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7.大麦哲伦星云

  大麦哲伦星云是南半球争议最多的天体。它也是最能激发人们幻想的天体。

  一派学问家认为,大麦云属不规则星系,因为它没有标准的固定形状。另一派则认定它属棒旋星系,他们从澳洲赛丁?斯普林天文台的十五米光学望远镜中看到:大麦云仿佛星海中的海马。

  大麦云海马嘴部分是它的旋臂,成千上万的恒星从这条旋臂上辐射出去。在接近旋臂顶端的位置上,有一颗恒星叫尼达。

  尼达是一个趋向衰老的恒星。它有0.78个太阳质量,视星等为+2.3,绝对星等+3.5。在传统的赫罗图上瑟缩在主星序下方。它的光和热维持不了自己庞大的躯体了。

  第三次内部爆炸过后,尼达渐浙向空间扩张。炽热的氦流从它的内核中喷射出来,以一百多公里的秒速弥散到广漠的大麦哲伦云空间。尼达走过了自己值得骄傲的青年和中年,庄严地走向历史性的死亡。它内部近乎永恒的聚变反应减弱了。它的热能渐渐枯竭,光焰慢慢收敛,它将变成一颗红巨星,使自己硕大无朋、温度下降的躯体占据到自己行星的轨道上。

  尼达有五个行尾。离它最近的凯他勒星已被它吞噬了。毕哥陀星也接近了它红热的表面。下一个是贝亚塔,贝亚塔星上有着高度智慧的生物在生活。

  贝亚塔星运气不好。它先天不足,资源和能源缺乏。当它繁荣兴旺时,正值尼达趋于衰微。值得庆幸的是:贝亚塔文明的道路独特而笔直。西米们原始社会的时间较短,中世纪也不象地球上那样黑暗。正是地球的幅员和资源,才使人类容易谋取食物,漫不经心地打发悠悠岁月。西米社会的最大威胁是自然界。环境使他们团结一心来维持生存,求得发展。

  西米们很早就懂得节制生育,懂得使新生儿有高质量的先天和后天背景。他们也有过手工时代、机械时代、化学时代和电子时代。但这些时代都不长。西米们仿佛本能地预感到贝亚塔悲剧式的命运,一刻也不停顿地开拓着自己的文明。其中值得骄傲的是,他们洞视了能的实质,也就彻底驾驭了能。

  现在,终于到了考验他们力量的关头。暮年的尼达要吞掉贝亚塔,贝亚塔的精灵们将何去何从?

  死亡前的贝亚塔几乎成了一具空壳,一个大垃圾场,一个被榨干汁水的柠檬。它本来不多的资源都被西米们采掘净尽。尼达的热经过贝亚塔植物的转化,最后又变成热。海水中的放射性元素被提炼了,贝亚塔灼热核心的能也被抽尽了,它们完成了西米赋予的使命后,遵循热力学第二定律,放散到冷寂的宇宙空间。

  贝亚塔的利用价值微乎其微。然而,当灾难临头时,西米们发生了海潮般的骚动。五十名议员代表全部五百万西米举行全球大会,讨论自己的前程。会议情况被神经网状的生物波系统直接播送。每个西米都可以把柔软的终端接到自己脑后一个穴位上。不单图像声音直接传到大脑,连会场的气氛也可以用心灵感觉出来,每个人自己的要求也能随时输入会议控制中心。

  议会大厦是一栋古老的花岗石建筑物。穹顶、廊柱、讲台和座椅上泛出五颜六色的冷光,把议员们映得如同鬼魅。西米们真会节省能源!议长是位有二百多贝亚塔岁的年长西米,饱经沧桑,精神力量如擎天巨柱,自我意识到了超凡脱俗、出神入化的境地。他庄严宣布开会。虽然西米谙熟传心术,但重要场合,还是规定用语言。议长站起来说:

  “各位议员们,贝亚塔全体公民们:

  “根据你们的要求,议会举行特别会议。中心议题是:养育了一万五千代西米的贝亚塔不久将遭到毁灭,我们将采取什么对策。”议长的双目凝视着泛出紫光的描有形状奇特图案的穹顶,有一种宿命的伤感。他继续说: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祖先预见到今天的到来,竭尽全力发展我们的知识和工艺能力,改进和完善我们的信仰和精神力量。我这里自豪地向各位宣布:西米们的能力足以使我们不依赖贝亚塔;而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大厅中响起一片欢呼声,控制中心也收到大量的表示高兴的信息。

