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肠炎与资本主义

 

  我们学过医学的人通常容易遇见的病症,有所谓盲肠炎的。我遇见这种病总要联想起个人资本主义上来,不仅它们的性状相像,就是人们对于它们的态度也大概相像。现在且让我先说盲肠炎的性状是什么,人们对于它的态度是什么,再来说到它和资本主义相像的地点。

  盲肠炎的病名,严格地说时,应该称为虫状突起炎。在我们人身上消化系统里面有一个无用的长物,这便是小肠和大肠交界处,在小肠开口部下方的一节盲肠。这节盲肠在人体的营养上完全没有功用,它只储蓄些老废物在那儿时常作怪。它何以会时常作怪呢?因为盲肠的盲端还有一个两三寸长的附属物,就好像一条蚯蚓一样吊在那儿,这个附属物就叫着虫状突起。这个虫状突起本来也是一段肠管,因为发育不良,所以只萎缩成蚯蚓般的外状,但是它的中心是仍然有空穴的,盲肠中有害无用的废物,如像化脓菌大肠菌以及由外界误吞入的果核石粒之类,偶尔窜入虫状突起的空穴中时,便在这儿作起怪来,发生出种种程度的炎症。——这便是盲肠炎的病源论了。但它发表出来的病状是怎么样呢?我在此不是在做医学教科书,我只能简单地叙述几句。

  虫状突起的部位在我们下腹部的右侧,所以盲肠炎发作时大概是右下腹部疼痛,发烧,呕吐。但腹部痛位每不一定,有时全腹胀痛,有时又只在上腹,这是初学诊断的人容易受骗的地点。全腹的胀痛在二三日后仍然会限制于右下腹部的,在这儿制造一个脓疱,脓液渐被吸收时,体温也渐次平复。大概两三礼拜,多则四五礼拜,病人终会复原的。但不幸遇着病状剧烈时,一二日间便要丢命。即幸而复原,但终竟要命再发,要屡屡再发。

  以上我把盲肠炎的病源和症状粗略说了。我们说到治疗上来,便时常要听着两派的争论。简切痛快的外科派,他们的主张是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行开腹手术,把病源地的虫状突起割了,便把盲肠炎根治了。这个手术是很简单,而且手术的效果是非常显著的,但可惜人类的精神,根本上害着了一种姑息病,一种怕流血的病,不怕手术的效果如何好,手术的痛苦如何轻微,而他总是怕流血的。因而温文尔雅的内科夫子们走来再始平和的说教,先教病人保持着绝对的安静,静静地睡着不许移动,然后再换患部或者用温水来温它一下,或者用冰块来冰它一下,或者用鸦片来麻醉它一下,病轻的不医也会好,病重的是阎罗王要他命,然而重症总比轻症少,结局是内科夫子的收入总比阎罗王占胜利了。好了又发,发了又姑息,弄到后来把身体弄衰弱了,又才跑到外科门前去要求行手术的正不乏人。我常听见外科的先生们说:盲肠炎病好医,姑息病真是不好医呢!

  资本家是社会的盲肠。他们对于社会是并没有什么贡献的。他们的主义是在榨取劳动者的体力以获取剩余价值(赢利)。他们这种营利的精神使他们于同阶级间不能不起竞争,使他们不能不采取扩张复生产( Erweiterte&Reproduktion)的手段。什么叫扩张复生产?那便是每年每年以所得的赢余除去资本家自己的费用外,全部迭次加入起业的资本内以推广继续其产业。现在的资本家阶级在无政府的状态之下,他们没有通观全局的计算,他们只顾自己的私图,他们自由竞争之结果,使供给与需要之间不能协调,于是产业停顿而呈社会的恐慌。多数的劳动者在平时做了他们的刍狗,而在此时更不得不被他们抛弃于街头。社会呈出纷扰的状态,这不是劳动者的罪过,这是资本家阶级这条社会的盲肠害了盲肠炎的结果啊!

  我们个人谁都是要想保持身体的健康的,我们对于社会也谁都是想要它保持健康的状态。社会的健康状态,在我们所能思议及的,怕只有在社会主义的制度之下才能显现。社会主义的标帜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我们在那时候没有生活的忧闷,我们的生活社会能为我们保障,社会的生产力可以听我们自由取得应分的需要,而我们个人和万众一样对于社会亦得各尽其力所能而成就个人的全面的发展。这样的社会我恐怕不会有人不欢迎的罢。宗教家所仰望的天国不必在天上去寻求,原是在这地上可以建设的。有人或会以为这是不可实现的理想,但是这种人并不是不欢迎这种地上乐园,他们是欢迎过度而生出了这样的杞忧,在飞行机尚未发明之前,人谁信二十世纪中有人会在天空中翱翔呢?

  24.6

  发表于《洪水》周刊1期,1924年8月20日