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9.启示录说:神的帐幕在人间

  被激活后长大的西米领袖林登德向前迈了几步,他指着被软足缠裹的一个人体,对部下们说:“我们可以看看我们的对手了。现在,关于这个星球上高等生物的所有知识将决。定我们今后的行动。”

  软足将一个地球人的身子放置在乎台上。两条软足吸附在他头上,另外一条切入他的血脉。什维金的细胞分子结构、血液、神经元、气质和所有的思维记忆都转移到西米们的仪器中,经过按贝亚塔生物的逻辑方式的处理,显示给林登德他们。

  他叫什维金,是遇难的苏联拖网船“别林斯高晋”号上唯一的幸存者。

  尼古拉?什维金是地道的俄罗斯知识分子。他象故乡诺夫哥罗德的白桦树一样俊俏。俄国有俄国的特色。人们可以议论它服装的粗劣、建筑的呆板、工作缺乏效率,但行家都承认,苏联知识分子受到全面的良好教育,“他们货真价实”。

  什维金是电子学家,精通各种电子,激光的理论和技术。他还得过海洋学博士、生物学硕士。他的业余兴趣是历史考古和读侦探小说。他有老婆孩子。一句话,他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典型地球人。“别林斯高晋”号被海啸掀翻后,他好不容易逃出来。他一个人划着救生舢板在海面上转,好容易用应急发报机召来一架直升飞机,那是离他二百海里远的一艘阿根廷货船上的。他高兴得手舞足蹈,以为不久就能回到列宁格勒,重新坐在塔夫利达宫旁的那栋旧俄建筑里啃书本,不料,从深海里伸出几根章鱼腕足似的软肢,把他连人带艇拖到海里。以后,他便一无所知了……

  “显然,这个高等生物已经进化到工业文明晚期,这是我们祖先未能预料到的事。”一个叫若方根的西米说。他在一小群西米中起提供分析判断的智囊作用。

  负责信息、情报的西米普罗说:“他的智熵相当于贝亚塔历史上的冲击阶段前期,并不比我们差到哪儿。他的历史、伦理,技术、艺术和科学知识都比较完善。”普罗仰天长叹。“天!宇宙之中除了贝亚塔,竟还有这么发达的文明。”

  人形的西米们用思维波互相交谈,议论纷纷。他们情绪的变化反映到脸上,使肌肤的颜色象章鱼一样变化不止。随着什维金信息一批批投映出来,他们便产生了种种骚动。等全部信息放完,西米们深感形势严重,必得干点什么事情。“谈谈看法吧;”林登德举起一只手臂,手掌上有六个指头。

  普罗说:“这个叫什维金的‘人’居住在他们‘地球’的北半部。他的意识结构是主动攻击型的。现在还无法判断什维金在地球人类中的代表性。”

  “我凭贝亚塔的神祗起誓,”若方根檄动地说:“如果我们不在此刻醒来,如果我们不利用目前的智能优势去制胜地球人,如果我们听任什维金这种思维结构继续发展下去……天!不要很久,他们就会寻找到我们,把我们存在这里的精子和卵子象鱼子酱一样吃掉。再过五十万年,连我们在其他星球上的西米同胞也会相继被地球人奴役。我们必须干,还要快!否则,得胜的人类会嘲笑我们当初多么愚蠢!……”

  一个叫肯倩白的西米接着补充:“无疑,地球是宇宙中文明递进速度最快的星球之一。人类进化,迟早妥超过以硅为生命基础的西米。总有一天,我们会在人类脚下变成博物馆中的侏儒。”肯倩白是个雌性西米,她接受的信息使之能胜任教育方面的工作。她纤秀俏丽,算得上贝亚塔的美人。

  西米昆弄是专门负责战争的。他强健的肌肉呈青铜色,他判断时静如处子,行动时迅似疾风。他思维的光轮里,有希特勒式的野性的疯狂。他坚决地说:“我准备着一场和地球人的战争。”