  “现在大家谈谈自己的建议吧。”议长举起双手,然后坐下,用心灵之力鼓励议员们。

  一名叫勒夫脱的年青议员站起来,他很激动:“我们必须抛弃贝亚塔。它是养育我们的卵壳,我们长大了。先生们,准备好远征吧。贝亚塔将变成西米后代对祖先的一种记忆。我们将在广阔的宇宙空间施展我们的抱负。”勒夫脱身材高大,他的双手合抱在胸前,气势凛然。这时,中心收到一片赞同的信号。

  年迈的布贾克议员站起来。他象其他西米一样,有两只能发射信息波的眼睛和一张大嘴,鼻子、耳朵都退化成小小的传感器。他脸上皱纹很深,但并不妨碍他的思维。

  “激进的方案永远不是最佳的方案,虽然这类方案往往充满才气和号召力。”布贾克议员说。

  “大家都乘飞行器离开贝亚塔各奔前程,这种分散力量的行动可能招致失败。一则活下来的西米后代将感到缺少一种‘根’,造成他们精神境界的不完善。二则大家生死难,谁也无力互相救援,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西米文明将逐渐耗光,辜负神明养育我们的苦心。”

  “你的意思是——”议长转向布贾克,期待着。

  “给贝亚塔的两极装上发动机,脱离尼达轨道。继续发展我们的文明,把这个问题留给后世。”中心收到少数赞成布贾克议员的信息,赞成者大多是老年西米。他们住惯了这个星球,不想离家再去探险,保守的方案正中他们下怀。

  库拉议员站起来。众多的眼睛盯向他。他是贝亚塔最著名的学者,思想家和哲学家,领悟到凡人不知的许多宇宙真谛。

  “任何单一星球的容载量都是有限度的”。库拉的声音在几百万遥远的终端上引起反响,各个岗位上的西米都在用心聆听。

  “文明发展在有限容载的环境下只有两条出路:物质上拓延空间或精神上进一步深化。在目前由三度空间、时间和思维组成的五维空间算图上,这两条途径尚未得出收敛的结果。也可能在更高级的空间算图上才能看出结论。”

  库拉的发言很抽象,但却有历史的和科学的依据。他分析了西米的文明史,指出“无论从哪种意义上看,我们都处在一个伟大发展的前夜。”他又一一探讨了从大麦哲伦星云向已知恒星系迁居的可行性和困难性,如何估算宇航途中的危险及对策。

  “假使我们分散向各方进发,我们的单支分遣队会被文明程度和我们相同的星球吃掉。而我们联合行动,又有被文明高于我们的宇宙生物一窝端的危险。留在贝亚塔星上当然不足取。丧失进取精神就是一个民族灭亡的开始。”

  “你说怎么办?”从上万的终端传来西米们关切的问询。显然库拉中肯的分析抓住了他们的心。

  “我认为必须组建强大的宇宙舰队。向比较安全又富有机会的航向上进发。它是我们文明的中坚。当航行到适当天区时,向危险但是又具有挑战性的恒星系派出我们的分遣队。他们的成功将大大增加西米文明延续的可能性。而失败则于大局无妨。我们的舰队是一支播种队,在辽阔的空间内种下我们的文明。当这些文明开花结果时,将会有怎样一幅繁荣发达的图景呀!”

  库拉的话引起山呼海啸般的回响,几乎饱和掉控制中心。接下去的话就不那么受到一致称道了。

  “舰队的成员必须是贝亚塔星上的精华。弱者与事无助,还要浪费许多燃料和生命维持系统。成员要有各方面的代表性。我计算有五千西米就够了。”

  “老年西米怎么办呢?”布贾克议员又站起来,挥动手臂,“让他们等死吗?”

  库拉镇定地回答:“并非如此,布贾克议员。贝亚塔全部物质财富在完成了装备舰队后,还足够供给剩下所有西米以最奢侈的消费活到生命的终结。我要声明:只有一代人的终结。尼达会吞掉贝亚塔,而我们所剩的东西抗御不了这个命运。繁衍是生者的希望,也是死者的恳求。当全部希望寄托在舰队离去的远方时,我们这颗可爱的黄色行星应是得以善终啦。”

  他坐下来。大厅中出现异常的寂静。议长打开了表决机,四十六票赞成,三票反对,一票弃权并表示事后将公布自己的方案。议长向控制中心招招手,“其他公民还有什么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