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篇科幻小说精选集


《祸匣打开之后》1.可怕的“莱拉克”

  尾上梅幸老人的记性越来越坏了。她老眼昏花、无人照料,虽然每年出版的《朝日新闻》年鉴照例

  把她的年龄添上—岁,可她还是很糊涂:今年她该一百五十一岁呢,还是一百五十三岁?尾上是—个孤独的老人,住在日本枥木县日光市的藤原镇。湍急的鬼怒川从镇边绕过,镇西头有一座雄伟的死火山——男体山。整个地区到处是温泉、湖沼和瀑布,山峰峻峭,密林幽深。自从四十年前安葬了老伴之后,岁月于她早已无足轻重。

  她还勉强记得自己是昭和三十八年出生的。以后她就一直居住在那间木屋里,从未到过一百公里外的地方。这么个与世隔绝的白发老妪竟是日本国里的知名人士,她在日本气象厅重要人物档案里位居榜首。怪事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国民为什么要惦记着她呢?原来尾上梅幸有超自然的感知力,居然能扣听地球的脉搏。她预报的地震和火山喷发,足能与精密的仪器和复杂的电脑媲美。她家就在日光火山群旁边,恰好位于敏感的日本中央地质构造线附近,尾上是敬神的。这天,她到东照宫里焚了三炷香。她撑开厚重的眼皮,瞧了瞧拜殿里富丽堂皇的壁画,然后拄着拐杖步出阳明门。门下的石阶很高,她便依在门柱上歇歇脚。寺院里游客稀少,她发皱的眼皮又合上了。对于她这个岁数的人,没有什么事要着急。

  突然,她脸色变了。她的嘴张开又闭紧,树皮状的老脸放出异样的神采。她离开门柱,用目光搜索一个人。她终于发现了一个穿网球鞋的小伙子,那人边走边用手腕比划着抽杀的动作。“喂……”老太太扬扬手。小伙子停了下来,好奇地盯着老人。“把这个……”.她费力地从内衣里掏着什么。年轻人懂了。三两步窜上石阶:“您……您是心脏病?”

  尾上摇摇头,终于取出来—张绿色小卡片。她指着卡片上的号码:“打电话……快……地震!大的……非常大的地震。”

  名片上写着:日本地震学专家力武淑子。

  三十出头的单身女人害怕“家庭”。汪静把钥匙插到自己门上的锁孔时,感到几分凄然。她够不上“窈窕淑女”,可也眉清目秀、事业有成。事情就出在这儿。功名心太重的先生们往往缺少人情味,汪静为做学问,象特快列车似地把青春少女的幻梦抛到了脑后。她没结婚,也没有男朋友。她打开门,一把抱起迎接她的一只暹罗猫,撩了撩头发:“有什么消息吗?”

  电传电话上有一张记录纸。

  汪静把猫丢到床上,展开了稿纸,这是日本的力武淑子教授给她发来的。

  汪静先生:

  您好。

  近日,日本北伊豆地区三角形网络经激光测距发现大量的地壳变动。静冈县和丹后地区的水准测量、倾斜仪、应变仪数据表明,本州的中央构造线已成扭状隆起。著名的尾上梅幸预告将有危险的大地震。日本历来是对地震敏感的国家。我通过数据处理和电脑模型推演,判断今年10月底将有全球规模的特大地震发生。由此引起广泛的海啸,火山活动、天气异常等灾害,它们将给人类带来损失和痛苦。

  先生,这里附上数据和资料,恳请您根据贵国实情做出估价。我通过日本气象厅转告联合国救济总署和有关各国政府。以期尽量减轻人类的这次灾难。

  祝安 地震学博士力武淑子

  2116年10月3日于日本筑波科学城

  “力武的信象她本人一样直截了当呀。”汪静点点头。她饿了,一边打开塞满食品的冰箱,一边想着菜谱。她有美食的癖好。她喝着冒热气的鱼丸汤,开始清理一天来繁杂的信息。

  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爱情,汪静成了出色的地球物理学家,刚满三十岁就当上中国科学院的学部委员。今天上午,她获知:周期性的太阳黑子变化目前已达最大值。黑子群里有大批耀斑,珍珠色的日冕形成太阳风,以每秒四百公里速度掠过地球,强烈干扰了无线电通讯。另外,各大行星间微妙的引力变化作用到地球上,配合月球引力的改变,将触发大地震,正如力武信中说的那样……

