着聪颖的光,吸引杨恒珏停住脚步。

  “请说吧。”

  “会上的方案我都赞同,我想提醒您的是:在下一个收获年度的播种前,也就是说半年内,必须尽最大的努力研究并且最后消灭异星植物病毒。地球上不能没有绿色植物。沙漠化的前景很现实。人类不光要吃,就是整个生态循环和生物圈的基础也是绿色植物。我们不能光想着救自己,也必须救整个生物圈,救所有的植物并且尽可能地人工饲养和系列各种动物、鸟类和昆虫。这也才能最后拯救人类自身。副总理同志,我建议将人力和财力的重点放在战胜病毒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