  穹窿静下来。大家的目光汇集到林登德身上。他披着赭石色的袈裟微微发抖。这事关系重大,他还在权衡。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奥纳瓦女士开口了:“各位的见解有一定道理。从什维金那里我们知道,战争在地球上是一种基本的社会现象。控制欲和优越感是人类的原始冲动之一。他们在历史上多次互相残杀过。”奥钠瓦是个有历史感的哲学家,许多贝亚塔先哲们的思想通过教育机灌输与她。

  “有些人要同类效忠自己。他们不满足于动物、植物、机械、电子、机器人的服务,他们要真人来臣服于自己。”

  奥瓦纳进行着逻辑推演:“估价人类的举动是很复杂的事。他们有孔子也有秦始皇,有卢梭也有凯撒。在他们那里,科学和宗教并存,王国和共和国同在。单凭一个叫做什维金的俄国人并不能代表整个人类社会。我想:在人类私欲欲、邪恶、贪婪、疯狂的一面背后,自有理智、道德、求知和善良的另一面,正如宇宙的万物是由正反两种物质组成的。人类之所以和谐地生存在地球上达数百万年,本身就说明了他的完善性。”

  “那我们西米不完善罗?”若方根逼问。

  “我们的弱点在于——”奥瓦纳毫不退缩,“贝亚塔的自然环境过于险恶,造成了我们西米社会性和精神上的单一。后来,宇宙舰队在远航时,活动空间受到限制,使我们这些后代缺乏应付复杂环境的能力。大家分析得对,我们如果对地球人听之任之,迟早会被他们所嘲弄。”

  “你的意思是——”肯倩白对奥瓦纳女士的议论有点不耐烦了。

  “我们当然要制胜地球人。”奥瓦纳下结论时,林登德满意地摇摇身子。“问题是,可以有许多达到目的的途径。我们可以挑动大国之间的热核战争。这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按地球上目前的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超生物武器的储量,一场大战足以使人类社会倒退千年,并使以后的存活者维持不了这样发达的社会——科学及文化结构。”

  “我们还可以等待。”奥瓦纳看看四周,自信地继续说:“地球人固执地干着自杀性的蠢事。他们的思维和技术是柄双锋的剑。他们获得了能量,也制造了核弹;他们发展了大工业,也造成了污染和资源匮乏,他们解放性欲,却带来人口剧增和生育力不足。总之,破坏人类社会的力量和人类文明程度成正比。这种力量有朝一日便会象爆炸性的文明一样毁灭性地作用在人类身上。到那时,我们……”奥瓦纳的声音嘎然中止,留下的思路让别的西米去想。

  “我们前途乐观。”西米们议论纷纷。只有领袖林登德举起双手;

  “我们西米在地球上是‘超人’。因此,平常人的道德观对我们是不适用的。我们追求权力和统治的意志,才是今天最伟大的力量。我们实现权力的战争,将使地球的历史增色生辉。”

  林登德发表着大套的尼采式“弱肉强食”哲学。他讲到“强力就是道德”,讲到“战争的合理性”和“为赢得胜利使用各种战争手段的合法性”,讲到“历史是由胜利者写成的”。

  “平等和道德是弱者的遮羞布。让软弱的地球人向隅而泣吧!任何文明进程都要清理垃圾。强者歌颂火,弱者才赞美被火燃烧的树枝。我们的祖先犯了一个大错。在能轻易阻止森林古猿向现代人发展时没有进行干预,其结果是对广大宇宙中的西米类造成了现在的威胁。我们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误了。任何对人类文明估计不足的非地球生物都将遭到惩罚。我们要介入人类的文明历程。这种干预是宇宙间高等智慧生物的生存竞争。也是一种合理的自卫性的反应。宇宙阎的道德和法律都会同情我们的。各位,举起你们的手吧。我们要发一个贝亚塔星的古老誓言。”

  林登德和其他西米们都举起左手,面向穹顶。那彩色的冷光把他们的面孔映照得恐怖而狰狞。要是人类听到了他们的誓言,便会想到圣经《启示录》里的那段预言:

  “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