  她必须行动。她看看腕表,还来得及洗个澡,她委实太疲劳了。卵形浴缸里的温水激扬起来,在超声波振荡下按摩着她玉石般的肌肤。单身的好处是清静,可宁静寡欲对正值年华的女人有难以抗御的压力。在温水里,压力消失了,世界变得模糊遥远起来……

  她穿好衣服,打开电脑机。终端显示屏上出现了全球板块构造图。在环太平洋断裂带、帕米尔——土耳其——北地中海地震带周围,汪静用光笔勾了几个大圈。电脑立刻把圈中国家的名称打印出来,汪静把打字纸装入提包。她知道很多人将蒙受大地震带来的苦难。她得给这股野蛮的自然力起个名字。叫什么好呢?

  她驾车去三里河路的国家地震局。车过玉渊潭,从半开的车窗外飘来一股馨香。紫丁香!“怎么秋天还开这花儿呢?又是园林局栽的什么变种吧!”她忽发灵感,在一张纸片上急急写下几个字母,轻轻念着:“‘莱拉克’。就叫莱拉克吧!”

  莱拉克是紫丁香的英文发音。把狂暴的大地震命名为紫丁香,这芳名正符合一个单身女人的清雅习惯。

  土耳其商人肯雅?拉达姆感到热。汗从他黝黑的脸上淌下来,钻过浓密的胡须,粘在衬衫上。他在托普卡比宫的地毯上跪着祷告了两个半小时。伊斯坦布尔天顶上的太阳穿过圆拱形窗框的彩色玻璃,在拼花瓷砖地上投下缤纷的光斑。拉达姆是东部的库尔德族人,缺乏耐性。他偷偷地看看周围,不少年青人也和他一样抬起了头。剩下老年人还在祈求真主阻止“莱拉克”。肯雅穿过廊柱和窗户,看到西方高耸的苏里曼尼清真寺塔柱,南方蓝色清真寺的玻璃砖闪光耀眼。他知道整个城市的人都在祈祷。他叹了口气。“莱拉克”,“莱拉克”,够了!他对那可恶的“莱拉克”早诅咒够了。拉达姆退出来,溜进自己的汽车,他还有一批地毯和杂货要同纽约的布鲁明代尔公司签合同。真主要膜拜,生意也得做。

  塞尔克西?伊斯坦塞恩大街上清静极了,肯雅狠狠地吸了几口带咸味的海风。他巧妙地用车头赶开大街上的鸽子,在雅尼清真寺旁拐上加拉塔大桥。啊!蔚蓝色的金角湾展现在悬索桥下。过去,他总要对海峡中的拖轮和货船多看上一眼,现在不少时间费掉了,要快。车子沿着海边飞跑,只剩下多尔曼巴沙宫一个地方了。过了那里,谁也挡不住他。他立刻就挂电话,可以抢在其他商人前面报盘,能捞个好价钱。他从不信任汽车上的高频电话机。

  越急越出事。还不到巴沙宫,他就被一位警察客气地请下来:“先生,忙什么?和大家一起作祷告吧。”

  “谢谢,我妻子得了急性阑尾炎,我必须赶去……”

  “对不起。”警察抱歉地为他合上车门。拉达姆点火时,听到他喃喃地说:“真主,难道还有什么事比诅咒‘莱拉克’大地震更重要吗?”肯雅走远了。当他的车跨上联接欧亚两洲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时,一股不祥之念袭入心扉。

  肯雅是个能干的商人。虽然古兰经念得不及生意经,但是关于大地震,他还清楚地记着那本圣书第五十六章上真主发出的警告:

  “当那件大事发生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否认其发生。那件大事将能使人降级,能使人升级;当大地震荡,山峦,粉碎,化为散漫的尘埃……幸福者,幸福者是何等的人?”

  他的内心还在反抗意念,车子却开得慢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